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譽觀點:美中貿易協議是習近平的皮洛式勝利

2019-10-19 06:20

? 人氣

作者指出,習近平政府正面臨國家負債赤字激增、經濟發展轉型、年齡結構鉅變、社會階層僵化等等的主要社會經濟問題,今次的美中雙邊貿易協議可以稱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的「皮洛式勝利」。(資料照,AP)

作者指出,習近平政府正面臨國家負債赤字激增、經濟發展轉型、年齡結構鉅變、社會階層僵化等等的主要社會經濟問題,今次的美中雙邊貿易協議可以稱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的「皮洛式勝利」。(資料照,AP)

西元前三世紀,羅馬共和國兩度侵略義大利半島的希臘聯邦國家,皮洛式國王帶領希臘守軍,巧妙運用兵法戰術優勢對抗羅馬軍團,雖然皮洛式順利獲得守城勝利,對戰過程當中,希臘守軍傷亡慘重,其中包含皮洛式的重要將領與知己好友,後人將其代價慘烈的勝戰典故稱為皮洛式勝利〔pyrrhic victory〕。

最近美國與中國大陸順利完成超過整年的雙邊貿易談判,雙方達成美中貿易協議,中國大陸有效避免美國川普政府再度提高關稅,由於整年過程當中,中國大陸歷經股市與房市資產價格和人民幣匯率劇烈震盪,習近平政府正面臨國家負債赤字激增、經濟發展轉型、年齡結構鉅變、社會階層僵化等等的主要社會經濟問題,美中雙邊貿易協議可以稱為習近平的皮洛式勝利〔Sino-U.S. fair trade agreement〕。

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川普要如何命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AP)
作者認為,美中雙邊近期完成的貿易協議,可以稱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的皮洛式勝利(資料照,AP)

美國與中國悄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政治科學與國際關係資深教授葛蘭·艾力森〔Graham Allison〕著書提出「修昔底德陷阱」〔the Thucydides trap〕,創新描繪古希臘雅典與斯巴達新舊強權互動對立演進過程,當世界主要強國彼此軍事經濟各有顯著進展的時候,國際情勢劇變,容易衍發雙邊軍事經貿的競爭糾紛。借古鑑今,自從中國大陸積極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漸進發展世界製造工廠,國際出口貿易超越德國與日本,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經濟崛起,引發美國各界的高度危機意識和早期預警措施。

因此,美國川普政府透過提高關稅,開啟美中雙邊貿易談判,同時通過跨黨派支持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監督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有效擴大川普政府新成立的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s in the U.S.〕監督管理法規權力,此項法案作為鞏固美國經濟優勢的強力安全閥,嚴格審查防止外國企業過度侵占或併購美國智慧財產權益,近年川普政府禁止中國華為透過新加坡控股企業併購高通〔Qualcomm〕,另外川普政府核駁中國大陸螞蟻金服併購達拉斯金流企業〔MoneyGram〕,這些核駁禁令皆是川普政府抵制中國企業的早期預警措施。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資料照,美聯社)

美中貿易協議的主要進展成果

美中貿易協議強化防治中國竊取美國科技企業智慧財產權益與強制技術移轉,有效避免失衡科技競爭,並且預防中國過度操縱人民幣匯率或不當介入美國金融服務。中國透過大量購買例如飛機、汽車、電器、大豆等等美國主要出口商品,填補美國長期負擔累積的雙邊貿易逆差。同時,中國大陸正面表示將會逐年縮減國營企業的政府補貼,彌補強化外國企業相對的競爭利基。此外,中國大陸積極承諾保障美國企業的智慧財產權益,包含高科技專利技術、商標圖騰、著作權益等等,定期有效監督管理中國當局尊重美國科技企業智慧財產權益的實質進展,積極防堵中國大陸新興科技企業失衡不當的間接侵權。

對於中國兩千億美元進口商品,近期川普政府課徵高達百分之二十五的懲罰性關稅,這些關稅涵蓋家庭食品、化學產品、鋼鋁製品、美容產品、汽車輪胎、運動用品、家具、自行車等等。由於中國長年透過法規要求美國大型企業在地經營,設立中國大陸境內數據中心與資訊科技園區,導致美國科技企業獨家技術的間接移轉,許多中國企業仿效侵犯美方專利技術與註冊商標的智慧財產權利,嚴重違反美國貿易法三○一條款,按照總經邏輯的策略思維,川普政府近期課徵的懲罰性關稅實質屬於遲來的合理補償。全球經貿活動需要政治妥協,美中貿易談判仰賴雙邊對等互惠的合議條款,延宕超過整年的美中經貿合作,雙方活化高度友善智慧與政策協調機制,同時,雙邊貿易談判合議,應當維持理性客觀的國際認知,有效權衡美國與中國的實質經濟權益。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在白宮會面。(美聯社)
2019年10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右)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左)在白宮會面。(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面臨鉅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關稅的潛在範圍特別廣泛,因此,美國具備貿易戰爭當中的相對優勢。同時美國需要建構有效保護專利技術與商標智權的經濟制裁機制,無需長期任由中國政府透過特定法規要求美國科技企業在地經營與設立大陸本地的資訊數據中心,間接移轉美國科技企業高價值創新技術,實質優惠中國本土的新創科技企業,嚴重違反美國貿易法三○一條款保護智慧財產權益的基本原則,當今美國川普政府適度制衡中國企業間接侵權的客觀事實。

國際經濟貿易體系的重組安排,顯著標誌新時代的總經價值,美國與中國經貿往來的實質文化意義,並非顛覆舊有文明價值,反而樹立新型總經典範。人類社會理應透過永續發展的世代交替,經由淬煉舊有文明價值的反覆推敲過程,積極建構國際經貿體制的嶄新創見典範,有效促進全球經濟生態的新陳代謝,美中貿易協議賦予國際經貿典範價值的新時代意義。

中國大陸的主要社會經濟問題

中國大陸正面臨國家負債赤字激增經濟發展轉型年齡結構鉅變社會階層僵化等等四項主要社會經濟問題。全球金融海嘯以前,中國大陸總合負債未達全國經濟產能的百分之十三,最近十年此項總經指標激增已達百分之兩百六十七,全國總合負債包含國家公共負債與私有企業負債,高達三十四兆美元。此外,中國基礎建設固定公共投資約佔全國經濟產能的百分之四十五,對應美國、日本、德國、澳洲、紐西蘭、新加坡等等先進國家百分之二十五以下,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相對特別倚賴政府公共投資,面對國際總體經濟趨勢劇變,習近平政府將其原先百分之六點五至百分之七的中國經濟產值成長率,漸進下修直至百分之六,對於中國難以長期透過政府負債,繼續挹注鉅額公共投資,未來數年中國大陸經濟產值成長率極可能持續逐漸下滑,「經濟發展軟著陸」儼然成為習近平政府無法忽視的總經衝擊挑戰。

近年中國已從早期列寧式自給自足封閉經濟〔autarky〕,發展成為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市場,積極效法日本與台灣的經濟奇蹟,有效開創出口主導的世界製造工廠,當今中國大陸已經脫離仰賴外國直接投資的早期萌芽階段,美國與歐盟等等的主要貿易對手開始強調平等互惠,強烈期望習近平政府尊重外國企業的智慧財產權益與科技競爭優勢,修補中國大陸人治社會的法律缺陷,逐步減少國營企業的財稅優惠與間接補貼。然而,激進左傾的社會經濟結構改革需要建構超然獨立的司法系統,將其國營企業改造成為講究經濟效率與規模效益的公共事業,積極強化重點都市的中產階級社會流動活力和政治參與權益,中國經歷三十多年的高速經濟發展榮景,長期著重摘取最低的經濟成果,習近平政府缺乏足夠政經誘因,主動落實這些社會經濟結構改革措施。

中國國家習近平出訪印度及尼泊爾。(AP)
作者認為,未來數年中國大陸經濟產值成長率極可能持續逐漸下滑,「經濟發展軟著陸」儼然成為中國政府無法忽視的總經衝擊挑戰。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再者,中國大陸面臨難以逆轉的年齡結構負面衝擊,最近數年中國青壯就業人口的關鍵總經指標,明顯呈現逐年疲軟的罕見趨勢,同時,都市群聚的正面經濟效應也漸進衰退,高齡化社會需要健全完善的醫療資源與照護設施,中國老年人口也漸趨需要更多社會安全保障,這方面醫藥經濟改革措施,需要適度綜合考量,群居都市的青壯就業人口應該提供部分所得,透過全民健保的給付制度,建構社會醫療保健的安全網絡,照護安養高齡族群,有效減緩高齡社會變遷與醫療貧富差距懸殊可能造成的負面衝擊。

最後,中國大陸仍普遍瀰漫社會階層僵化的傳統氛圍,現有戶口制度侷限家計住屋與住戶自由遷徙的社區流動活源,甚至容易導致世襲傳承社會經濟階層懸殊的長期結構問題。同時,習近平執政團隊透過政治改革,試圖增進中國共產黨與中央政府的強權整合,積極提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推廣強調中華兒女民族復興的「中國夢」,近年習近平政府面臨漸趨欠佳的社會經濟條件,這些民粹政策訴求有效鞏固黨府整合的正當性,輔助形塑強國崛起的正面國際形象。

本文探討美中貿易戰爭緩兵休火,雙方達成貿易協議的主要進展成果,在此期間,中國大陸歷經股市與房市資產價格和人民幣匯率劇烈震盪,習近平政府正面臨國家負債赤字激增、經濟發展轉型、年齡結構鉅變、社會階層僵化等等的關鍵社會經濟衝擊挑戰,美中雙邊貿易協議應稱為習近平的皮洛式勝利。川普政府仍然主導國際經濟實權,鞏固美國經濟優勢,全球兩大核心經濟強權競爭,後續經貿關係極可能牽累國際供應鏈與跨境資金流,觸動引發新興金融市場資產價格的激烈動盪問題。

*作者現任香港北林國際精密企業集團策略執行長,曾任美國加州舊金山美國銀行投資組合分析事業群副總裁,並具備美國加州柏克萊商學院金融工程碩士、紐西蘭懷卡托商學院企業管理碩士與學士、台大財經博士研究相關經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