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世上苦人多,治國經濟政略該如何?

2019-10-30 07:10

? 人氣

台灣倘若無法在2020這次大選中作一番結構性有利翻轉,徹底打破當前假民主真專制的「極端左傾意識形態治國」模式,則現狀窘困態勢的「中等所得陷阱」社會僵局,將唯一繼續惡化沉陷下去。(示意圖,謝孟穎攝)

台灣倘若無法在2020這次大選中作一番結構性有利翻轉,徹底打破當前假民主真專制的「極端左傾意識形態治國」模式,則現狀窘困態勢的「中等所得陷阱」社會僵局,將唯一繼續惡化沉陷下去。(示意圖,謝孟穎攝)

窮人經濟學(Poor Economics)乍然成為新世紀顯學: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三位「窮人經濟學家」;在臺灣,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在野黨韓國瑜喊出了「世上苦人多」逕向「含金湯匙一輩子」的現任總統直面挑戰,蔚為整個經濟社會「庶民經濟」韓流風潮,讓窮人經濟學也成為臺灣未來世代國家政略新顯學!

世界議題 更是當前臺灣治國急務

從過去、現在與未來角度看全世界,窮人經濟與苦人經濟的玄妙發展,映照於今天臺灣政經社會全面頹退的基線樣態,窮人經濟確是必須關注的大政方針議題;也正是絕大多數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政府把濟貧、扶貧、脫貧做為邁入和諧共榮、繁榮富裕先進社會的首要經濟治國使命。對臺灣現狀而言,理當更須如此。

窮人經濟與苦人經濟問題之在廿一世紀知識經濟社會時代,仍然是全球性挑戰。今天全世界日均收入低於1美元的貧困人口,高達8.65億,即約至少12%世界人口迄今依舊生活在低於貧窮線以下;如何改善這些窮苦人們的基本維生條件,不啻全世界各國政府面臨的重大挑戰,對已超越開發中國家的臺灣,更是如此。

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聚焦「窮人經濟學」

正因為這種全球性迫切需要,使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選擇了「窮人經濟學」。2019年10月14日瑞典皇家科學院宣佈,將這一全球矚目獎項授予艾希吉•班諾基(Abhijit Banerjee)、艾絲特•杜敷羅(Esther Duflo)和麥克•柯雷默(Michael Kremer)三位美國籍經濟學家,以表彰三人為「緩解全球貧困」所作的突出貢獻;特別是他們走遍五大洲實證調查貧困人群最集中的18個國家和地區,深度剖析〔貧窮陷阱〕真相及貧窮的根源,「在減輕全球貧困方面提出了實驗性方案」,大大提高人們抗擊全球貧困能力,以及面對未來的有效抗擊貧困政策干預措施。以僅僅20年時間,三人用實驗為基礎的新方法改變了《發展經濟學》。

諾貝爾評獎委員會認為,這三人以科學證據為依據確保抗擊貧困的努力,透過實地研究確定所發展出新的實驗性研究方法,完全重塑了《發展經濟學》路向,對全球減貧工作產生了明顯影響,並具有改善世界最貧困人群生活的巨大潛力。

三位經濟學家所使用的方法,類似傳統上用於新藥臨床試驗的方法,除了能夠測試某種扶貧脫貧干預措施是否奏效外,也使用契約理論和行為經濟學方法論,理解人們決策背後的動機,從而研究干預措施應當如何奏效。

艾希吉•班諾基(Abhijit Banerjee)、艾絲特•杜敷羅(Esther Duflo)和麥克•柯雷默(Michael Kremer)應用實驗性方法致力減輕全球貧困而共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林建山提供)
艾希吉•班諾基(Abhijit Banerjee)、艾絲特•杜敷羅(Esther Duflo)和麥克•柯雷默(Michael Kremer)應用實驗性方法致力減輕全球貧困而共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林建山提供)

窮人之所以會貧窮

一般人總認為,窮人是因為懶惰、缺乏毅力、耽於享樂等原因才陷入貧窮困苦。但這三位經濟學家透過實證發現,窮人和一般庶民大眾並沒有太大差別,在欲望、弱點、理性程度、意志力方面,落差並不大。區別在於,貧困的境遇,導致窮人接受資訊管道受限,造成許多會反過來制約窮人發展的小錯誤,陷入惡性循環。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