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歐巴馬不是真正的美國人,美國就還沒有出現黑人總統」:《美國夢的悲劇》選摘(1)

2019-10-02 05:10

? 人氣

只要歐巴馬不是真正的美國人,那麼美國就還沒有出現黑人總統。

編輯的話:

2008年,歐巴馬成為第一個當選美國總統的黑人。媒體與社會輿論上許多人歡欣鼓舞,動輒稱美國夢成真、美國已步上一條進步的康莊大道,種族主義已成為過去式;然而,《美國夢的悲劇》作者科茨(Ta-Nehisi Coates)並不同意,他認為歐巴馬當選並未終結美國的種族主義;正好相反,黑人總統的出現刺激了美國白人至上主義的傳統,催生出逢歐巴馬必反的政治反對聲浪,更催生出讓種族主義變本加厲的川普。

以下引自《美國夢的悲劇》:

歐巴馬當選之後,備受期待的後種族年代並沒有來臨。相反地,種族主義反而變本加厲。在新興的茶黨(Tea Party)活動上,人們高舉標語牌指稱「歐巴馬將奴役白人」。茶黨紅人、愛荷華州聯邦眾議員史提夫.金恩(Steve King)批評歐巴馬「偏愛黑人」。2009年,高唱白人衰亡論的拉許.林堡聲稱歐巴馬的總統任期會出現「白人小孩遭到毆打,黑人小孩在一旁歡呼『打得好、打得好、打得好』。大家都會說白人小孩罪有應得,他是天生的種族主義者,他是白人。」在「福斯好朋友」(Fox & Friends)節目中,葛倫.貝克(Glenn Beck)斷定歐巴馬已經露出真面目,「對白人或白人文化深懷恨意......我相信這個人是一個種族主義者。」貝克後來表示他不該稱歐巴馬是種族主義者,但在同一個星期,他又指稱總統的健保改革計畫是一種「賠償」。

想要反駁這類種族偏執的模式,有人會談到柯林頓年代,意識型態狂熱讓右派陷入瘋癲,民兵運動受到激發,總統被指控共謀殺害自己的律師文斯.福斯特(Vince Foster)。依據這種思維,歐巴馬的遭遇只是司空見慣的政治反對勢力運作,種族並沒有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黨派屬性等因素。但是這種論調認定黨派屬性與種族無關,假裝只有童妮.摩里森(Toni Morrison)注意到柯林頓對黑人選民的獨特魅力,忘記了柯林頓被迫要批判希斯特.蘇亞,也忘記了柯林頓的健保計畫儘管被右派貼上各種不堪的標籤,但「賠償」卻不在其中。

歐巴馬的選戰讓美國白人的觀點更趨激進,連對健保政策都不例外

泰斯勒與希爾斯進行後續研究,探討種族在2008年總統選戰中扮演的角色。他們最近發表一項研究結果,主題是種族因素對於人們反對或支持健保改革有何影響。結果令人耳目一新:歐巴馬的選戰讓美國白人的觀點更趨激進,連對健保政策都不例外。泰斯勒在那年七月發表於《美國政治學期刊》(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的一篇論文中指出:「將健保政策描述為歐巴馬總統的計畫,或者將一模一樣的政策描述為柯林頓總統1993年的計畫,比較民眾對兩者的觀點,種族態度對前者的影響遠大於後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