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美國現任總統是個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

2019-07-23 06:10

? 人氣

2019年7月17日,川普在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Greenville)舉行造勢大會,砲轟4位少數族裔民主黨國會議員(AP)

2019年7月17日,川普在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Greenville)舉行造勢大會,砲轟4位少數族裔民主黨國會議員(AP)

1969年7月20日,美國太空人阿姆斯壯踏上月球,留下不朽名言:「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卻也是全人類的一大步。」時間向前快轉半個世紀,2019年7月14日,美國總統川普也留下「不朽」名言,建議4位經常批評他的民主黨籍女性聯邦眾議員「回去自己的國家」。不難想見,這4位女眾議員都是少數族裔,都是廣義的移民或移民後代,都不是(狹義的)白種人。

不妨想像,川普在1969年登上月球,有感而發:「這是美國人的一大步」或者「這是白種人的一大步」或者「這是白種男性的一大步」……

半個世紀前,美國社會正努力走出種族隔離的叢林泥淖,到2008年終於樹立黑人當選總統的歷史里程碑。然而,今天的白宮主人卻是一個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

4位被川普鎖定的眾議員,其實有3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奧卡西歐─寇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是西語裔,出生於紐約市一個波多黎各(Puerto Rico)家庭;波多黎各是美國領土,但川普曾經蠢到以它是一個國家。普瑞斯利(Ayanna Pressley)是黑人與美國無數黑人一樣是非洲黑奴後裔,出生於辛辛那提(Cincinnati),在芝加哥(Chicago)長大,到波士頓(Boston)打天下。

美國民主黨新科聯邦眾議員「四人幫」,由左而右分別是歐瑪爾、特萊布、普瑞斯利和奧卡西歐─寇特茲(AP資料照,風傳媒製圖)
美國民主黨新科聯邦眾議員「四人幫」,由左而右分別是歐瑪爾、特萊布、普瑞斯利和奧卡西歐─寇特茲(AP資料照,風傳媒製圖)

特萊布(Rashida Tlaib)出生於底特律(Detroit),父母來自巴勒斯坦。歐瑪爾(Ilhan Omar)出生於東非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Mogadishu),10歲時舉家以難民身分移居美國,最後落腳明尼蘇達州大城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17歲成為美國公民(否則根本不能競選公職)。特萊布與歐瑪爾還有一個敏感的身分──穆斯林。

然而在川普看來,她們都是「外國人」,能來到美國已是叨天之幸,現在居然敢忤逆他,實在應該被遣返她們「災難一場、無比惡劣、嚴重貪腐、徹底敗壞、犯罪猖獗」的「母國」。川普公開辱罵國內政敵是家常便飯,貼上「外國人」標籤卻是頭一回。

其實,川普本身是德國移民後裔(第三代),母親瑪麗(Mary Anne MacLeod Trump)是蘇格蘭移民,第一任妻子伊凡娜(Ivana)與現任妻子梅蘭妮亞(Melania)分別是捷克與斯洛維尼亞移民。當然,川普家族的「移民」成員全都是正宗的「白種人」,自然沒有「回去」的問題。

川普的邏輯:不愛我就是不愛美國,恨我就是恨美國

4位新科女議員到底做了什麼批龍鱗的事?簡而言之,她們與川普代表的極右派各自站在意識型態的兩端;她們倡議的移民管制、社會安全與氣候變遷政策被共和黨打成萬惡不赦的「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她們批判撻伐川普的人格、能力與政策不遺餘力。

於是她們被川普的民粹法庭以「不愛美國」的罪名起訴,她們是敵人,她們可以被歧視甚至仇視,她們必須離開。

可見川普的邏輯就是:如果你不愛總統、不愛執政黨、不愛政府政策,你就是不愛國。而且,這個「國」不是北韓、敘利亞、越南、伊朗、俄羅斯、土耳其,而是美國,全世界最重要的「民主國家」。此外,川普愛屋及烏,將極右派掌控的以色列政府納入羽翼之下,不愛以色列政府也等於不愛美國。

批判撻伐美國不遺餘力的川普

儘管《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First Amendment)明文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之法律:設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限制或剝奪人民言論及出版之自由;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請願救濟之權利。」

儘管川普本人在競選期間與當選之初,批判撻伐「歐巴馬的美國」不遺餘力。他當初能在共和黨內興風作浪,靠的就是質疑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是非洲出生,根本沒有資格競選總統,直到入主白宮之後才承認自己鬼扯。他競選時高唱「讓美國『再度』偉大」(MAGA),就職演說形容自己面對的是「美國屠殺」(American carnage)。

按照川普自己的愚蠢邏輯,他一點也不愛美國,早就應該回到德國西部的小村卡爾斯塔特(Kallstadt),他祖父佛瑞德瑞克(Frederick Trump)為了逃避兵役(川普家傳絕學)而離開的家鄉。

今年美國政壇最可鄙的口號:「送她回去」

17日,也就是在推特發難的3天之後,川普在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Greenville)的造勢大會上,再度針對「外國人」歐瑪爾開砲,引發全場支持者高喊「送她回去」(send her back)──2019年迄今美國政壇最可鄙的口號。鏡頭前只見川普顧盼自雄、睥睨蒼生,彷彿打擊一位女議員政敵是他入主白宮2年半以來最光榮的成就。

種族主義烏雲籠罩,華府滿城風雨,共和黨勉力護主,寧可黨格淪喪,也不敢劃清界線。川普則先是略略踩了煞車,與「送她回去」撇清,扯謊說自己曾阻止支持者,十足色厲內荏懦夫嘴臉,但隨後又如脫韁野馬,大讚支持者「了不起」,在在顯示他2020年連任的關鍵策略:挑動種族主義,挑動(共和黨)白人選民對「非我族類」的敵意,對自身種族特權地位動搖的焦慮,將催票效應激化到最大。

更簡單地說,就是複製2016年的「川普現象」。目前民主黨的2020年人選還在未定之天,但共和黨早已被川普一統江山。《今日美國報》(USA Today)的民調指出,對於川普抨擊4位女議員的種族歧視推文,57%的共和黨人表示贊同。普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則顯示,57%的共和黨人擔心社會過度開放,將導致美國失去其身分認同。因此不難理解,為何川普一再以言行賈禍,國會共和黨人對他還是俯首帖耳。

美國總統川普18日晚間現身佛羅里達州中部城市奧蘭多,正式宣布參加2020年總統選舉,圖為川普支持者。(AP)
美國總統川普18日晚間現身佛羅里達州中部城市奧蘭多,正式宣布參加2020年總統選舉,圖為川普支持者。(AP)

以仇恨與恐懼來動員支持者、鞏固基本盤

為川普辯護的人指出,他除了1970年代以地產開發商的身分、因為歧視黑人房客而遭起訴(後來庭外和解)之外,數十年來並沒有多少種族歧視的惡行劣跡。早年與川普打過交道的幾位紐約黑人領袖,也表示他的嘴巴還算乾淨。

但就算如此,川普從2015年參選就猛打種族牌、宗教牌,以仇恨與恐懼來動員支持者、鞏固基本盤,這是不爭的事實;至於美國社會因此受到的傷害,顯然不在他的考量範圍。事實上,在美國社會的傷口之中,川普往往看到他的突破口。

換言之,川普的的確確是個種族主義者,而且是最惡劣、投機的那一種:從個人眼前利益出發,以不擇手段為手段。

至於美國社會為何會淪落到選出一個種族主義者總統,那是另一個複雜糾結的問題。更迫切的問題則是:川普到底是美國歷史的變態、暫態,還是新常態?2020年11月3日總統大選投票日,1億3700萬美國選民將對全世界給出答案。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