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美股應該46000點─談川普經濟學

2019-09-18 06:20

? 人氣

川普經濟學告訴大家美股現在應該是46000點,你信嗎?(AP)

川普經濟學告訴大家美股現在應該是46000點,你信嗎?(AP)

三年來,美國總統川普秀了不少他的「財金見解與專業」,結果,嗯,不是太靈光,錯誤百出、幾近胡扯;近期的案例是他談到美股。

川普:沒有貿易戰與不升息,美股可加2萬點

日前川普在白宮對記者說,他與中國的貿易戰損害了美國股市的表現,但他不得不對抗中國的經濟操作。他表示:「如果我没對中國採取任何行動,我們的股票市場會比現在高出1萬點,但總得要有人去對付中國。」而去年在對聯準會(Fed)的利率政策施壓時,他也說過:如果不是Fed升息,道瓊指數會比那時候的指數高出1萬點。

也就是說,依照川普的說法,如果沒貿易戰、同時去年不升息,美股比現在等於多了2萬點,可能嗎?機會甚低,因為美股現在就已在歷史高點的「高原期」,如果要再多2萬點,等於要再漲7成多,本益比會超過歷史高點─不是完全不可能,但以價值論,本益比大概要飆上三十以上,這其實就已經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所說的「不理性繁榮」,可能嗎?合理嗎?能持續嗎?

對貿易的錯誤觀念:一場零和遊戲

其實,川普發動貿易戰的基本觀念與理由,就是全盤錯誤的觀念。川普將國際貿易視為零和博弈,因此一定「有人輸有人贏」,而輸贏的斷定標準是:出口超過進口者是贏家。

幾百年前,亞當斯密斯寫下《國富論》時,還有李嘉圖提出貿易的「比較優勢理論」時,就已確定交換(個人間)、貿易(地區間或國家間)是能創造雙贏,參與者全部都能獲利,正因為如此,才會發展出分工與貿易行為。

至於川普念茲在茲的逆差問題,其實是變相的重商主義,總以為「白銀流入」才是好事,但亞當斯密斯早就駁斥過這種想法,指出一個國家的財富與國力是根據生產能力,而非流入的白銀多寡─典型案例是拚命從南美「挖回」白銀的西班牙,國力遠不如努力搞製造業(紡織)的英國。

美元本位制讓美國享有特權但註定逆差

換一個觀念說,因為全球的貿易與金融是建立在所謂的「美元本位制」上,美元作為全球的交換貨幣、儲備貨幣,美國的逆差原本就是無可避免,因為各國勢必想擁有更多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發行國的美國有義務要提升,因此貿易逆差終究難避免,這就是所謂的「特里芬困境」。

而且,在這個美元本位體制下,美國享有許多發行貨幣國的特權與利益─例如美國總能輕易的利用美元機制把其本身的經濟與金融問題,輸出到全世界,讓其它國家協助美國承擔與解決問題,2008年金融海嘯就是一個明顯案例。這種特權甚至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惹得法國總統戴高樂火大,痛罵老美總是濫用其貨幣發行特權。

這種美元本位制同時也讓美國政府「債多不愁」,大不了「開足印鈔機馬力」即可;金融海嘯美國大搞量化寬鬆(QE),外界以大量印鈔票形容(事實未必是如此),擔心美國會「倒帳」;當時,前Fed主席葛林斯潘就說過,因為美國是美元發行國,技術上來說,美國政府永遠不會倒帳(主權債信危機),大不了多印鈔票。

打了貿易戰美國逆差還是增加

再從一個更白話文的方式來看中美貿易逆差,其實,最大的贏家是美國人─中國人打拚賠上健康、環境生產出的東西,換回來一個叫「美元」的紙,如果不及時用掉,那天一貶值就變作虛功,倒是美國人享受到了產品的效益。

而中美逆差產品不是中國強塞貨給美國,而是美國有需求。所以加了中國的關稅、甚至乾脆全部禁止進口,還是沒用;因為美國國內對此貨品有需求,不從中國進口就會從其它國家進口,而且搞不好還要花更多錢買哩。打了1年多貿易戰,結果美國貿易逆差完全未改善,甚至對中國的逆差還增加(因為中國從美進口減更多)。

誰承擔關稅?美國進口商與消費者

另外川普還有2項錯得離譜的經濟觀念,1個是提高關稅是由中國支付,不影響美國人;因此川普既時常炫耀式的說他是「關稅人」、貿易戰很容易贏、美國政府增加好多稅收等。當時,所有經濟學家、甚至他的某些幕僚,都已告訴他:支付關稅的是美國公司與消費者,而且依照專家估計,美國消費者已經為此多支付70億美元以上。一直到最近,川普才很不甘願的稍微承認關稅對美國人有影響,只是他強調:這是對抗中國必要的代價。

另1個是川普時常掛在嘴邊的是中國搶了數百萬個美國人在製造業的工作。確實,美國從1979年製造業就業達到高峰之後,美國工廠已經失去超過700萬個工作機會,近10年來就失去500萬個;但要注意的是:這段時間美國工廠生產總值是成長了1倍。

製造業工作流失主因在自動化與機器人

川普說「我們已經不製造任何東西了」是完全錯誤,美國還是全球第2大的製造業國家,只是自動化與生產效率提升而減少用人。因此真正讓美國失去工廠工作的是自動化、是機器人。

根據美國波爾大學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失去的工作機會中,僅約 13% 應歸咎貿易,高達 88% 係遭機器人、自動化搶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帝格勒茲就說,即使有製造業工廠回流,也會是自動化、用機器人,那些失去的工作機會不會再回來。

雖然有這麼多錯誤的觀念與說法,不過,「官大學問大」,更何況是總統說的,一般庶民好像不怎麼介意,這與台灣的情況相當雷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