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回顧雄風二E量產的關鍵時刻

2019-11-15 06:50

? 人氣

一九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雖然計畫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讓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資料照,取自中科院網站)

一九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雖然計畫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讓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資料照,取自中科院網站)

一九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雖然計畫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讓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

日本《產經新聞》根據一份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國安高層會議的議事紀錄,七日以頭版頭條報導九五年台海飛彈危機後,政府著手開發「準中程彈道飛彈」(MRBM)的往事。報導指出,雖然彈道飛彈的開發後來中止,但部分技術日後應用在實戰部署的「雄風二E」巡弋飛彈上,成我方對中國大陸嚇阻武力的基礎。身為「近距離旁觀者」,筆者想簡單回顧那段中華民國首度獲得「制壓作戰」武力的關鍵時刻,替歷史留下些許紀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美對台建「制壓作戰」武力有疑慮

台海飛彈危機後,我國與美國同感中國大陸在彈道飛彈形成的巨大威脅,遂開始共同研討因應措施。過程中,雙方對美國應協助我國建置以「愛國者三型」為核心的飛彈防禦系統,很快達成共識;但美國對國軍的另一個構想,也就是建置以巡弋飛彈、甚至彈道飛彈為主力的制壓作戰能量,則始終不願鬆口。

20190528-國軍漢光35號演習28日進入第二天。圖為現正部署在大佳河濱公園內的愛國者三型飛彈。(蘇仲泓攝)
部署在大佳河濱公園內的愛國者三型飛彈。(資料照,蘇仲泓攝)

國軍之所以主張籌建制壓作戰武力,是鑑於中共日後在彈道飛彈的數量與精確度都將快速成長,若僅依靠被動的飛彈防禦系統,不僅所需預算驚人,在面對從多個方向同時來襲、且每波數量都相當龐大的彈道飛彈攻擊時,防禦效果可能不若想像中高。更重要的是,隨著長程預警雷達與其他支援系統可能在共軍頭幾波攻擊中受損,飛彈防禦系統的效能也將隨之遞減。

我參謀本部主張,若國軍具備可執行制壓作戰的兵器,則共軍在戰時需放棄部分在我打擊範圍內的發射陣地,被迫從離台灣本島較遠的地區發射,不僅可增加我軍反應時間,也會減少共軍飛彈來襲的方向,提升我軍飛彈防禦系統的接戰效率。國軍也能藉攻擊共軍重要指揮管制節點、機場跑道與重要後勤設施等目標,達到降低共軍作戰效能、打亂作戰節奏的效果,使共軍難以速戰速決。

美國力阻扁政府發展巡弋飛彈

儘管具戰術利益,但美長期以來為充分掌控台海情勢,尤其要將兩岸情勢緊張時,被迫捲入軍事衝突的風險降到最低,一直不樂見我軍提升對大陸陸地發動攻擊的能力。美國因此對我軍打算自行研發制壓作戰兵器的決定,一開始就心存疑慮,不斷透過管道「勸誘」我方放棄,也想方設法掌握我研發進度。

當陳水扁總統在二○○三年底不顧美國勸阻,執意推動「公投綁大選」後,不僅導致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在白宮當著大陸總理溫家寶的面,公開表示「反對台灣領導人片面改變現狀」,更讓華府國安團隊中強烈反對我國取得制壓作戰兵器的人士「撿到槍」。因此,當中科院經過至少八年努力,終於在○五年於巡弋飛彈項目獲得突破後,美國就開始升高壓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揭仲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