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南海漁夫的故事:《強國爭霸南海夢》選摘(1)

2019-09-18 05:10

? 人氣

黃岩島位在聯合國指定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根據國際法,中國根本不該靠近這裡,但中國仍有意入侵。(示意圖,取自Pixabay)

黃岩島位在聯合國指定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根據國際法,中國根本不該靠近這裡,但中國仍有意入侵。(示意圖,取自Pixabay)

歐森(Jurrick Oson)是一名高大的男子,四十六歲,亮紫色的無袖T恤下露出鼓起的肌肉。他從小到大學習下網捕魚,了解潮汐與天氣,一輩子在海上打魚鍛鍊出堅韌的肌膚。他的船總是停泊在一條泥巴小路的盡頭,路的一側是簡陋小屋和小攤子,另一側是海浪輕湧的大海。他的船是一條五顏六色、沒有收拾的舊船,漆著黃色、綠色和藍色,這些小船數千年來都是這麼作業。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捕魚 漁夫 漁船 海洋(取自Pixabay)
歐森從小到大學習下網捕魚,了解潮汐與天氣,一輩子在海上打魚鍛鍊出堅韌的肌膚。(示意圖,取自Pixabay)

船上沒有冷凍設備。魚獲放在冰櫃裡。用以吸引魚群的水底燈光是把家用燈泡裝在玻璃咖啡罐,再用膠水與膠帶密封,利用舊汽車電池來發電。狹窄木造船身用繩索捆紮著各式雜物,竹製穩定器從兩側伸出,像是信天翁的翅膀。

這種生活步調與方式無法持續下去。海洋向西延伸到歐森的漁場黃岩島(Bajo de Masinloc),在碧海藍天下灑滿陽光。這個島嶼在一百英里外,以菲律賓馬辛洛克的破落漁村為名,當地漁民數世紀來都在這片海域作業。

海洋與沙灘要回復昔日清純模樣,我們必須真誠檢討目前處理垃圾的方式,可不是丟到垃圾桶就沒事了。
如今黃岩島的生活模式已無法持續下去。(示意圖,取自網路)

馬辛洛克有點像是美國的老舊鋼鐵小鎮和英國關閉許久的紡織廠:一個停留在沒落的生活方式的村莊。這個村莊距離首府馬尼拉北方開車五小時;這趟路途有一部分是嶄新的高速公路,有休息站、亮晶晶的洗手間和咖啡店。下了高速公路以後,沿著狹窄海岸公路開一小時左右就會到馬辛洛克,路上是簡陋小屋和塗著褪色的黃色及藍色的古老西班牙教堂。這個地方必然會發生改變,以歐森來說,改變隨著一艘中國炮艇的水炮而降臨。

「我非常憤怒,」他跟我說,他的眼睛來回瞅著陸地與大海:「如果我有槍的話,我會跟他們戰鬥。」他氣得發抖跟我訴說二〇一四年二月他和往常一樣在黃岩島捕魚時,他的船突然被中國直升機鳴笛示警。快艇上的男人截斷他的去路,持槍威脅他的船員。最後,一艘中國海警船衝向這艘菲律賓木船,並且發射強力水炮。「強勁的水柱射入船內,」歐森說:「水柱直接打到我,我就被拋進海裡。我試圖要爬上去,他們又打我。就好像他們真的要殺了我一樣。如果美國支持我們,我們應該跟他們開戰。」

可是,美國沒有前來拯救他,也沒有發生戰爭。歐森此後無法再在他習慣的漁場作業。我遇到他的那天,他正好是三年多來第一次出海捕魚回來。他告訴我,他靠著開一輛小型機車載運乘客謀生,車子對他高大身軀來說實在太小了,這分工作對這個海上男兒來說也太乏味了。

歐森因為陽光而瞇著眼,臉色平靜地說明他賺的錢不足以養活一家人。他的妻子梅琳達到海外去幫傭,簽了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的三年合約,每個月匯錢回來。歐森很傷心,自尊與信心都沒了。村子裡的其他家庭也一樣。以女家長自豪的女性吞下尊嚴,到中東家庭去幫傭。親朋鄰居照顧小孩,歐森沒事可幹,空閒時間太多,便想像著跟中國開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