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當「大換血」引發「大流血」白人至上主義全球威脅與日俱增

2019-03-19 06:10

? 人氣

紐西蘭南島第一大城「基督城」兩座清真寺15日中午發生恐怖攻擊,總理雅頓前往探視當地穆斯林社群。(AP)

紐西蘭南島第一大城「基督城」兩座清真寺15日中午發生恐怖攻擊,總理雅頓前往探視當地穆斯林社群。(AP)

一個白人基督教徒佔多數的國家發生嚴重恐怖攻擊,而且涉及穆斯林,但向來對類似事件極為敏感的美國總統川普,這回卻遲遲沒有反應,事發後幾個小時才發了一則不痛不癢的推特草草了事。一個原因可能是空間,攻擊發生在遙遠的南太平洋島國紐西蘭;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在於當事者:穆斯林是這場恐攻的受害者而非發動者,發動者是一名白人,一名白人民族主義者,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一名以「白人基督教文明捍衛者」自居的28歲青年。

反穆斯林、反移民、國家主權至上、民族主義至上

塔蘭特(Brenton Harrison Tarrant)3月15日在紐西蘭基督城(Christchurch)的兩座清真寺大開殺戒,造成50位穆斯林罹難、50人輕重傷,這不僅是紐西蘭、更是整個大洋洲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攻擊。塔蘭特來自澳洲,與美國其實無甚淵源,但他的血腥獸行卻讓川普分外尷尬;畢竟後者自2015年參選美國總統以來,就高舉反穆斯林、反移民、國家主權至上、民族主義至上的大纛,甚至得到惡名昭彰的白人至上主義暴力組織三K黨(Ku Klux Klan)的大力支持。

紐西蘭清真寺大屠殺主嫌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但美國總統川普不認為白人民族主義會是全球威脅(AP)
紐西蘭清真寺大屠殺主嫌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但美國總統川普不認為白人民族主義會是全球威脅(AP)

而且塔蘭特屠殺前發布的一份74頁、逾2萬字的宣言〈大換血〉(The Great Replacement),還真的提到了川普,表示雖然不認為川普是夠格的「政策制訂者與領袖」,但仍然肯定他是「代表白人認同與共同目標重獲生機的象徵」(a symbol of renewed white identity and common purpose)。

因此白宮記者會就有人問到,川普是否認為白人民族主義(white nationalism)是當今全球與日俱增的威脅?而川普也想當然耳四兩撥千斤:「我不認為如此,那只是一小撮人,他們有非常、非常嚴重的問題。」

大換血:非白人、非基督徒「入侵」歐洲

先來看看何謂「大換血」?它是極右派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最惡名昭彰的理論之一,源起於穆斯林移民(及其後裔)眾多的法國,已流傳近半個世紀。簡而言之是指來自中東、北非與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的種族(穆斯林居多),將以大規模移民、高生育率等方式,取得人口數量上的優勢,取代歐洲的「天主教/基督教徒白人」。

也就是說,這些本人或者祖先來自異國的「非我族類」,將全面摧毀歐洲的基督教文化與文明,甚至相當於進行一場「白人種族滅絕」(white genocide)、「歐洲殖民地化」(colonization in Europe)。對極右派白人至上主義者而言,是可忍孰不可忍?而且不僅歐洲諸國,所有白人基督教徒佔多數的國家,都面臨同樣的威脅與危機。

2019年3月15日,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遭到白人至上主義者恐怖攻擊,舉國震悼(AP)
2019年3月15日,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遭到白人至上主義者恐怖攻擊,舉國震悼(AP)

這個理論最早的「代表作」是法國作家哈斯派爾(Jean Raspail)1973年的小說《聖徒的營地》(Le Camp des Saints),描述第三世界移民如何導致西方文明崩潰,從書名出處──《新約聖經》〈啟示錄〉(Revelation)──就可看出作者宗旨:

「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從監牢裡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他們上來遍滿了全地,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

紐西蘭恐攻最小罹難者亞伯拉罕(AP)
紐西蘭恐攻最小罹難者亞伯拉罕(AP)

「大換血」還有一個具陰謀論色彩的分枝,認定穆斯林的大遷徙除了是受到戰亂(中東與中亞)與貧窮(北非與南亞)驅動,也是猶太人(雖然也是廣義的「白人」)的陰謀。猶太人與穆斯林(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雖然有盤根錯節的矛盾衝突,但在部分白人主義者──尤其是新納粹(neo-Nazi)──眼中,兩者竟成了一丘之貉。

另一名法國白人至上主義作家卡謬(Renaud Camus)在2012年出了一本論文集,書名就直接了當取為《大換血》(Le Grand Remplacement),從此成為這個理論的大宗師,法國極右派的寵兒。塔蘭特也在宣言中提到,他曾在2017年前往法國「朝聖」,親眼見證那些「非白人的入侵者」(穆斯林)如何進佔了法國城鎮。儘管穆斯林僅佔法國人口約5.6%,18分之1。

3月16日,紐西蘭民眾在基督城努爾大清真寺附近哀悼15日槍擊案罹難者(美聯社)
3月16日,紐西蘭民眾在基督城努爾大清真寺附近哀悼15日槍擊案罹難者(美聯社)

「他們之中有些非常不錯的人」

當然,支持白人民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未必等於主張暴力殺戮。但是,像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大屠殺的事件,真的可以視為「只是一小撮人有非常、非常嚴重的問題」嗎?

2011年7月22日,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在挪威殺害了77人;2015年6月17日,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Charleston)一座黑人教堂殺害了9人;2017年1月29日,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在加拿大魁北克市(Quebec City)一座清真寺殺害了6人;2017年8月12日,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美國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開車衝撞造成1死19傷;2018年10月27日,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美國匹茲堡(Pittsburgh)一座積極協助移民的猶太教會堂殺害了11人。2019年2月15日,一名屯積大量槍械彈藥、準備大開殺戒並「建立一個白人國度」的美軍上尉遭到逮捕

川普的問題還不只是冷漠無知或者扭曲心態,更嚴重的是他的鼓吹、搧動、教唆。當沙洛斯維的極右派示威團體大喊「絕不讓猶太人取代我們」,川普說「他們之中有些非常不錯的人(very fine people)」。

要川普「對所有穆斯林社群表達同情與關愛」?

基督城屠殺案發生之後,川普致電紐西蘭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慰問之餘,也問她美國可以為紐西蘭做些什麼?雅頓建議他「對所有穆斯林社群表達同情與關愛」(sympathy and love for all Muslim communities)。結果可想而知是對牛彈琴,川普滿口答應,但沒有任何動作,他在推特上繼續忙著攻擊政敵、吹噓政績。畢竟,這位總統大人曾經主張禁止穆斯林移民進入美國、對美國的清真寺進行監控,曾經說過:「我認為伊斯蘭教徒恨我們。」

至少可以這麼說,川普是一個「隱性」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在他與他的政壇同路人──法國「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領導人勒潘(Marine Le Pen)、匈牙利總理理奧爾班(Viktor Orbán)、義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的號召之下,在各種仇恨販子、仇恨組織透過網路全球串聯之際,白人至上主義攻怖攻擊已經與任何一種宗教極端主義恐怖攻擊等量齊觀,西方基督教體系國家必須更積極承擔起這份「反恐」的使命,與白人至上主義畫清界線,促進不同宗教與族群之間的交流與包容,遏阻年輕世代激進化。否則,這些國家將面臨更頻繁的攻擊與報復式攻擊,更大規模的宗教衝突。

3月18日上午,荷蘭中部城市烏特勒支(Utrecht)發生恐怖攻擊,一部市內電車上的乘客遭人持槍掃射,造成至少3死9傷。凶嫌塔尼斯(Gökman Tanis)逃逸,警方全力追緝。塔尼斯現年37歲,來自土耳其。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