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悲情、暴力與憤恨—兩岸三地在香港風波中的創傷與異夢

2019-11-15 06:10

? 人氣

反送中抗爭持續延燒,香港理工大學14日上午遭到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資料照,翻攝香港眾志臉書)

反送中抗爭持續延燒,香港理工大學14日上午遭到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資料照,翻攝香港眾志臉書)

香港風波越演越烈,不斷傳出警方對民眾過當執法的消息,而香港市民們亦發動「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加以還擊。而身在香港的大陸遊客與大陸學生,則面臨著被打砸搶的恐懼。在網路上,兩岸三地的網友已就「事實查證」的戰場交手數萬回合,然則最終淪於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奇異局面。面對此近乎無解的局,我們應當如何解起?

直面兩岸三地各自的恐懼

既然宣稱的事實無法為對方所接受,往下的說服及行動也毫無著落,不如首先從直面雙方心底最深刻的恐懼談起。大陸網民論壇的風向,目前是全面支持中共中央,對港人充滿憎惡之情,並對前來干涉的外國勢力一律還以顏色。其背後所代表的,是一種深怕帝國主義再次宰制中國,華人與狗不得與西方人為伍的恐懼焦慮。而香港人、臺灣人對於西方價值的浪漫化崇拜、以自由民主自居而鄙視「野蠻中國」、提倡分離主義挑動大陸人自鴉片戰爭以來最為敏感的神經。此等行徑,又再而三地加劇大陸人的焦慮感。

而香港人及臺灣人,絕大多數鄙視中共政權,在各大論壇上不斷呼籲大陸網民不要被「洗腦」,甚而互相串連,以歧視性字眼攻擊整體的中國人。其背後所代表的,則是害怕自身的生活方式被強迫改變,香港和臺灣這兩個現代化走得最遠的地方,淪於「赤色鐵幕」之下。香港風波以來,示威者被溺斃、被失蹤、被自殺、家中被失火等傳言屢見,加之大陸網民以「強者即真理」的言語來看待「井底之蛙」般的港台人,都在不斷複製著這份疑懼。

「反送中」抗爭者在香港大學外的路面上放置路障。(美聯社)
「反送中」抗爭者在香港大學外的路面上放置路障。(美聯社)

實則,不論兩岸三地,都陷入一種極為嚴重的鴉片戰爭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乃至於陷入各種悲情、暴力、憤恨的情緒中走不出來。限於這種情緒的人,一切只剩零和遊戲,非要中國大陸人相食、豬瘟遍地、分裂成二十七塊方能快其意;抑或者,要臺灣香港盡數無聲,甚或擊沉幾艘尼米茲級航母,使整個世界瑟瑟發抖才能安其心。

但要解決問題,第一點必須認知的是,所有問題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今之有志者,應該要致力於建立一種政治的「療癒哲學」,方能撫平各方心中的焦慮。所謂療癒哲學,乃是真切關注自身與他者的生命苦難,唯有直面生命苦難,方能互相理解,並澆熄悲情、暴力與憤恨等情緒。而也唯有我們將他人的生命欲求、傷口、恐懼、奮鬥,放到我們自己的生命中加以體察,才能做到真同理,而避免酸民式地互相嘲諷、互相傷害。與其過早地確定絕對惡的敵人,陷入不斷的、無奈地惡性循環,沒有出口,邁向毀滅與失敗。不妨進一步超越,在緊張而充滿戾氣的現實世界中,藉由暫止、靜觀來尋找新的可能性。

中華民國如何自處

最後,筆者作為中華民國國民,欲向政府獻對港策。

孫子曰:「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抗共保台港,確實是全球反共華人的總目標,然而,不能以此犧牲「敵後作戰」的可能性。此乃因己方握有絕對優勢武力時,堅守敵我意識、執行最殘酷的叢林法則,見敵便殺,無可厚非。然而,當己方處於相對、甚至絕對弱勢時,照顧強者的需要,特別是強者敵後人民的心理,就變得十分重要。把「大陸人民」跟「中共政權」混同的輿論趨向,最是要命,此舉無疑將大陸人民推到與中共政權同一陣線。

而香港示威人群過激、又無組織領導時,即陷入某種自然狀態,無方略、無戰術、無物質準備、無心理準備。中華民國政府若真心為全球反共大局、為香港人民著想,則應助香港人民一臂之力,當他們的靠山、指引他們抗爭的對象應為中共,而非大陸人民。同時,此問題的長久解決,中華民國政府應寄希望於建立與中共政權真正的區別,在西方皆對大陸崛起產生疑懼時,讓全世界知道,有個與自由、民主、法治不悖的「另一種中國典範」。

*作者為兩岸關係研究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