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加分上大學」迷思背後:那些被老師同學追殺到不想上學的孩子,說「如果我不是原住民多好」

2019-08-05 08:20

? 人氣

「如果我不是原住民,不是生在這裡多好。」10多年來社工看著無力反抗的孩子只能逃,四面八方襲來的同學時不時戳一下打一下推東西笑句「土著」,孩子似乎連自己都不屬於自己、誰都可以恣意地侵犯,甚至老師都會在上課看似「關心」地問一句:「你們家是不是都很髒,都很喜歡喝酒?」(熱原拳擊隊提供)

「如果我不是原住民,不是生在這裡多好。」10多年來社工看著無力反抗的孩子只能逃,四面八方襲來的同學時不時戳一下打一下推東西笑句「土著」,孩子似乎連自己都不屬於自己、誰都可以恣意地侵犯,甚至老師都會在上課看似「關心」地問一句:「你們家是不是都很髒,都很喜歡喝酒?」(熱原拳擊隊提供)

一樣生在台灣,為何只因為是「原住民」就要遭受這般對待?談起原住民,許多民眾一秒湧現的是「加分上大學」、「喝酒唱歌跳舞」等概念,然而在2006年進入新北三鶯部落、隨後又創辦樂窩協會的社工佳賢眼中,他看見的是10多年來從不間斷的校園霸凌、社會歧視──「小孩說同學笑他『土著』,我想說都什麼年代了,還叫人家土著?」這荒謬得讓佳賢忍不住笑出來。

只因為他們是原住民,上學彷彿像上戰場,四面八方襲來的同學時不時戳一下、打一下、把文具推下桌,佳賢說就像孩子周遭所有物品、甚至連自己都不屬於自己了,似乎誰都可以恣意地侵犯,而樂窩教練哲宇說,甚至連老師都會在上課看似「關心」地問一句:「你們家是不是都很髒,都很喜歡喝酒?」

(熱原拳擊隊提供)
「小孩說同學笑他『土著』,我想說都什麼年代了,還叫人家土著?」只因為他們是原住民,上學彷彿像上戰場(熱原拳擊隊提供)

被笑「土著」當下能一拳揍向同學反擊的孩子是少數,10多年來佳賢看著無力反抗的孩子只能逃,變成上學時間大白天坐在籃球場喝酒發呆的青少年,大眾看得見他們「可以領補助」的身份加以抨擊,卻看不見那些孩子說:「如果我不是原住民,不是生在這裡多好。」而2018年於新北成立的樂窩團隊與熱原拳擊隊,就是希望修復原住民孩子受傷的心,替他們找回驕傲與自信。

原民國宅早期「白老鼠」無助:部落遭拆遷抗爭無效,體育資優生失去保送門票也失去原本的家

原住民孩子被剝奪,這從小時候住的地方就開始了。最初佳賢進到三鶯部落時還是個菜鳥社工,那時他完全不了解什麼是原住民,不懂為何這些居民可以在河邊搭建一排木造隨便釘的房子、晚上很常沒有燈、路上常有一堆人喝掛、甚至很多門都沒關,只是在2008年碰上三鶯部落居民被強制搬進隆恩國宅後,佳賢才慢慢明白這些人的生活如何被破壞、文化不被理解。

出身泰雅族的哲宇說,在族裡習俗時孩子長大就要獨立,順著河流找自己可以居住的地方、搭建屬於自己的家庭,而三鶯部落的組成雖是阿美族,卻似乎有著類似的習慣──在原住民的習慣裡土地本應是人人可用,只是這社會與法規容不下原住民文化,他們的房子被稱為「違建」,家沒了,搬進所謂「福利」的原住民隆恩國宅大樓,也開始種種不適應。

少年A便是三鶯第一波因為原住民文化不被理解而犧牲的孩子之一,佳賢回憶,那時A本來要以體育保送生身份進新北某校田徑隊的,但那時抗爭整個家都不見了,孩子煩惱的是「明天要不要去上課,可是我要去睡哪」,即便社工搭了簡易帳篷,爸媽煩惱生計、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走、天天都在哭的模樣仍烙印在當時才11歲的A心裡──後來保送也都沒了,A失去學校也失去原本的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