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談原住民轉型正義 原民青年:我們在自己土地上說不出自己的語言,傷痛記憶還存在著…

2019-02-28 21:35

? 人氣

原住民轉型正義委員會28日在共生音樂節中強調,歷史傷痛一直存在著,但不是要保有傷痛、不知道怎麼辦,而是要互相討論如何解。左起為Kuljelje、杜宜蓁、謝若蘭。(簡必丞攝)

原住民轉型正義委員會28日在共生音樂節中強調,歷史傷痛一直存在著,但不是要保有傷痛、不知道怎麼辦,而是要互相討論如何解。左起為Kuljelje、杜宜蓁、謝若蘭。(簡必丞攝)

「我們在自己土地上說不出自己的語言,傷痛記憶還存在著……」二二八事件72周年,青年團體於今(28)日下午開始於凱道舉行第7屆紀念並訴求和解共生之「共生音樂節」,而總統府原住民族與歷史正義轉型正義委員會3名代表成員也出席進行短講,談起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出身凱達格蘭社的青年杜宜蓁從原住民「失語」的困境談起:「我們討論1947二二八到白色恐怖、甚至戒嚴時代的事情,這對我們來說不只是70年,這樣歷史傷痛一直存在著……」

排灣族青年Kuljelje表示,今日係二二八和平紀念日,就是因為過去有過不和平才要來紀念和平的可貴。而在原住民族的狀況,是很多跟他一樣年輕一代的族人無法用族語說我們自己的故事,這是過去傷害造成的;1946年「禁說方言」政策造成很多族語的流失,如今原住民轉型正義要做的,重新理解歷史真相後展望未來。

威權壓迫原住民的源起,「禁說方言」政策實施逾50年

來自凱達格蘭社的杜宜蓁表示,二二八事件發生於1947年,而以原住民視角來說,威權壓迫來自更早歷史。1946年台灣省政府成立「國語推行委員會」,使用國語、禁用日語、禁用方言,超過50年歷史才廢止政策。

「禁說方言」政策至2001年才廢止,目前在台灣人身體記憶存在著。杜宜蓁說:「大家應該也聽過家裡長輩講方言被掛狗牌,甚至被罰幫老師洗內褲……我們在自己土地上說不出自己的語言,這傷痛記憶還存在著。」

20190228-原住民轉型正義委員會28日出席共生音樂節,左起為Kuljelje、杜宜蓁、謝若蘭。(簡必丞攝)
原住民轉型正義委員會28日出席共生音樂節,左起為Kuljelje、杜宜蓁、謝若蘭。(簡必丞攝)

「我們不是來回復悲情,是希望重新看待我們的歷史」

不過杜宜蓁也強調:「我們不是來回復悲情,是希望重新看待我們的歷史。」杜宜蓁說,今年共生音樂節主題叫「眾聲喧嘩」,她問朋友「這是講話很大聲的意思嗎」,對方說不是,是「讓大家都可以講自己的話」;如今討論1947年的二二八到1949以後白色恐怖、甚至戒嚴時代的事情,這對原住民族來說不只是70年,這樣歷史傷痛一直存在著,但不是要保有傷痛、不知道怎麼辦,而是要互相討論如何解。

「歷史傷痛、政權侵略不是一天一夜造成的,和平也不是一蹴即發。」杜宜蓁回顧,過去總統蔡英文向原住民致歉、2016年成立原住民族與歷史正義轉型正義委員會,今日參與共生音樂節者皆是「和解小組」成員,需要跟社會大眾溝通,除了原住民內部本身還有更廣的社會大眾。

而原轉會去(2018)年辦理約60場巡迴講座,對象不是只有原住民,80%申請演講的單位都是非原民機構為主,對此杜宜蓁說很樂見這種狀況,他們很清楚知道原住民轉型正義議題不能只有原住民「自high」,也不是漢人說的「難道你要跳海嗎」──「不行,(大海)還是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我們不是要這種(的轉型正義)!」對於杜宜蓁與盼望轉型正義的原住民青年們,最希望的,還是社會大眾能理解相關議題。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