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承恩專欄:孔子學院是中共的政治代理人

2019-08-03 07:00

? 人氣

中國的孔子學院是由中國教育部轄下的漢辦管理,成立至今已在全球建立了五百多所。(資料照,取自臉書Confucius Institute NTU, Singapore)

中國的孔子學院是由中國教育部轄下的漢辦管理,成立至今已在全球建立了五百多所。(資料照,取自臉書Confucius Institute NTU, Singapore)

澳洲要求為外國勢力服務,影響國內政治或政策者,須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研究機構也不例外。孔子學院課程、教師、評量全由漢辦決定,且打壓不同觀點或進行政治宣傳,未來可能被定位成外國代理人。

七月二十五日,澳洲調查記者杭特(Fergus Hunter)於《雪梨晨驅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揭露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漢辦)與澳洲十一所大學針對設立孔子學院的契約書,條款中載明各大學必須接受漢辦對孔子學院教學品質的評估,並執行漢辦授權或委託開展的活動,且活動必須「符合《孔子學院》章程,並尊重中國的文化習俗,不違背中國的法律法規」,而引發爭議。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席英國孔子學院的典禮儀式。(美聯社)
澳洲《雪梨晨驅報》日前揭露中國國家漢辦與澳洲十一所大學針對設立孔子學院的契約書,執行漢辦授權的活動,引發爭議。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先前出席英國孔子學院的典禮儀式。(資料照,美聯社)

幫美國做政策研究也要登記

澳洲教育部長特翰(Dan Tehan)表示,與外國機構合作引進教學單位的大學,必須堅守機構、課程設計及評量標準的自主,符合教學品質與學術自由的標準,並應遵守澳洲法令,包括二○一八年通過的《外國影響力透明化計畫法》(FITS)。特翰並說,法務部已啟動調查,審酌數所大學就孔子學院與中共當局之間的安排,是否需要依法登記。

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化制度,要求為外國勢力在澳洲國內從事政治活動,取得政治影響力或影響政策之行為者,須登記為外國代理人,讓公眾能夠得知影響政策形成背後的外國勢力為何、其與代理人之間的安排,以及影響方式與程度。研究機構也不例外。

澳洲已有兩個研究機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一是美國研究中心(USSC),因為它受美國國務院委託,在澳洲執行「印太戰略展望」研究案,並對美國澳洲區域政經策略做政策建議。另一個機構是珀斯美國亞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因為其與USSC合作,於澳洲各地舉辦工作坊,培養美澳關係方面的年輕領袖。

黨校、行政學院、中文學校一條龍

從透明化角度,一旦機構進入國內政治程序,從事影響政策的提倡、培訓或公眾溝通,要求行為者揭露其背景及活動資訊,本是民主社會的正當要求,從未聽說這些機構主張其權利受侵害,更別說受到打壓。

中國的孔子學院是由中國教育部轄下的漢辦管理,經費也完全來自教育部。從○四年成立至一八年底,已在全球逾一五○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五百多所孔子學院,其角色也由語言教學擴展到文化推廣及軟實力的宣揚,可說是中國文化外交的一部分。

一項看似軟性良善的制度,之所以引起合作國家疑慮,首先在於學術自主性:漢辦是中國的國家機關,到處設立孔子學院,又藉由金錢與人員的投注,取得課程設計與人事的發言權,等於在世界各大學建立其分支機構。這是為什麼孔子學院在澳洲引起極大爭議的原因。

第二層疑慮來自對合作學校內觀點多元與意見自由交換的不利影響。例如,是否因為拿了中國的錢,批評中國的聲音、對中國敏感話題的討論,像是台灣、新疆、西藏等,會受到壓抑?

對於中國而言,無處不政治,孔子學院也不例外。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一○年胡錦濤在內部談話中曾說,廣建孔子學院,「不是由於我們忽然喜歡起孔子,也不是由於我們要回到五四運動以前的孔孟時代。我們在全世界廣泛布設各類中文學校,就是為了增強我們黨的影響力,在各個國家、各個民族中發現和培養我們黨的同情分子和黨外積極分子……,以建立黨校、行政學院、中文學校一條龍。」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胡錦濤(AP)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中國前主席胡錦濤曾言,在全世界廣泛布設各類中文學校,目的為增強自身黨的影響力。(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不論官員、學生或一般國民,在世界各地執行愛國任務早已不是新聞。歐洲漢學學會一四年於葡萄牙所舉辦的雙年會上,強勢運作將手冊中蔣經國基金會之介紹頁撕除的,就是當時漢辦的主任許琳。無巧不巧,孔子學院的新聞在澳洲曝光的同時,涉案之一昆士蘭大學校園內支持香港的學生攤位,遭到中國學生以擴音器高唱愛國歌曲、辱罵,甚至揮拳相向。

孔子學院對大學校園內觀點多元自由的影響,早在一四年就在美國引起關注。為此,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還特別做成報告,指出雖然各國都有於海外從事文化推廣的組織,但不論德國的哥德學院,英國或法國的文化協會,都不是藉由校園內建立分支機構方式進行,其推廣也不會壓制不同聲音、提倡單一觀點。

無法證明不是北京分支機構

AAUP因此主張,在與中國協力設立孔子學院的大學,針對教師的聘任、課程的設計,以及教材的內容應保有完整自主權;學院的老師應享有與其他大學成員一樣的學術自由;各大學與漢辦的契約內容應公布。其後,芝加哥、賓州與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紛紛決定終止與漢辦的合作。

既然澳洲法務部已針對設立於大學中的孔子學院進行調查,依據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化計畫法》,將孔子學院定位成外國代理人,並非不可想像。由於其經費完全由中國政府出資,將很難反證自己並非設立於澳洲的政府分支機構。這樣一來,孔子學院將卸下學術與教育外衣。最終,它會以中國的宣傳機器身分繼續存在於澳洲社會?還是就此撤退?

*本文原刊《新新聞》1691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