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被辭頭路仍不願放棄孩子!社工燒存款也要給被霸凌少年一個「家」:現在放下,就什麼都沒有了

2019-08-05 08:10

? 人氣

「你放著他也是跟一般學生一樣蹺課、不去學校而已啊,可能國三就生小孩,但現在可以不一樣,可以打全國冠軍、保送進國手,你要做,還是不做?」(熱原拳擊隊提供)

「你放著他也是跟一般學生一樣蹺課、不去學校而已啊,可能國三就生小孩,但現在可以不一樣,可以打全國冠軍、保送進國手,你要做,還是不做?」(熱原拳擊隊提供)

「你放著他也是跟一般學生一樣蹺課、不去學校而已啊,可能國三就生小孩,但現在可以不一樣,可以打全國冠軍、保送進國手,你要做,還是不做?」

即便被組織裁撤也還是要繼續做社工,他們從一毛錢都沒有的境地開始籌措不知道會不會有的捐款,只為了接住每一個因為原住民身份被霸凌、被剝奪未來的孩子──這樣的故事發生在新北市的三峽與鶯歌地帶,原先位於隆恩國宅的課輔中心「樂窩」於2018年被母機構裁撤,當時社工佳賢面臨的抉擇正是:「很多工作你丟了也不會有人去撿,你要讓他丟掉,還是撿起來做?」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他們很明顯是放不下的。教學現場長達10年來對於原住民的霸凌從不間斷,甚至有老師會在課堂上問「你們家是不是都很髒,都喜歡喝酒」引來全班大笑,有的孩子就這樣不敢去上學、上課時間游走於社區空地,更極端則是透過破壞來宣洩心中痛苦;只是到了樂窩以後孩子的人生不一樣了,他們在拳擊教室找到目標、渴望贏得勝利,有孩子說:「練拳擊之前,我們的拳頭都是在外面亂飛的,練了拳擊之後,在外面只有一句對不起、再對不起、再對不起。」

(熱原拳擊隊提供)
「練拳擊之前,我們的拳頭都是在外面亂飛的,練了拳擊之後,在外面只有一句對不起、再對不起、再對不起。」(熱原拳擊隊提供)

原住民少年不被看見的傷:歧視霸凌在他們身上一直存在,而且在他們每一個弟弟妹妹一直會遇到這樣歧視…

如今「樂窩社區服務協會」的社工佳賢、右上、拳擊教練哲宇是從過去隆恩國宅課輔中心來的。隆恩國宅起源於2008年三鶯部落迫遷事件,一群沿著河岸搭建家庭的原住民遭拆屋遷入水泥大樓、被塞進都市生活卻難以融入,有些經濟弱勢的居民連一個月的租金都繳不出,孩子在學校則是時不時因為「原住民」的身份遭嘲笑,而2010年以管理員身份來到國宅的哲宇,便看到這樣的景況:

「比較嚴重是青少年問題,吸毒、懷孕、幫派、三不五時有人在那打架,替代役都去裡面找人,但找到也不會理他,替代役來就跑給他追……我記得有次替代役沒有用直接找少年隊找人,他們也跑給少年隊追!」

這時哲宇認識了從2006年開始從事原住民服務的社工佳賢,兩人聊起原住民在都市的生活困境,聊著聊著竟「莫名其妙有種憤慨的感覺」──人們看得見這些孩子身為「不良少年」的一面,卻很難看見孩子因為原住民身份時不時被同學笑一句「他去睡公園」、書包文具課本被同學隨意推落、甚至連老師都會在上課問「你們家是不是愛喝酒」最後不得不逃離校園的處境。

「如果我不是原住民,不要生在這裡多好。」這是一些原住民孩子對佳賢說的話。佳賢感嘆:「那種歧視霸凌的事情在他們身上一直存在,而且在他們每一個弟弟妹妹、一直一直會遇到這樣歧視……我跟孩子聊,本來以為這些狀況現在不會存在了,沒想到現在國中跟小學校園還是普遍都有。」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