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用雄三讓老美嚇一跳,中科院「飛彈奇人」徐炎廷升副座

徐炎廷進中科院時只計畫服務2年,沒想到一做37年。(新新聞資料照)

徐炎廷進中科院時只計畫服務2年,沒想到一做37年。(新新聞資料照)

中科院近期有一項「靜悄悄」的重要人事,前系統發展中心主任徐炎廷於三月中旬出任副院長,接手督導飛機、新式飛彈與水下相關裝備研發重任。

徐炎廷常年負責雄風飛彈研發任務,為各式飛彈導控系統專家,研發成果不輸先進國家,據稱連美國都佩服得不得了。

被「雄風飛彈之父」視為千里馬

中科院前副院長馬萬鈞與前院長、國防部副部長張冠群都是少數計畫與行政兼具的長才。馬萬鈞於三月中旬轉任漢翔公司總經理。長期專注研究,做計畫出身的徐炎廷,因為前瞻、眼界廣,被長官相中,請他「跳火坑」,勉力接任副院長。

如果說「雄風飛彈之父」中研院院士韓光渭是雄風飛彈「黃埔一期」,被「韓老爹」視為千里馬的徐炎廷,可算是「黃埔二期」,從前總統蔣經國到馬英九,獲歷任總統頒發各式獎章和表揚。

這位雄風黃埔二期的科學家,為人儒雅低調寡言,聲音小到常讓人聽不到。但官員透露,雄風系列飛彈可說都是在徐的手底下成功,尤其各型飛彈乃至飛機都需要前端導控系統,這塊他做得非常好,對中科院和國軍有重大貢獻。

根據《學習的人生:韓光渭回憶錄》一書記載,「雄蜂計畫」自一九七一年奉准實施;八二年十月展開雄蜂甲型改進計畫;八四年試射時,彈尾曳光器尾罩發生溫度過高現象,經徐炎廷與同事共同找出問題進行改進;同年四月,完成雄蜂甲型改進工程後,六月二十日正式更名為雄風飛彈。

誤射事件意外曝光驚人研發力

徐炎廷可說是中科院奠定飛彈研發能量的重要核心人物之一。八○年他自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碩士畢業,進入中科院時只計畫服務兩年,就要離開轉往業界發展。沒想到每個成果經過「驗證」,他均能達成任務,研發能力深獲韓老爹賞識肯定,原本的兩年就這樣變成近三十七年。

這段期間從雄甲至雄三、雄三增程型,乃至新世代彈種研發工程逐次展開,徐炎廷也歷經導控作業室主任、計畫主持人到各型彈種的總主持人,推動重要武器研發及量產計畫。

雄風飛彈成果不輸先進國家,徐炎廷為推手之一。(林瑞慶攝)
雄風飛彈成果不輸先進國家,徐炎廷為推手之一。(林瑞慶攝)

其實雄三飛彈過人精準度與過濾水雜波干擾等強大能力,是在二○一六年七月一日海軍金江軍艦誤射事件才對外曝光,連老美都嚇了一大跳,透過各種管道詢問:「關鍵零組件都被管制,怎麼還能這麼準?」

中科院展望未來,布局新飛彈研發,已就先進國家發展武器系統趨勢,進行先期資料蒐集與技術盤點、比對。

徐炎廷對此在內部刊物撰文強調,如何厚植國防實力,因應變化萬千的局面,並積極爭取國際有利情勢,是確保人民安全福祉的重要課題。
有趣的是,除了現代科學,徐炎廷也熱愛鑽研古人智慧,本身是一位《易經》大師,師承「禪機山仙佛寺易經大學」總導師混元禪師。

徐炎廷曾經發表論文證明《易經》變化原理,完全符合二進位的布林代數。他免費在社區為民眾講授《易經》,還引薦另外一位副院長葛亞平,拜入混元禪師門下。

徐炎廷平日寡言,談起《易經》興致滔滔,從結繩記事、伏羲八卦到孔子六經補述,旁徵博引,循古人智慧結晶的爻卦鑑往知來,追求知天命與順天命的境界。

從《易經》找到飛彈瓶頸解決方向

古老的《易經》竟然也能印證在科學研究上。與其共事過的雄風飛彈前總工程師張誠回想,有次研究遇到瓶頸,徐炎廷在卜卦後,解釋可能要從什麼方向來解。後來還真的是在那個方向,才找到了突破瓶頸的辦法。

還有一次工作中,徐炎廷看到電磁波碰到水就不管用,水下只能用聲納探測,於是引用晉代郭璞《葬經》風水概念中的「界水則止」(註:有明顯界線的事物稱為水),感嘆古人的智慧,讓張誠留下極為難忘的印象。

這位科學與古典融合的副院長,低調到院內外認識他的人極少,也幾無在媒體曝光過,但共識過的長官和部屬,都給予極高評價。徐炎廷除了是國防自主的無名英雄,也是少見的現代奇人。

徐炎廷小檔案

現職:中科院副院長
學歷:中央大學電機工程博士、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碩士、控制工程學士
經歷:雄風計畫導控作業室主任、第三研究所導引控制組副組長、雄風計畫系統工程組組長、雄風計畫副主持人、雄風計畫主持人、系統發展中心計畫副總主持人、系統發展中心主任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蕭介雲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