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波頓走人,台灣不應視美國友台為理所當然

2019-09-17 05:50

? 人氣

2019年9月10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慘遭川普總統革職(AP)

2019年9月10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慘遭川普總統革職(AP)

美國總統川普於9月10日透過推特宣布,他已要求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離職。這件事來得突然,為華府政壇丟下一顆震撼彈。根據川普的說法,波頓在許多議題上提出的建議,讓他和其他行政團隊「極度無法接受」,因此要求波頓辭職。現年七十歲的波頓是川普上台後任用的第三位國安顧問,被視為一名帶有新保守主義傾向的鷹派人物。

其實,川普和波頓之間的貌合神離,早就是公開的秘密。根據《紐約時報》今年5月28日的報導,川普曾在佛州莊園對友人抱怨,波頓提出的一些建言,把他帶往一條他不想走的路線。兩人對涉及和戰的外交政策發言南轅北轍,讓各方對美國外交政策感到困惑,當時外界就判斷波頓可能地位不穩。儘管如此,由於川普的行事風格多變,也有人認為他和波頓或許是在唱雙簧,目的是讓對手不知所措。

從波頓接到離職通知後的反應看,他和川普應是不歡而散。兩人在諸如北韓、伊朗、中共,以及美國海外駐軍等重大議題方面,確實存有重大歧見。川普生意人出身,熱衷以外交手段和對手討價還價;波頓則相信,軍事是用來迫使對手做出妥協的最佳手段。川普曾私下開玩笑說,是他約束了波頓,而不是波頓約束了他。據說川普也曾抱怨「如果照波頓的意思,我們現在正在打四場戰爭」。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得知波頓去職的訊息後說,不要以為美國政府的某人離職,川普的外交政策就會有重大改變。我們相信蓬佩奧的說法,波頓離職不是因為他的說法背離了美國的外交戰略目標,而是他的作法不符合川普的外交策略要求。首先,川普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不能在選戰期間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在外交上輕舉妄動。川普曾批評前任政府處理外交問題軟弱,故上台後提「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訴求,希望讓美國再次偉大。今年5月《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外交不留力,慣常「極度施壓」,卻不敢輕易亮拳頭,以致四面楚歌,伊朗、委內瑞拉、北韓及中國都難擺平。伊朗、北韓及委內瑞拉是「外交戰」,中國則是「貿易戰」。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遭川普總統革職之後,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中)的地位更形重要(AP)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遭川普總統革職之後,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中)的地位更形重要(AP)

川普的舉棋不定,不完全是性格使然,因他有自知之明。川普面臨的世界,已出現百年未有的格局轉變。就像北京清華大學教授楚樹龍所說,世界權力結構發生變化,美國的實力已不再處於絕對優勢;此外,思想、觀念體制等也正發生改變,西方發展理論已不再成為世人信仰的唯一標準。影響所及,美國在全球尤其在傳統盟友中的可信度降低,無法像冷戰時期那樣可以予取予求。川普發現波頓的鷹派作風,顯然是不管用了。

先舉美中貿易戰為例,這是川普外交的當務之急。貿易衝突懸而未決,已讓川普嘗到打「七傷拳」後損人傷己的苦果。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研究員拉赫曼(Desmond Lachman)表示,川普任內經濟情勢不佳,恐影響2020年總統選情。川普曾說將以鬆綁法規及減稅帶動投資,提升經濟成長3%到4%;但當前美國投資成長不樂觀,經濟成長率自去(2018)年2.5%降至目前約2%。從選舉的策略看,川普不願在貿易談判問題上出現破局,情願拉長戰線來打,至少等到選贏後的下一個任期再考慮如何攤牌。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9月6日受訪時,就把美中貿易戰比喻為當年的美蘇冷戰衝突,可能需要數年才能解決。庫德洛特別強調,當前美中紛爭事涉廣泛,貿易戰與冷戰時的諸多情況不同,美國無意要把中共打倒。

為了緩和雙方因貿易形成的緊張關係,川普9月11日於推特發文表示,計劃對2,500億美元的大陸輸美商貨物加徵關稅25%至30%的日期,從10月1日延後至15日。川普釋出善意,有利為雙方新一輪的貿易談判營造積極氣氛。

中美貿易戰,川普與習近平。(美聯社)
中美貿易戰時緊時鬆,川普與習近平。(美聯社)

另以北韓問題為例,說明川普與波頓的策略歧異。2019年以來,北韓已進行至少十次的飛彈試射,但美國判斷這些「短程導彈」對美國本土不構成重大威脅,故川普的策略是維持美朝對話框架,為選情加分;而朝核問題則留到下一任期再來解決。然而,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賈魯奇(Robert L. Gallucci)卻認為,美朝關係仍具風險,而降低風險及建立朝鮮半島和平安全的唯一辦法,就是循序漸進展開談判。在過程當中,各方皆須做出對等及平行讓步。川普「全有或全無」(all or nothing)的做法,無法取得進展。

針對伊朗問題,川普並未放棄在經濟和軍事上的「極限施壓」,但美國在歐洲的盟國對伊朗問題態度較為中立,法國即未追隨美國的「波斯灣護航行動」。川普必須考量歐盟的立場,也期盼與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進行高層會晤,獲取競選連任的政治資本。

波頓被炒魷魚,讓蔡政府在白宮少了一位堅強的支持者。波頓對中共一向不假辭色,針對中共眼中的臺灣問題,波頓今年4月2日推文表示:「中國的軍事挑釁將無法贏得臺灣任何民心,只會使各地珍惜民主的人們決心更加堅定。」波頓在推文中更強調:「《臺灣關係法》與我們的承諾更加清晰。」今年5月,我國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訪問美國與波頓會面,創下1979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後的首例。

波頓的去職當然不會影響川普政府的友臺政策,但臺灣不應視美國的友臺為理所當然,而必須思考如何從臺灣的利益來制定我們的對美政策。有人說川普翻臉如同翻書,但翻來翻去還是翻不出「美國優先」這一頁。臺灣在親美之餘,也應該從美國那裡學一些外交實務經驗。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標題為:波頓走人,川普的戰術調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