一文看懂》不只香港!地球另一端的拉丁美洲,為何一一爆發大規模抗爭?

2019-11-16 18:25

? 人氣

智利陷入大規模示威近一個月,群眾要求右派政府修改獨裁時代留下的憲法,並把教育與醫療等全利納入憲法保障。(AP)

智利陷入大規模示威近一個月,群眾要求右派政府修改獨裁時代留下的憲法,並把教育與醫療等全利納入憲法保障。(AP)

自從脫離帝國殖民以來,拉丁美洲國家對混亂並不陌生,左派革命、血腥內戰等一直是這個地區好不了的傷口。但在今年下半,不少拉丁美洲國家卻不約而同面臨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運動,都是極不起眼的民生政策引爆民怨,抗爭背景也大致相仿,卻可能走向截然不同的政治光譜兩端。

2019年以來,中南美洲接二連三爆發數十年少見的大規模抗爭,10月中爆發的智利抗爭迫使政府取消APEC峰會,總統也承諾舉行修憲公投;祕魯總統畢斯卡拉(Martin Vizcarra)與反對黨占多數的國會槓上,許多人民上街支持總統解散國會;厄瓜多的原住民與左派團體則反對政府削減燃油補貼,一度圍攻首都並迫使總統宣布遷都;玻利維亞的民主派與右派群眾抗議前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選舉舞弊、四度連任,莫拉萊斯不得不逃往墨西哥;而在經濟危機爆發至少5年的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仍在奮力抵抗左派獨裁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

南美示威潮有哪些共同因素?

一波波怒氣衝天的抗爭之間,不難發現點燃怒火的都不是嚴重大事,而是某種民生必需品漲價所帶來的無力感。《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分析,過去20年來,南美諸國靠著石油、礦產與農產品等豐富天然資源漸漸擺脫貧窮,但經濟起飛的同時,新興中產階級也時時擔心回到赤貧狀態。

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被控選舉舞弊,大批民眾上街抗議,軍警也拒絕執行鎮暴。(AP)
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被控選舉舞弊,大批民眾上街抗議,軍警也拒絕執行鎮暴。(AP)

不巧的是,南美國家多數仍缺乏公平健全的民主政治與社會制度,貧富差距在發展過程中逐漸擴大,當經濟成長減緩時,中下階層立刻受到不成比例的衝擊,掌握權力的既得利益者又不肯下放權力,凡此種種疊加在一起,就像標準線一樣,製造出一場又一場的動亂。

「過去20年來才躋身新興中產階級的民眾,當政府緊縮財政時,也率先承受撙節的代價,」前世界銀行執行董事納伊姆(Moisés Naím)說,「但中產階級現在人數不但更多,他們接觸的資訊也更多,教育水準更高,還善於使用社群媒體,所以更有能力抵抗政府並發動抗爭。」

除了南美洲左鄰右舍的激情,無可否認地,香港抗爭也是激發示威的「靈感來源」之一。如同加泰隆尼亞學習香港群眾包圍機場,南美示威者也密切關注香港的一舉一動,例如智利示威者用雷射筆擾亂鎮暴警察的視線,正是模仿香港示威者的作法。但南美諸國畢竟仍是民主國家,政府多半還是回應了人民訴求,比香港幸運得多。

智利陷入嚴重抗爭近一個月,群眾要求修改獨裁時代留下的憲法並改善教育、醫療等福利。圖為示威者高舉雷射筆。(AP)
智利陷入嚴重抗爭近一個月,群眾要求修改獨裁時代留下的憲法並改善教育、醫療等福利。圖為示威者高舉雷射筆。(AP)

長期示威可能助長民粹?

另一方面,觀察家與學者也擔心,群眾抗爭拖得愈長,反而可能潛藏意想不到的危機。舉例而言,2013年巴西調漲大眾運輸票價而引發的大規模抗議,直接為極右派總統、人稱「巴西川普」的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打下人氣基礎。

智利迪耶哥波塔利斯大學(Diego Portales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納維亞(Patricio Navia)說:「因為人民都很生氣,所以你無法確定這些國家是否會再度倒向民粹主義,無論是靠往左派或右派,不滿的情緒都可能誤導你。」

的確,南美洲的示威潮雖然都源自民不聊生的憤怒,但示威者卻涵蓋了政治光譜的兩端,各自與過去的軍事獨裁或內戰糾葛纏繞在一起。

戀棧職權的老左派:玻利維亞

玻利維亞的26歲社運人士瓦嘉(Jhanisse Vaca),2017年就成立和平民主派組織,大力支持莫拉萊斯的對手、前總統梅薩(Carlos Mesa)。10月20日總統大選,莫拉萊斯宣布第四度當選連任之後,她與其他反對者忍不住上街痛批選舉舞弊。瓦嘉的醫生父親卻相當支持莫拉萊斯,因為他是玻利維亞史上第一位原住民總統,也改善了不少貧窮階層的處境。

逃亡至墨西哥的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因為國會未批准辭呈,仍自稱為玻國總統。(AP)
逃亡至墨西哥的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因為國會未批准辭呈,仍自稱為玻國總統。(AP)

抗爭爆發後,智利各大城市的警方也紛紛拒絕執行鎮暴,與軍方一起要求政府下台,莫拉萊斯只好在10日黯然辭職並逃往墨西哥,參議院反對派領袖、第二副議長艾尼茲(Jeanine Añez)也在14日宣誓就職為臨時總統,承諾在90天之內舉行大選,似乎也獲得美國、玻國軍隊與羅馬天主教會支持。

但抗爭並未到此結束,莫拉雷斯的左派黨羽都還留在國內,嚷嚷著整件事實際上是美國煽動的「政變」。眾議院2/3國會議員仍是莫拉雷斯的支持者,他們拒絕了艾尼茲提出的動議,不肯承認她的總統職權,更不接受莫拉萊斯辭職,似乎打算讓政局繼續僵持下去。

逃到墨西哥的莫拉萊斯也趁機表示:「如果是這樣,那我仍然是玻利維亞的總統。」

玻利維亞10月下旬舉行總統大選,前總統莫拉萊斯被控舞弊,爆發大規模示威,莫拉萊斯也逃離國內。(AP)
玻利維亞10月下旬舉行總統大選,前總統莫拉萊斯被控舞弊,爆發大規模示威,莫拉萊斯也逃離國內。(AP)

反改革的右派「獨裁者遺毒」

安地斯山脈的另外一頭,發動抗爭的人群卻是截然不同的一群人。智利是擁抱自由市場的「模範生」,也是南美最富庶、穩定的國家之一,但近年經濟成長減緩,右派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為了撙節支出而宣布地鐵票漲價4%,本來就因物價高漲所苦的民怨因此噴發。

26歲青年坎地亞(Sebastián Candia)就是如此,出生木匠家庭的他是家族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人,2000年以來智利貧窮人口大幅減少,但物價也漲得飛快,貧富差距快速拉大。坎地亞去年從當地頂尖大學取得法學學位後,一直找不到工作,還背了19000美元(約台幣58萬元)的學貸。坎地亞說:「好的工作都預留給了有人脈的菁英階層,我很失望,感覺被欺騙了。」

智利從前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時代就奉行右派經濟政策,很多民生項目都沒有補貼或控制在合理價格,消費水準不斷飆高,坎地亞一家人甚至因為繳不出費用而遭斷電3個月,4%的地鐵費用看似不多,已經足以激發這位青年站上街頭。坎地亞說:「在南美這個貧民窟,智利好像是間不錯的房子,但仔細一看就知道裡面都腐爛了。」

智利陷入嚴重抗爭與動亂將近一個月,軍警被控至少179起過度執法、刻意虐打示威者。(AP)
智利陷入嚴重抗爭與動亂將近一個月,軍警被控至少179起過度執法、刻意虐打示威者。(AP)

智利抗爭由於遭到軍警強力鎮壓,10月中旬來至少造成20人死亡、上千人受傷,還有逾200人被警方攻擊眼部而失明,也是1990年民主化以來最嚴重的抗爭。而在頑強抵抗民意近一個月後,皮涅拉雖然仍不願下台,但似乎也明白大勢所趨,終於在15日簽下《和平與新憲協議》,同意明年舉行公投,採納民意修改皮諾契特時期留下來的舊憲法。

但包含坎地亞在內的民眾並沒有因此而鬆懈,他們非常明確要求,修憲過程需要更直接的民意參與,人民並不信任皮諾契特的右派繼承者,他們始終盤踞在智利政壇阻礙改革,保護權貴階層。

坎地亞說:「我們要什麼?我們要一個能讓人民真正參與國家發展的全新社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