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回顧雄風二E量產的關鍵時刻

2019-11-15 06:50

? 人氣

一九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雖然計畫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讓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資料照,取自中科院網站)

一九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雖然計畫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讓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資料照,取自中科院網站)

一九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雖然計畫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讓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

日本《產經新聞》根據一份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國安高層會議的議事紀錄,七日以頭版頭條報導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MRBM)的往事。報導指出,雖然彈道飛彈的開發後來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成我方對中國大陸嚇阻武力的基礎。身為「近距離旁觀者」,筆者想簡單回顧那段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的關鍵時刻,替歷史留下些許紀錄。

美對台建「制壓作戰」武力有疑慮

台海飛彈危機後,我國與美國同感中國大陸在彈道飛彈形成的巨大威脅,遂開始共同研討因應措施。過程中,雙方對美國應協助我國建置以「愛國者三型」為核心的飛彈防禦系統,很快達成共識;但美國對國軍的另一個構想,也就是建置以巡弋飛彈、甚至彈道飛彈為主力的制壓作戰能量,則始終不願鬆口。

20190528-國軍漢光35號演習28日進入第二天。圖為現正部署在大佳河濱公園內的愛國者三型飛彈。(蘇仲泓攝)
部署在大佳河濱公園內的愛國者三型飛彈。(資料照,蘇仲泓攝)

國軍之所以主張籌建制壓作戰武力,是鑑於中共日後在彈道飛彈的數量與精確度都將快速成長,若僅依靠被動的飛彈防禦系統,不僅所需預算驚人,在面對從多個方向同時來襲、且每波數量都相當龐大的彈道飛彈攻擊時,防禦效果可能不若想像中高。更重要的是,隨著長程預警雷達與其他支援系統可能在共軍頭幾波攻擊中受損,飛彈防禦系統的效能也將隨之遞減。

我參謀本部主張,若國軍具備可執行制壓作戰的兵器,則共軍在戰時需放棄部分在我打擊範圍內的發射陣地,被迫從離台灣本島較遠的地區發射,不僅可增加我軍反應時間,也會減少共軍飛彈來襲的方向,提升我軍飛彈防禦系統的接戰效率。國軍也能藉攻擊共軍重要指揮管制節點、機場跑道與重要後勤設施等目標,達到降低共軍作戰效能、打亂作戰節奏的效果,使共軍難以速戰速決。

美國力阻扁政府發展巡弋飛彈

儘管具戰術利益,但美長期以來為充分掌控台海情勢,尤其要將兩岸情勢緊張時,被迫捲入軍事衝突的風險降到最低,一直不樂見我軍提升對大陸陸地發動攻擊的能力。美國因此對我軍打算自行研發制壓作戰兵器的決定,一開始就心存疑慮,不斷透過管道「勸誘」我方放棄,也想方設法掌握我研發進度。

當陳水扁總統在二○○三年底不顧美國勸阻,執意推動「公投綁大選」後,不僅導致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在白宮當著大陸總理溫家寶的面,公開表示「反對台灣領導人片面改變現狀」,更讓華府國安團隊中強烈反對我國取得制壓作戰兵器的人士「撿到槍」。因此,當中科院經過至少八年努力,終於在○五年於巡弋飛彈項目獲得突破後,美國就開始升高壓力。

首先是從原本的私下勸說,改為頻繁和公開的「喊話」。光是○五年到○七年六月就超過十次。出面「喊話」者,除了智庫學者如前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甫卸任副助理國務卿的薛瑞福(Randall G. Schriver,現擔任川普政府國防部助理部長)、甫卸任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葛林(Michael Green)和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法倫(William Fallon)等人外,也包括在職國安官員,如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Stephen Young)、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韋德寧(Dennis Wilder)、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季亭(Timothy Keating),以及副國務卿尼格羅龐提(John Negroponte)等。

其次,美國採取措施延後、甚至阻撓我國取得關鍵零組件。據傳,從○七年一月起,國務院審核銷往台灣的軍用精密零組件審查期,從原本的四個月延長到十個月甚至一年,以避免讓○七年年初即不斷釋放激進台獨言論的陳水扁政府,於任期內完成若干巡弋飛彈,替台海情勢帶來變數。同時美國也透過管道,向有可能在總統選舉中獲勝的國民黨表達反對立場。

20190814-台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國防館展出雄風二型飛彈。(蘇仲泓攝)
以「戟隼專案」為代號的雄風二E量產計畫遭凍結三分之二的預算該如何處理(資料照,蘇仲泓攝)

由於美國反對,在○八年五月二十日政權輪替後,針對以「戟隼專案」為代號的雄風二E量產計畫遭凍結三分之二的預算該如何處理,國民黨國安團隊展開討論。力主應執行量產的參謀本部,成功爭取到新任國防部長陳肇敏與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主要成員的支持。包括國安會在內的整個國安體系也在六月上旬達成「應執行量產、○八年預算解凍」的共識。後來雖一度出現鬆動,但六月下旬又再度達成共識。

林郁方強勢主導解凍預算

當時的外交國防委員會召委林郁方罕見在七月三日召開委員會處理。過程中民進黨立委雖以程序問題提出質疑,但在林的強勢主導下,仍順利通過解凍。

在量產預算解凍後,由於美國仍拒絕解除技術管制,中科院只好另外尋求替代來源,遂使國軍第一個雄風二E作戰單位的成軍時間被迫延後。但中華民國還是頂住了美國的壓力,成功籌獲自主的制壓作戰兵器。

來自美國的阻力,曾讓我軍研發「雄風二E」巡弋飛彈的時程被迫延後。

*本文原刊新新聞1706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