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千里走單騎2》這裡人人知道「台灣」!「青天白日滿地紅」可當保命符

2019-11-27 08:19

? 人氣

蒙古人民排斥中國,卻對台灣人十分友善。圖為曹耀文與蒙古包和居民合照。(曹耀文提供)

蒙古人民排斥中國,卻對台灣人十分友善。圖為曹耀文與蒙古包和居民合照。(曹耀文提供)

台灣單車騎士曹耀文5月騎單車壯遊時,在內蒙古遭中國解放軍無端逮捕並偵訊2天,可怕經歷引發大眾關注。但歷經驚險事件後,曹耀文仍堅持在沒有車隊補給的情況下,完成「單人單騎橫貫蒙古國」計劃,騎車逾4800公里,創下亞洲第一位完成此旅程的紀錄。他也發現蒙古國人緊鄰中國卻對中國毫無好感,也對台灣處境相當同情,中華民國國旗反而成為華人交朋友的橋樑。

有單車騎行逾10年經驗的曹耀文,曾遊歷中國南方、印度與中南半島等等。趁今年5月轉職空檔,他決定單獨一人從中國內蒙古的呼倫貝爾出發,橫向貫穿蒙古國,最後以中國新疆為旅程終點。他也與《風傳媒》分享壯遊蒙古見聞。

台灣單車騎士曹耀文完成4800多公里的「單人單騎橫貫蒙古」挑戰,圖為他的騎乘路線。(曹耀文提供)
台灣單車騎士曹耀文完成4800多公里的「單人單騎橫貫蒙古」挑戰,圖為他的騎乘路線,最右側起點為呼倫貝爾。(曹耀文提供)

28歲的曹耀文,大學開始就熱愛騎著自行車、露宿街頭甚至野外的壯遊方式,挑戰過亞洲南方之後,他決定以蒙古大漠為目標,即使發現相關中英文資訊都少得可憐,也不減「亞洲第一」雄心。曹耀文說:「大部分單車騎士都是飛到蒙古中心的首都烏蘭巴托,再往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騎,像我這樣東西橫貫的資訊完全找不到。」

蒙古「排中」卻友台 掛國旗保命

在中國內蒙古的呼倫貝爾,當地社會高度中國化,四處充滿共產黨式的愛國標語。但跨越數百公里邊境抵達蒙古國,曹耀文卻看到截然不同的風景。蒙古國內除了傳統蒙文,大部分使用斯拉夫語系的西里爾字母拼寫,就連在超市商店,也幾乎沒有中國品牌,絕大多數都來自俄羅斯、歐洲、日本與韓國,「去中化」頗為徹底。其實蒙古國的礦產與進出口貿易仍相當倚賴中國,但因為中資湧入、貧富差距急速擴大,加上蒙古從蘇聯時代就與蘇俄交好,蒙古民族主義者視中國為許多政治與社會弊病的來源,2000年代以來多次出現嚴重「排華」運動,中國企業不敢貿然進駐。

曹耀文在旅程中發現,蒙古人民實際應是「排中」,他們看到南方人的臉孔,通常會先問是否來自日韓,每每聽到他說中文,剽悍的蒙古男子已經開始「摩拳擦掌」,彷彿下一秒就要揍人,盤查員警也對他沒有好聲氣,奪走他的零食、甚至「巴頭」、掐脖樣樣來。為了保命,他只好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綁在單車上,搭話時也主動表達自己來自台灣,果然待遇180度大轉變,蒙古人民都熟知兩岸之間的糾葛,對他展現出熱情本性。

蒙古人民排斥中國,卻對台灣人十分友善。曹耀文隨身掛上國旗確保安全。(曹耀文提供)
蒙古人民排斥中國,卻對台灣人十分友善。曹耀文隨身掛上國旗確保安全。(曹耀文提供)

無邦交被當偷渡客 驚險「換俘」體驗

儘管如此,蒙古國目前仍未跟中華民國建立正式邦交,對壯遊人士相當麻煩。曹耀文指出,當他被中國解放軍釋放後,他依照計畫欲從阿日哈沙特口岸進入蒙古,不料該口岸不允許台灣護照通行,曹耀文就這樣被蒙軍當成非法人士逮捕。過了數個小時,蒙軍竟然和中國邊檢「談好條件」,把曹耀文當成人質,交換一位逾期居留中國的蒙古人士,曹耀文因此參與了一場荷槍實彈的「換俘」過程,直呼又是一場邊境奇遇。

中國邊檢也透露無奈,因為中國依法必須允許台灣人民出境,否則等於變相承認「一邊一國」,但蒙古官方不承認台灣的情況下,勢必會被當成偷渡客處理。曹耀文也被迫多騎了數百公里遠,一連嘗試了三個口岸,才在常年開放的國際性珠恩嘎達布其口岸順利入境。

可能是單車騎行太過危險,曹耀文先前申請的蒙古觀光簽只有20天,蒙古外交部並沒有回應他申請延簽的電子郵件。但到了烏蘭巴托後,曹耀文帶著手繪行程地圖再度去現場申請,蒙古外交官員都對他的計劃嘖嘖稱奇,並稱「第一次看到這種旅行方式」,當場允許他延長至60天,讓他更下定決心要完成旅程。(未完,請見下篇)

原先只申請到20天簽證,曹耀文以手繪行程親自向蒙古外交部門申請延簽,官員也立刻答應延長至60天。(曹耀文提供)
原先只申請到20天簽證,曹耀文以手繪行程親自向蒙古外交部門申請延簽,官員也立刻答應延長至60天。(曹耀文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