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真心話》香港金融地位動搖? 陳嫦芬:中國人才取得金融話語權,港新一代滿是焦慮

2019-09-16 08:20

? 人氣

反送中事件讓香港金融地位受到衝擊,台大財金系專家教授陳嫦芬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中國海歸派已漸取得港金融「話語權」,「香港的新一代失去亞洲金融中心地位,某種程度上,邏輯如此。」(簡必丞攝)

反送中事件讓香港金融地位受到衝擊,台大財金系專家教授陳嫦芬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中國海歸派已漸取得港金融「話語權」,「香港的新一代失去亞洲金融中心地位,某種程度上,邏輯如此。」(簡必丞攝)

香港「反送中」運動,讓金融中心的地位亮起紅燈,中國當局甚至準備在深圳大灣區發展金融自由化,取代部分香港金融機能。曾任瑞士銀行(UBS)亞太地區董事總經理兼副董事長、台大財金系專家教授陳嫦芬表示,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在反送中示威事件中,可能難以回復。

事實上,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在香港成立的幾千家私募基金與創投基金,目前已經有不少轉移到深圳的「前海自貿區」,由於中國的海歸派,在中國改革開放後,逐漸取得金融的「話語權」,香港的年輕一輩已經無法再像香港老一輩,可以在金融圈發光發熱,他們的焦慮可以理解,「香港的新一代失去亞洲金融中心地位,某種程度上,邏輯如此。」

陳嫦芬和台灣第一批投資銀行家,在2000年以前,很多都在香港發展,他們不僅會講粵語,也對香港有著很深厚的感情,不過,台灣與香港金融人才,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正面臨中國人才激烈競爭,中國金融人才挾著人數優勢,逐漸取得了金融話語權。

20190907-台大財金系兼任教授陳嫦芬專訪。(簡必丞攝)
曾任瑞士銀行(UBS)亞太地區董事總經理兼副董事長、台大財金系專家教授陳嫦芬接受《風傳媒》專訪。(簡必丞攝)

中國海歸派崛起 港亞洲金融中心地位恐難再續

陳嫦芬指出,香港區域金融業的管理人才,需要語言文化優勢與國際專業素養,這25年來,中國海歸派在金融專業的成熟度,以及對中國內地的熟稔度,讓他們成為國際金融機構發展中國市場的主導梯隊,相對之下,對中國語言文化有認知距離,不熟悉大陸潛規則的香港金融業菁英,逐漸消失於舞台。

陳嫦芬表示,國際前十大投資銀行,過去在香港的員工約有4成是華人,其中,香港人占35%,但15年前,中國的海歸派大量地回到亞洲發展,他們在香港已經學了15年,如今香港國際投資銀行的位置,大量被中國海歸派取代。

「現在的香港人的焦慮,因為香港的年輕一輩已經很難在金融圈發光發熱,中國金融人才已經非常國際化,不僅英文可能更好,對於中國目前政經發展狀況,比起港台的金融專業,可以摸到底,「比我們更熟」陳嫦芬認為,「大陸高端人才,會主導亞太地區金融業的話語權,香港的新的一代,失去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某種程度上,這是邏輯如此。」

1990年代香港已建立起亞洲金融中心地位。(新新聞資料照)
1990年代香港建立起亞洲金融中心地位。(新新聞資料照)

「東方之珠」回不去了?大灣區強勢來襲

陳嫦芬表示,香港「東方之珠」的歷史美名,在反送中示威事件中,可能難以回復,港珠澳大灣區,特別是深圳前海自貿區,未來取代香港金融主導地位的日子可能不遠。

陳嫦芬表示,她目前除了在台大與北京清華任教之外,也同時在香港科技大學EMBA任教,「港科大是EMBA,目前已連續8年蟬聯亞洲第一名EMBA的頭銜,目前每學期學費高達100萬人民幣,是全亞洲最貴的學校,港科大EMBA學生,有8成是中國籍,他們幾乎清一色是大灣區各大頂尖行業的高管,從這些常年活躍於香港新加坡與深圳的菁英身上,我看到大灣區強大的潛力。」

大批反送中示威者8日前往美國駐港領事館要求協助,一名抗議者在高處對群眾比出「五」的手勢,意味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事件越演越烈,台大財金系專家教授陳嫦芬指出,「東方之珠」的歷史美名恐難以回復。(資料照,美聯社)

事實上,目前香港金融機構,往深圳大灣區的遷移,已經在發生當中。陳嫦芬指出,中國大陸當局發展港珠澳大灣區,已經有5年時間,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後,中國大陸在香港註冊成立幾千家私募基金與創投基金,也是第一波搬回深圳的金融業。

這些私募基金的高管,裡面有許多中國籍的金融人才,部分或許有政商背景,但學歷沒有到所謂的全球百大或亞洲前十大,因此就以就以私募基金名義到香港發展,由於香港工作7年,就可以拿到身分證,這些新一代金融移民,某種程度也推升了香港的房價與樓價,事實上,中國前2000大機構,每一家都在香港設立辦公室,這些企業管金流的人才,這段期間也大量到了香港。

深圳(Sparktour@Wikipedia / CC BY-SA 4.0)
中國大陸當局日前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大灣區範圍包括香港、澳門,及廣東其中9個珠江三角洲城市:廣州、深圳(見圖)、珠海等地。(資料照,取自Sparktour@Wikipedia / CC BY-SA 4.0)

陳嫦芬表示,這幾年隨著深圳前海自貿區發展,很多在香港的中國私募基金,都在深圳設立據點,這些先遣部隊,除了慢慢熟悉深圳證交所的監理之外,他們如果要到香港,只要通勤14分鐘就等抵達,他們搬回深圳一樣是負責資產管理的工作,並沒有因此閒著。

「我覺得,上海未必能取代香港,不過,中國大陸長期在南方深圳培育的一群金融人才,不僅懂外國人,也同時管理著中國流到海外的錢,他們在資本市場頗具有話語權。」

官股銀行為主受政策牽動 陳嫦芬看台金融擴張:不樂觀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沒落,或許將造就新加坡與深圳等地的金融產業,但台灣呢?

(延伸閱讀:名人真心話》從「反服貿」到「反送中」 陳嫦芬籲:務實看待中國轉化自身優勢,台灣年輕人機會無窮

陳嫦芬表示,就台灣金融業的體質與規模而言,很難與深圳上海或是新加坡同業競爭。某程度而言,台灣培養的金融人才很不易留住,台灣金融業的組成仍以官股銀行為主,官股銀行的經營比較會受到政策引導,舉例來說,如果政府執政團隊不鼓勵金融業關注中國,他們相較於民營機構的動作,就會相對慢。

保險 數字 財金(示意圖非本人/edar@pixabay)
台大財金系專家教授陳嫦芬,台灣金融業的組成仍以官股銀行為主,經營上較會受到政策引導。(資料照,取自edar@pixabay)

至於民營銀行部分,陳嫦芬認為,認真積極的台資金融業會自己串結同業,並且在財富管理,貿易與生產供應鏈,以及台商企業相關的交易業務中持盈;這幾年包括國泰、富邦、玉山等,都在越南、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拓點,但是他們在海外的規模,仍無法讓他們成為很大的銀行,若要真正突破困境,還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

「我認為台資銀行在對外拓展上,還需要政策更多支持力道,現在不管是兩岸關係或產業環境,對於台灣金融資產的擴張,都不是這麼樂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