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鷹派大將離開白宮,美國外交會有何不同?《經濟學人》看波頓被炒:都是川普推特治國,差別不大

2019-09-13 20:14

? 人氣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遭川普總統革職之後,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中)的地位更形重要(AP)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遭川普總統革職之後,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中)的地位更形重要(AP)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鷹派頭號主將波頓,10日被美國總統川普革職,一般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將有重大變化。《紐約時報》分析,川普與波頓在阿富汗、北韓、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等議題都有齟齬,最後導致川普炒掉波頓。但《經濟學人》認為,波頓在白宮的重要性有限,加上川普的推特治國風格,不管是誰接任國安顧問,美國接下來的外交走向不致發生重大變化。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與白宮前國安顧問波頓。(美聯社)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與白宮前國安顧問波頓。(美聯社)

波頓(John Bolton)在白宮的鷹派立場人盡皆知,包括反對美軍自阿富汗撤兵、反對美國與北韓和解、主張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對委內瑞拉積極制裁、軍援烏克蘭對抗俄國撐腰的烏東地區。如今波頓被川普攆走,連俄國媒體都解讀鷹派在白宮今後恐難吃香,甚至連中美貿易戰也出現轉圜餘地。

不過《經濟學人》認為,川普上任三年來在外交方面總是在放話武嚇與突發奇想之間拉鋸:像是川普曾撂狠話要讓北韓嚐嚐「火與怒」,最後卻成為第一位踏上北韓土地的美國總統;他悍然退出伊朗核協議,還把「同溫層堡壘」B-52調往前線,卻又試探伊朗是否願意談判;川普這回差點跟阿富汗的神學士和解,卻又突然翻桌,放話要「加緊攻擊」。

河內川金會破局後,至今北韓無核化仍毫無進展。(美聯社)
河內川金會破局後,至今北韓無核化仍毫無進展。(美聯社)

《經濟學人》認為,川普與2018年4月成為白宮國安顧問的波頓確實處處針鋒相對,兩人在北韓、伊朗、委內瑞拉等議題上意見相左,也早就不是新聞。《經濟學人》分析,由於美國總統大選明年就要登場,川普不願走鷹派路線硬到底,可能是因為他正處於準備簽約的生意人情緒中,這對美國的敵友可能也都會有所影響。

由於川普將經濟與軍事力量當成是討價還價的工具,他希望敵人會因此轉變為對話者,但波頓要的不過是敵人高舉白旗,不達最後目標絕不罷休。因此對於所有川普放軟姿態的決定,波頓通通不滿意。像是這位白宮鷹派主將認為,在把伊朗總統魯哈尼( Hassan Rouhani)逼出來見面之前,都不應該放鬆對伊朗的強硬態勢。波頓與川普在與神學士和解一事上立場相左、毀掉了川普「從阿富汗撤軍」的競選承諾,似乎也成了川普炒掉國安顧問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8年4月,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巡視該國核子設施(AP)
2018年4月,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巡視該國核子設施(AP)

不過《經濟學人》認為,波頓在白宮裡的影響力不該被過分誇大。因為波頓顯然擋不住川普從敘利亞撤軍,無法阻止他與金正恩友好、兩人還一再碰面—波頓並不真的構成川普決策的絆腳石,頂多只是為川普的決策帶來一些刺激。不過波頓的離開,確實讓人有機會解讀美國總統的意圖。

即便川普總認為自己是謀略大師跟精明的生意人,總是宣稱他達成了美國總統過去做不到的成就。但《經濟學人》點破這位宣稱要「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偉大領袖,在掌權三年之後,其實在外交領域一事無成:讓委內瑞拉陷入經濟崩潰的馬杜洛還是總統、美俄的軍備控制協議已蕩然無存、打了許多包票的北韓根本就還在研製武器、伊朗的核計畫死灰復燃、阿富汗老百姓所受的戰爭傷害也重回歷史高點。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指控伊朗應為在阿曼灣發生的襲擊事件負責,並稱這起事件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指控伊朗應為在阿曼灣發生的襲擊事件負責,並稱這起事件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美聯社)

急於在第一個任期建功立業的川普在這種逆境下,當然會想要談一筆大買賣。而《經濟學人》分析,當前最有可能成功的首推美伊關係。目前還待在川普身邊的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也走強硬路線(雖然他跟波頓彼此也不對盤),但他日前在聯合國大會期間表示,川普願意在「不設前提」的情況下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見面,營造出和解的氣氛。

如今波頓雖然走人,但美伊關係走向和緩的態勢應該不會有變。如果伊朗願意配合,這將是1979年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以來,美伊兩國領導人的首次碰面,不但有助緩和半年來雙方的緊張情勢,也是又一場「川金會」等級的世紀峰會。

美國2日宣布與恐怖組織「神學士」達成初步和平協議,阿富汗喀布爾又傳汽車炸彈攻擊,至少5人死亡、50人受傷。(AP)
美國日前才宣布與恐怖組織「神學士」達成初步和平協議,阿富汗喀布爾隨即傳來汽車炸彈攻擊,至少5人死亡、50人受傷。(AP)

其次是神學士。雖然川普把話說的很絕,表示跟神學士的談判「已死」。但《經濟學人》認為,美國跟神學士的路其實沒有走絕。目前沒有人知道,到底美國與神學士的大衛營和談為何在最後一刻翻盤—也許是川普不喜歡和解草案,也許是一名美軍在敏感的時機捐軀。

至於抽到川普這個大獎的俄羅斯,他們當前的好運應該也還不會結束。俄羅斯在上屆美國總統大選中暗助川普,讓這個「政治素人」一舉入主白宮。今年8月,川普在法國的G7峰會上高談「讓俄羅斯回來加入我們」,弄的好幾個盟友不開心。在波頓的策動之下,美國雖然已將《中程飛彈條約》送入墳場,但川普可能會把將在2021年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看成是一個機會,繼續跟俄羅斯談判核武軍控事宜。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可以確定的是,波頓的離開讓龐畢歐成為川普政府的外交主導力量。《經濟學人》認為,長年擔任眾議員、並且短暫擔任CIA局長的龐畢歐,對於聯邦官僚機構的熟悉程度雖然不如波頓,但他確實有在川普政府生存下來的本事:龐畢歐可以接納川普的想法,將其轉化為可行的做法,甚至將川普的直覺重塑成政策,而不是像波頓一樣總是跟大總統唱反調,鬧的彼此不愉快。

不管如何,川普還是得找一個人來替補波頓的遺缺,擔任白宮的首席國家安全顧問。目前美國媒體已經報派了許多理想人選,但《經濟學人》認為,無論是誰接掌這個位子,他最重要的工作將是重振國安官僚體系。因為波頓長期以來跟國安體系的人也不對盤,無視專業幕僚的建議,只顧著把自己的立場告訴總統。如果川普真想要在外交場域建功立業,他會需要一個有效運作的決策機制。

不過川普到底是一個喜歡在推特上發號司令的「非典型總統」,對於這樣的白宮主人,《經濟學人》悲觀地表示,即便擁有運作良好的一流國安智囊,可能還是擋不住川普在推特上飛快地發表重要立場。更糟糕的是,川普渴求一個能夠打造歷史地位的重大協議,讓美國在談判時陷入窘境,反倒讓伊朗、北韓跟俄羅斯立於不敗之地。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