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能幫到香港嗎?華府學者:通過可能性雖高,但對北京影響不大

2019-09-17 21:00

? 人氣

帶著美國國旗遊行的香港蒙面示威者。(BBC中文網)

帶著美國國旗遊行的香港蒙面示威者。(BBC中文網)

在香港示威之中,美國的角色甚是微妙。一些香港示威者則揮舞星條旗、唱美國國歌,遊行至美國駐港領事館,敦促華盛頓支持香港。黃之鋒、何韻詩等民主運動人士即將訪美,參與國會聽證會。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多位國會議員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也被香港示威者寄予厚望。但這些舉動也將為中國指責美國是煽動示威的「黑手」留下口實。

此法案會賦予美國相關部門制裁打壓香港基本自由和人權等行為的法律基礎。身在華盛頓的中國觀察家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解決香港問題的幫助持謹慎態度。

「從現實角度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扮演關鍵性角色的可能性是有限的,」 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對BBC說。

布蘭切特認為, 北京在如何處理香港問題上會考慮多種因素,「而美國的立場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因素之一。」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定會提高北京直接干預香港事務的代價,但無法對北京的決策起到決定性作用。

布蘭切特說,從目前的情況分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國會通過的可能性較大。背後除了美國對香港示威的關注,也存在國內政治因素。美國政府對香港示威的表態多有反覆,但國會支持示威者的呼聲持續高漲。

「每個國會議員都對香港示威感興趣,沒有議員希望之後被指責沒有對此作出反應,」採訪結束後就馬不停蹄趕往國會參加會議的布蘭切特表示。而且,對華強硬的方針已在國會成為跨黨派共識,議員都不希望被看作對中國示弱。

該法案是華盛頓為數不多的政治成本較低的政策選項。「我們需要做些什麼,這(法案)就是那個『什麼』,所以我們就選它來執行吧,」布蘭切特說,《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表達國會對香港的關注,主要起象徵性作用。

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中國問題專家的何瑞恩(Ryan Hass)亦對該法案持保留態度。「法案的風險和成本很明顯,但利好並不清晰,」他對BBC說。「在最壞的情況下,通過該法案會縮小和解與妥協的空間。」 2013至2017年,何瑞恩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台灣與蒙古政策主任,處於美國對華、對港政策制定的核心圈。

「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案不在華盛頓」

兩位專家皆認為,華盛頓無法解決香港的問題。

戴著類似特朗普標誌性棒球帽的香港示威者,將帽子上的口號改為了「讓香港再次偉大」
戴著類似川普標誌性棒球帽的香港示威者,將帽子上的口號改為了「讓香港再次偉大」

何瑞恩表示,美國應該持續發出燈塔式的亮光,敦促各方克制並謀求解決方案。「但並不是世界上每個問題,都有美國方案,」何瑞恩坦言,對於這次香港示威, 「找到解決辦法的會是香港人,而不是身在華盛頓的人。」

他認為,美國的介入無助解決示威背後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一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亦無利於協助各方找到共識,對香港造成巨大打擊之餘,對北京的戰略制約有限。

布蘭切特也同意,《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本身無法解決問題,香港的出路需要由北京、香港示威者與社會精英共同找出。

保障其在香港的利益是美國對港政策的根本出發點。目前有超過85000名美國公民在香港生活,近1400間美國公司在港運營。

曾擔任商業戰略諮詢公司中國主管的布蘭切特認為,這些美國公司會謹言慎行,不會輕易發聲支持香港示威。

他分析,美國商界面臨兩難局面,短期內希望有穩定的社會環境,也需要規避在中國內地被封殺、抵制的政治風險;但長期來說,外商擔憂北京將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損害香港的根本優勢。

香港示威者希望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香港示威者敦促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雨傘運動」 期間的美國政策

雨傘運動時,何瑞恩供職於白宮國安會,香港是他負責的區域之一。

2014年10月,雨傘運動正如火如荼,正值時任總統歐巴馬與習近平在APEC北京峰會會面前夕,外交部長王毅赴白宮商談峰會計劃。

何瑞恩透露,歐巴馬在會議上短暫露面五分鐘,特地來傳達美方對雨傘革命的立場:如果北京與示威者間的緊張氣氛持續升溫,「習歐會」將轉而聚焦香港。

何瑞恩表示,雖然兩場運動並不盡相同,但美國此前的經驗可供參考。「華盛頓和北京當時有很多私下的閉門交流,」他說,而且美國政府在公開與私下場合表達的立場始終一致。

近日,何瑞恩與前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 合寫文章 ,認為美國應譴責在香港出現的暴力,包括來自示威者的暴力。同時,美國要支持香港人和平示威的權利,強調自由法治與高程度的民主政治參與,有利於香港維持穩定繁榮。

與雨傘運動時相似,北京一直指責美國「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多次要求美方政客停止推動涉港議案。中國官媒環球網的社論稱,華盛頓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只會從己方利益決定對港政策,把香港當做向北京施壓的一張牌。

香港示威者舉著「請特朗普總統解放香港」的標語
香港示威者舉著"請川普總統解放香港"的標語

香港=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

一直在香港國際遊說前線的黃之鋒早前接受香港《端傳媒》採訪時表示,通過法案不代表香港就有民主,制裁機制亦未必會啟用,但法案可以增加示威者的籌碼,推進民主運動。如果港府動用《緊急法》或解放軍出動的情況下,他所在的政黨香港眾志,將支持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黃之鋒認為,將人權條款納入美國與中國的貿易協議中十分重要。

布蘭切特表示,美方態度對北京決策能起到的影響有限,除非總統川普持續表達強烈而一致的立場。

然而,川普對香港示威的態度曖昧,發言前後矛盾。示威初期,他曾讚嘆這是他見過規模最龐大的示威。之後,他卻稱呼香港示威為「暴亂」,指中方會自行處理,不需要美方的建議。

香港示威者請求美國施以援手的呼聲越來越高,但近一個月來川普對此報以沉默。

自2013年至今,川普共發出過九則提及香港的推文,其中六則與近期的示威有關。他最後一次就此發言是在8月15日,提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示威者會面。

在八月下旬,川普首次回應中方暴力鎮壓香港的假設,稱如果出現類似天安門六四事件的場面,「將會很難處理」。副總統彭斯隨後表示,如果中國暴力鎮壓香港示威,會威脅到中美貿易協議,首次將香港問題與貿易談判聯繫起來。

比起香港,川普顯然對美中貿易更為關注。11日,他為中國70週年國慶送上「生日賀禮」,在推特上宣佈對中國產品的加稅從10月1日延遲到15日執行。

對於香港問題是否能為華盛頓在貿易談判中增加籌碼,存在雙向解讀。香港是華盛頓向中國施壓的「一張好牌」,抑或會惹怒北京、弄巧成拙?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北京反對將香港、華為等地緣政治問題納入貿易談判的態度明確。布蘭切特表示,將香港納入到貿易談判議題當中,無疑會將談判複雜化。何瑞恩認為,這無助於解開香港目前的徵結。

華盛頓會否對香港示威發出更強勢的聲音,甚至將香港議題納入貿易談判?兩位專家都說,這個問題或許只有川普能夠回答。

香港示威 結局的五大猜想

示威已持續近百日,從最初的反對《送中條例》修訂,發展為要求普選等「五大訴求」的民主運動。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近日讓步,宣佈「撤回」條例修訂,但外界認為這無助平息香港的風波。

另一方面,和平與武裝示威者堅持不割席,攬炒(意為玉石俱焚)的情緒蔓延,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的妥協空間似乎極為有限。

從華盛頓的視角,專家如何分析香港示威的終局?美國東亞問題權威專家、當年參與起草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卜睿哲(Richard Bush) 近日撰文 ,列出五種可能結局。

最樂觀的一種是,在北京的授權之下,港府與社會各界展開對話,立即處理警民關係等關鍵議題,亦要著手解決社會、經濟不平等的深層次問題。

第二種可能性是,示威者因倦怠、開學等原因逐漸消散。在第三、四種可能結局中,北京進一步加強對香港公民與政治權利的限制,甚至派出武裝警察與其他武裝力量維持香港秩序。

而可能性最低的結局是,香港與北京達成不同於一國兩制的安排,甚至獲得獨立。但卜睿哲說,這是幾乎不可能的選項,若有示威者將此作為勝利的標凖,那將是「魯莽與狂妄的」。

此前接受BBC專訪 時,卜睿哲表示,香港政治之結,只有選舉改革可解,然而短時間內恐難實現。

他認為,中國70週年國慶在即,香港示威者目前緊迫需要一個「冷靜期」,否則將冒極大風險。

「中國不會消失。它是香港的主權國。在目前的情況下,要與主權國共存並修復高度自治,香港需要謹慎選擇它要打的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