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黃金價格,已臨界泡沫化或更破頂盤高

2019-09-18 07:10

? 人氣

已升破1525美元的全球黃金價格,是否猶可更進一步盤高頂破2000美元?

已升破1525美元的全球黃金價格,是否猶可更進一步盤高頂破2000美元?

美中貨幣戰開啟前夕的2019年9月,世界金融經濟市場最弔詭新關注焦點是:已升破1525美元的全球黃金價格,是否猶可更進一步盤高頂破2000美元?

國際外匯及黃金交易市場的「夜難眠」大事

正當美中貿易戰爭持續晉級升高、全世界經濟黑天鵝已然絡繹振翅欲飛時刻,世界黃金價格其實已經站上了十年來最高點;祇是,歷來黃金價格與外匯市場,特別是美元匯率變動存在高度聯結互動直接關係,究竟從今天到2025年之前,黃金價格是否已觸頂跨越即將泡沫化爆破臨界點?抑或能更進一步向上盤高?正是當今全球經濟社會政府與民間,乃至家戶理財及黃金投資人,都急切爭想知道「究竟此時應該加碼或者應該減碼」的關鍵大事。

以歷史性宏觀視角,看黃金與外匯的存量流量乃至市場價格的起伏演進狀況,應該最能掌握及預判可見未來的樣貌與趨勢。

各國央行黃金購買量創9年新記錄

主要國家中央銀行自2019年5月下旬起競相大量購買黃金作為「安全儲備」,似乎已經確切指明一個重要大趨勢走向。

跨國金融機構也明白表示:量寬降息、油價起伏、世界經濟放緩衰退風險加大,以及各國央行大量增購黃金的強勁需求,當然一步步推高世界黃金價值與價格。世界黃金協會(World Gold Council)統計,2019年主要國家央行累計黃金購買量,才一步踏進9月第一個星期,就已遠遠超過了既往9年的任何一個完整年度。

跨國經濟專業智庫機構最近確認,黃金在風險資產投資組合中的關鍵性地位,在2019年5月美中貿易戰協議談判破局後,更已確實又被重新予以正點復位了。

美中貿易戰爭的升級延燒,大大提振了國際社會對於避險資產需求。2018年乍然由川普單邊啟動爆發美中貿易戰爭,各國央行旋即競相買入黃金,搶購數量創下50年來最多記錄,其中尤以俄羅斯買入量為最高;目前,俄羅斯手中持擁窖藏的黃金儲備,市場價值應已超過1000億美元。同時,中國央行(PBOC)網站公告顯示,該行的黃金儲備從2018年11月的5924萬盎司增加至2019年8月的6245萬盎司。按當前價格計算,中國央行的黃金儲備價值也逼近950億美元。

「去美元化」國家大量購買黃金

特別是2013年以來也明確採取了「去美元化」政策的中國、俄羅斯等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之絕大多數中央銀行,無一不被黃金市場的流動性及其缺乏違約風險的特點所深刻吸引,益發加大增購黃金充實外匯儲備的支柱資產。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黃金生產國和消費國,但黃金僅占其官方儲備總值逾3.4兆美元的2.5%而已。截至2016年底,美元資產占中國已配置官方儲備的64%。此即表示,中國當局尚有極大持續購入黃金儲備量的餘裕空間;而這在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的情形,也大抵如此。

中國外匯儲備的貨幣構成與國際貨幣基金(IMF)收集的成員國資料,顯示出的全球儲備構成組合結構大體一致。跨國金融專業機構都認為,像中國這般外匯儲備數量如此龐大的官方持有結構,欲期予以儲備配比之多元化,必然需要數十年時間的轉型改造才有可能實現。

世界市場儲存配置全盤翻轉民間化

從黃金在全世界市場的存量與流量來看,目前供需數量並未見有過度失衡狀況,祇是分配不夠均勻。全球既有的黃金儲存總量171,300公噸,最大的20大持金國家合計僅佔有16.8%或28,749.8公噸,相對於1990年代以前,官方儲備量一向高佔75%到82%高結構比情況,已然全盤性大翻轉;全球第一大持金國美國,計有8,965.6公噸占全球4.7%,第二大國是德國的3,369.7公噸,占2%,第三是全球中央銀行的國際貨幣基金(IMF),計有2,814.0公噸,占1.64%,歐洲央行ECB持有504.8公噸,占0.3%,僅能位列第十位,臺灣目前共持有423.6公噸,占全球0.24%,名列全球第11名,也算得是世界黃金大國之一。目前最受世界矚目的大量購買黃金國家是印度與中國,兩者共持有2512.9公噸,合計已是臺灣的六倍之多。應予特別指出的是,印度民間持有黃金數量約達10,000至15,000噸,約佔目前全球黃金儲存量的10%。

官方黃金儲備是各國政府或銀行所持有的金條或金幣資產,目前全球官方黃金儲備量的前20大國家(2019)排名如次:

20190917-SMG0034-E01-全球官方黃金儲備前20大國
20190917-SMG0034-E01-全球官方黃金儲備前20大國

黃金主要生產大國換位排序大洗牌

官方黃金儲備大約祇占世界所有黃金的16.78%,其餘大部份皆為私人持有;而特殊基金的黃金ETF(gold exchange traded fund)共持有2453噸私人或機構投資者擁有的黃金。一般認為,位於紐約的聯邦儲備銀行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黃金貯藏地,儲藏了約5,000噸的黃金,其中包括外國銀行和機構的信託。瑞士銀行可能有更多,但沒有正式報告無法確認。

在流量變化上,自2005年來,全球黃金生產量呈遞減增長型態,從每年平均2,518公噸產出的穩定水準,遞降到2019年1800公噸的僅約既往七成水準。今天全球主要產金大國依序是中國、澳洲、美國、俄羅斯、南非、秘魯、加拿大、印尼、迦納及烏茲別克;倒是中南美洲與非洲,2005年來又各有新金礦發現,為全球黃金生產注入新動能。這些產量大體已足可充分滿足現實市場新生需求。

理財黃金投資造成國際市場波詭浪惡

截至目前為止,全世界共開採儲存的黃金總量171,300萬噸;就黃金持有形態看,以珠寶飾物型態存在者最大宗84,300噸,占總流通量的49.2%,各國央行持作外匯資產者29,500噸占比17.2%,民間理財黃金投資者33,000噸占比19.26%,科技產業用20,800噸占比12.14%,其他未明者3,700噸占比2.2%。其中,珠寶飾物型態民間理財的黃金持有量,對整體黃金市場,一向祇具「希望驅力」的夢幻價值,幾乎毫無「交易驅力」的真實市場動能,比較像是市場變遷的定海針,不是轉動市場起落的引擎。而最可能造成國際市場波詭浪惡的,是理財黃金投資與央行持有部分,兩者合計36.46%,其不確定性進出拋買變動與投注交易移轉,正是掀攪今天世界黃金市場泡沫化的最主要製造機。

貿易戰延燒為金價飆漲烈燄注油添薪

根據彭博(Bloomberg)資料,2019年8月投資者通過ETF共計購買了101.9噸黃金,價值約50億美元,使黃金支援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總持有量達到2453噸,為2013年2月以來的最高水準,這也是ETF連續第三個月的淨買入。

ETF在2019年8月份所進行的正是最典型的一種所謂「恐慌交易(fear trade)」,不啻是投資市場對當前國際政治風險愈演愈烈的回應,但也不啻是給予當前國際投資市場恐慌不確定性的信念烈燄注油添薪。

金價上漲不能全歸咎於不確定性,其他一系列驅動因素也不可少。尤其,黃金是一種獨特的避險資產類別,也因此被視為跨世代的價值存儲工具。從古代的統治者到如今的富豪,都把黃金視為能夠保持內在價值的珍貴商品;個體家族乃至工商企業或有興衰沉浮,唯黃金卻能長利永存。因此,黃金對於擔憂經濟週期進入尾聲或擔心政權不穩的「信心投資人」,特別極具長持續保固吸引力。

新興市場國家央行是最大的黃金買家。
新興市場國家央行是最大的黃金買家。

負利率風險進一步擠升了世界黃金價值

近一年來由歐盟領頭帶動的「負利率」浪濤淹沒先進國家的新態勢,更是肇致國際黃金大飆漲的烈焰油料。

負利率在先進社會全面性蔓延的風險,對世界金融經濟衝擊影響最重大的是,國際可市場債券殖利率的遽轉為負;目前全球市場既有大約15.3兆美元的債券,是以負殖利率方式交易,這些負殖利率債券倘若被持有至到期日,當然會給債券買家帶來「債權人既無殖利率收益,卻反而要掏錢貼補債務人不足」的莫名損失。

這種「不利益投資負效應」波及作用,當然,增強了黃金等無收益資產吸引力。自2019年5月開始,全世界投資者幾乎無一不被黃金吸引。2019年金價已上漲了將近20%;2019年9月上旬的市場表現尤其吝令人倍感驚奇:2019年9月5日黃金市場交易價格一舉衝上每盎司1546美元的年度新高點,但是十天之後的2019年9月15日市場交易價格又返回到每盎司1488美元的年度新常態位置,使整個國際市場黃金交易態勢,有望實現自2010年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年。

兩年內能否創出2000美元歷史新高?

美中貿易摩擦2019年5月份驟然升級後,全球股票(MSCI環球指數)走平,包括原油在內的世界大宗物資價格震盪,以至於一向是歷史性避險資產的黃金,其國際市場價格乃在短短一個半月內,一口氣飆漲10%;隨著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宣佈對中國輸美貨品加徵超過30%懲罰性關稅,益使黃金成為2019年8月單一月份表現最突出的風險資產之一,價格向上勁挺8%,一舉突破了2013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準。自2019年初迄今,世界金價已累計上漲19%,竟在2019年9月初就直達每盎司1525美元。

2019年9月9日美國花旗集團Citigroup研究分析認定,受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不確定性增高,加上美國國內經濟疲弱肇致成長率逐季階降、製造業放緩,倘Fed再降息,將導致柯林頓強勢美元政策無法維繫,則川普弱勢美元政策入主,足以蠡測未來世界金價,可能在兩年之內再度創出每盎司2000美元歷史新高。

也就是說,黃金這種貴金屬市場價格,可能突破8年前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水準;就在8年之前,世界黃金價格最高曾經飆升至每盎司1900美元。這就是花旗集團預判認定,當川普「弱勢美元」政策落實體現之時,世界黃金市場勢必會創出每盎司2000美元歷史新高價位的重要準據。

小心具有絕對驟降風險的波段峰頂價位

不過,從黃金市場價格行為歷史軌跡看,2019年9月這一波黃金價位的盤高,市場的期待與反應,每盎司1525美元應該已經達到波段峰頂價位,8年前之飆破每盎司1900美元,實已超越了「具有極度泡沫性」的臨界點,能夠站穩時間,極其短暫;甚至於可以這麼說,這一波段要能維持每盎司1800美元的終極價位,恐怕都得必須同時得到來自於全球股市、債市脫逃資金的「移轉尋租」,以及對於美元價值及美債價值的「短期失寵效應」,或者更令世界市場信心全面性淪喪的「世界級戰爭事件」大爆發,才有支撐黃金終極價位的動能條件;否則這種市場投機派夢幻的「虛擬危機感」,不出三兩個月,就勢必要重回基本面。

所以,建議所有夢幻追高的投資人與機構,務須保有高度絕對驟降風險準備。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