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世界經濟在川普吹擂聲中,搶先惡化了

2019-10-02 07:1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大打貿易戰,世界經濟搶先惡化。(AP)

美國總統川普大打貿易戰,世界經濟搶先惡化。(AP)

世界經濟勢頭在川普頻頻亢聲囂喊即將好轉之前,竟然已搶先惡化了。

七月開始世界經濟顯露崩壞垂危徵兆

從關稅戰、貿易戰、科技戰到貨幣戰延燒燄烈一年半有餘的「川普抗中攻略」,直到2019年上半年,竟一點也看不到「美國優先」的實質獲益,也完全看不到「美國內需市場經濟」的振作成長景氣,反倒是,美中貿易戰爭的烈燄,已經讓世界貨品貿易量值齊步滯緩萎縮,而自2019年7月開始,美國科技製造業經濟及「歐洲領頭羊」德國的製造業部門,並轡雙聯拖累了全球整體製造業經濟之邁向全面性萎退衰敗,國際資本市場惡劣化的「負利率負經濟效應」,已然從先進國家社會擴散波及新興市場經濟社會,中東原油價格帶動全球大宗物資供需騷亂,以至英國硬脫歐事件所嚴重揭露出歐盟經濟體質脆弱的痛腳。

凡此等等,無一不在揭示:世界經濟自2019年7月開始已經搶先崩壞垂危了。

尤其是,當國際社會早已對美中貿易戰爭越來越感憚煩之際,更已傳出川普總統將採取強硬干預行動,用力扭轉現行「強勢美元」政策轉為「弱勢美元」政策,則可預見未來面對全球政經社會已然淪陷在低成長、低信心的大放緩營運環境中,美元是否「還能持續走強」,維繫全球金融安定,讓所有投資人都倍加惴惴不安。

川普經濟政策失敗 特別令人警惕

當然美國會是領先於中國經濟甚至是領先於世界經濟崩壞的強權大國。

不久前,接受路透社(Reuters)調查的經濟學家已預測美國最近一季經濟成長,可能會掉到僅有0.3%的悲觀數字,已經帶給國際社會莫大警惕震撼的低盪心理;而2019年8月美國官方發布就業成長率,卻在此時放緩至3個月來最低緩水準,儘管適有「人口普查工作人員臨時招聘」的充數,而稍稍提振一點美國就業數字,但美中貿易戰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已然實質性帶給了美國勞動力市場莫大壓力:至少,美國非農就業崗位在2019年8月僅增加13萬人,遠低於華爾街原本預期的15.8萬人,足足短少18%之多,不啻映現出美國製造業投資營運有了大麻煩。

美國勞動部資料顯示,就業成長正在放緩,尤其是在製造業部門情況特別明顯,2019年8月就業成長率放緩至3個月來最慢水準,美國製造業僅僅創造3000個就業崗位;然而,整體失業率仍維持在3.7%,接近歷史低點,表面上看似美國勞動力市場並未明確顯示出大幅度向下滑落跡象,但製造業部門就業率急遽放緩,相對於川普振興製造業的大動作,映現出川普經濟政策的失敗,特別令人警惕。

川普對國際貿易的不穩定和不連貫的態度,已經減緩經濟和勞動力市場速度,尤其對就業成長造成極大影響。2018年7月至2019年7月期間平均每月新增工作為187,200個,比較上期的204,000個,減少16,830個。新增工作下降主要來自製造業就業成長放緩,在此期間,平均每個月新增工作下降11,080個。製造業就業成長的下降,相當於幾乎總體就業成長下降的近三分之二。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表示,在2018年4次提高利率後,由於美國經濟遭遇「亂流」衝擊,進一步升息的理由已經減弱。(美聯社)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表示,美國經濟遭遇「亂流」衝擊。(美聯社)

西方製造業經濟大崩頹的殺傷力

2019年9月6日美國就業大放緩和德國製造業經濟崩頹的美歐兩大強權經濟國家令世人大失所望的官方統計訊息,已然成為預示世界經濟走向垂危的先聲。

2019年9月初川普對中國輸美商品關稅進一步加碼,及美國製造業成長疲軟,不啻加劇國際社會對世界兩大巨型強權經濟體經濟健康狀況紛紛表示極大擔憂。不過,即使實物經濟骨幹的世界製造業低迷,全球服務業產業部門依然保持韌性,兩者之間所存在的景氣落差,直到2019年8月份仍然保持前所未有的擴大態勢。然則,國際社會已經普遍認為,美中兩強之間已經延燒將近兩年的關稅壁壘戰爭,短期內不可能迅速結束,加上貨品貿易關聯投資疲弱,即將蔓延至民生消費領域,勢必肇致整體經濟不景氣更大壓力,已日趨成為國際社會憂慮加深的癥結。

新興市場經濟體製造業也因此重傷筋骨

根據2019年9月初摩根大通(JPMorgan)製造業調查證實根深蒂固的疲弱症候,摩根大通發佈的《全球製造業指數》出現了連續第四個月份的收縮,乃是自從2012年以來,全球製造業產業部門經濟景氣持續收縮時間最長的一次收縮循環,這也是近十一年以來景氣收縮最為嚴重的一次;這次調查主要30個樣本國家中,竟然有一半以上國家的製造業產業部門都處於持續下滑狀態,尤其歐洲區所受到的影響最明顯重大,製造業工業密集型經濟體的德國,幾乎已處於自由落體狀態;亞洲區域高度出口依存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包括臺灣,也出現大幅下滑。

原本對外貿易依存度不高的美國製造業,目前也同樣處於經濟景氣收縮狀態,這是最近連續三年來的首次現象;美國製造業經濟景氣衡量指標主要有兩大項:肇致這次美國製造業「九月憂鬱」的最重要變數是「前瞻性新訂單」是指數下滑,而且更預示這項指數在可預見期內很難以迅速回升;另外一個重要衡量指標是,「美國工廠產出」雖然還處於正成長階段,但已事實降至十年來的最低水準。

美國勞動部資料顯示,就業成長正在放緩,尤其是在製造業部門情況特別明顯,2019年8月就業成長率放緩至3個月來最慢水準,美國製造業僅僅創造3000個就業崗位;然而,整體失業率仍維持在3.7%,接近歷史低點,表面上看似美國勞動力市場並未明確顯示出大幅度向下滑落跡象,但製造業部門就業率急遽放緩,相對於川普振興製造業大動作的失能失效,特別令人警惕。

新興市場經濟體,馬來西亞(AP)
新興市場經濟體也呈現下滑,馬來西亞(AP)

歐盟經濟萎縮幅度幾達四分之一

事實上,早在2019年7月,IMF已將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值從3.6%下調至3.2%,減降至世界金融海嘯危機爆發十一年以來的最低水準;而在2019年9月17日世界銀行發布最新報告指出,近期全世界經濟態勢所映現的,初估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速度,勢必遠低於世界銀行先前6月所預期的2.6%,相較2017年和2018年約6%的成長速度,此一減幅之大等於攔腰減半而不止。

世界銀行的預測認為,事態領先惡化的是先進經濟社會典範代表的歐洲地區,部分西方經濟強權國家正在承受經濟衰退或是已經接近衰退之苦,重量級歐盟國家的德國和英國,經濟萎縮幅度幾達四分之一,義大利和瑞典兩國經濟則正在挨受「接連幾個季度的停滯」;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的放緩情勢,尤其更讓國際社會「倍加憂鬱」;全球經濟成長的普遍性放緩,更以中國經濟放緩步調最為明顯,儘管中國經濟成長率至今猶還雄踞全球第一領先位置,但是既已有所明確放緩,不免引起國際社會極大重視,G20大國阿根廷、印度和墨西哥也呈現「大幅下滑」。整體開發中國家的普遍經濟放緩情況,讓世界銀行大聲發出「令人失望」慨嘆。

德國冒頭凸顯歐洲經濟下行風險

2019年8月歐洲經濟下行風險陡然升高,目前停滯形勢最為明顯的兩個國家,首推是因政府債務過多和國際競爭力偏低而惡名昭彰的義大利,另外一個是大出國際社會意料之外的德國,自歐債危機爆發以來,德國一直是歐洲經濟一枝獨秀、領袖群倫的第一強權大國,卻不意竟是第一個遭「川普因素」重創的世界級大國。

首遭重創的德國與義大利,兩國經濟體質共同點在於,對外出口依存度較高。德國製造業企業對中國貿易依存度,更在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更顯得特別突出,早在2019年7月經濟景氣預測中,德國製造業景氣感指數就已跌進了負數範圍,意味整體德國製造業經濟惡化的企業廠商比例特別高;而相對另一方面,與德國相比,製造業出口依存度較低、內需結構占比較大的法國和西班牙,面對這一波因川普貿易戰受害而肇致的「經濟減速態勢」,顯得相對比較和緩。

歐洲經濟勢必更進一步崩壞

對於歐洲經濟未來前景可能帶來較大風險的,還是美國川普的單邊保護主義。美國和中國是整個歐元區在區域經濟之外的第一及第二大貿易夥伴國家;而更為重要的是,包括歐元區在內的歐盟諸國,正是川普單邊保護主義施壓的其次目標。歐盟已經計劃要與美國進行雙邊貿易談判,但是美國將農產品列為第一談判標的,然則,歐盟卻希望能將農產品議題暫先排除,以致美歐談判未開始就先遭挫折。

川普政府單方面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以及撕毀伊朗核協議,逼使歐洲被迫應對,因此肇致歐盟對川普美國不滿情緒日益高漲;尤其是法國總統馬克宏,對於美國通過徵汽車關稅施壓要求進行貿易談判的姿態,更持批判態度,而不願意退讓。美歐之間對於「數位稅」不能同調的緊張情緒更在急遽加劇之中。倘若談判破裂,汽車產業既遭加徵關稅,又要面對中國市場需求銳減、歐盟環保管理趨嚴等問題,無疑益使歐洲經濟下行風險更形雪上加霜。

川普與馬克宏。(美聯社)
法國總統馬克宏,對於美國通過徵汽車關稅施壓要求進行貿易談判,持批判態(美聯社)

英國脫歐之後的「新歐債危機」可能性

跨國金融機構預估,英國脫歐將使英國經濟表現,相對於2016年成長態勢,其GDP績效值將減降至少2.5%,更因為脫歐之後的不確定性會嚴重傷害投資,以至成長力道也落後於其他OECD先進經濟體。

根據跨國金融機構的模型顯示,自脫歐公投以來,英國每週損失約6億英鎊(7.85億美元);英國無協議脫歐的概率有15%,若真如此,英國產值將大幅下降,英鎊重貶將嚴重動搖全球信心。脫歐替英國及歐盟未來的政經關係帶來不確定性,英國經濟為此付出代價,影響還蔓延到其他國家。經濟學家也預估,歐洲國家對英國硬脫歐嚴重曝險,使歐盟經濟總損失減降實質GDP一個百分點。

同時,在強硬派首相強生領導下,英國2019年10月31日無協議脫歐的風險,不啻更為歐洲經濟下行風險,落井下石;英國的無協議硬脫歐,必致歐元區經濟遭受另外一記嚴重創擊。尤其,整體歐洲製造業的結構調整期勢必進一步延長。

在象徵經濟方面,歐洲再爆發「新歐債危機」的潛在風險正在幻變擴大之中。特別是美國聯儲會政策上轉向「進一步降息」,則市場對歐洲央行降息期待高漲,包括高債務國家義大利在內,勢將面臨利率非再繼續下行不可壓力;在此情境下,歐洲國家「更趨明顯的寬鬆金融環境」必使市場機制難以發揮作用,則在可預見未來,歐元區再度引爆「新歐債危機」的可能性將極大,歐洲經濟勢必為之崩壞。

全球性「經濟大收縮」新風險

2019年9月25日聯合國貿易暨開發委員會UNCTAD《2019貿易暨開發年報》指出,受到全球貿易摩擦、匯率波動、英國脫歐等不確定因素威脅,2019年將是2008世界海嘯危機後經濟擴張最乏力的一年,2020年更有直墜「經濟大收縮」新階段挑戰的全球性風險。

該報告預測,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將從2018年的3%下降至2.3%。其中,已開發國家的成長率將從2.2%縮減至1.6%,而開發中國家的成長率也會從4.2%回落至3.5%。此外,全球需求疲軟以及單邊貿易行為會使貿易成長嚴重減緩,從去年的2.8%大幅降至2%。

英國首相強森(前左)16日訪問盧森堡,並與盧森堡總理會面,反脫歐民眾在外示威抗議(美聯社)
英國首相強森(前左)訪問盧森堡,並與盧森堡總理會面,反脫歐民眾在外示威抗議(美聯社)

油價大漲的另類壓抑下行變數

2019年9月中旬沙烏地阿拉伯石油設施遭無人機襲擊事件引發國際油價飆漲,立即肇致全世界大宗商品價格騷亂,也加重全球經濟態勢必須承受更大下行壓力,尤其應須重視國家油價騷動,將促使各國央行政策傾向鴿派,而增加降息次數。原因是這起事件會提高能源成本,而能源價格上揚等同於針對消費者增加課稅,不啻給予各國央行更多貨幣政策支持的可能性,最近各國央行「利率決策會議」,勢必都會將國際油價暴漲,納為貨幣決策之關鍵要素討論。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國際油價大漲,一直對全世界經濟景氣著有當巨大的影響,而且極可能會進一步具體削弱企業與消費者的信心。特別是,全球經濟同步降溫、而越來越多地緣政治風險逐步升高時,投資人更不願看見這類石油供應的衝擊。

當然,油價勁漲對於油產國家與消費國家的影響並不一致。理論上,油價走高必會嘉惠原油出口國,但印度、南非等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卻面臨經常帳逆差、財政赤字的重大挑戰,勢必要面對資本大舉外流以及本幣貶值的高度負向風險;而中國大陸、日本及許多歐洲等大型能源消費國,則因依賴能源進口而受衝擊。

根據美國銀行2018年模型數據,倘若國際油價大漲20美元,短期內立即導致美國經濟成長率減少約0.1個百分點,全世界經濟成長率至少也會減緩0.033%。

期待全球化包容性、可持續性成長

2019年除了世界貿易成長與經濟成長同步大放緩外,聯合國最新年報也指出,全球經濟還面臨四大結構性挑戰:即「勞動者經濟利益分配份額落差」、「政府公共支出銳減」、「生產性投資減弱」,及「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份額持續攀增」。因此,聯合國呼籲全體會員國家:透過公部門主導「全球綠色新政」新政策措施,以促進國家公共投資且避免環境破壞、推動「工資主導型成長」而非常拉大貧富差距的「金融主導型成長」國家模式、促進「生產性貿易」並遏制「掠奪性金融」,以上期能夠最終實現聯合國2030議程所倡導的全球化包容性、可持續性成長。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