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越南漁民跨海提告台塑:很怕家人被政府報復,但小孩還有未來…

2019-07-30 08:10

? 人氣

今年6月,台塑越鋼污染案受災居民委託台灣律師,在台灣對越鋼的24個股東提起民事告訴,求償1.4億元。(資料照,盧逸峰攝)

今年6月,台塑越鋼污染案受災居民委託台灣律師,在台灣對越鋼的24個股東提起民事告訴,求償1.4億元。(資料照,盧逸峰攝)

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是環境公害案件中的常見組合,特別是訴訟往往耗時多年,受害者必須長期承受污染帶來的環境與健康風險,才可能等到姍姍來遲的環境正義。例如日前傳出很可能面臨1.62億美元罰款的台塑德州塑膠工廠,其中一名原告就花費30年與台塑集團奮戰。如今有一群來自越南的人民,也即將走上這條征途,為了家園與生計,扛上台塑這條大鯨魚。

「......每次都是和受災居民約在教會碰面討論訴訟相關事項。後來有一天人數暴增,他們沒有先跟工作人員講好,突然湧入,引起警察的注意。」今年2月,台塑越鋼求償案原告律師之一黃馨雯、郭鴻儀共同前往越南,拜訪200多名欲對越鋼提出告訴的居民。黃馨雯表示,由於此案在越南受到政府高度打壓,即便身為律師、去了當地也得掩人耳目,不料行程出現突發狀況,還是被越南公安部掌握行蹤。

律師赴越南拜訪受災居民 「猶如上演電影007」

「警察進來後,大家就散了,我們躲在小房間裡,等待後續接送。」黃馨雯回憶起在越南的遭遇,顯得餘悸猶存,「真的等很久,從早上10點等到晚上8點,那段時間很煎熬。」她提到,散場途中,有些居民還不明所以,大剌剌拿著委任訴狀走,讓進教區搜索的警察逮了正著。明白這群「觀光客」的真正目的後,警察一路尾隨他們離開教堂。「後來我們在中途換車想混淆視聽,公安也派出很多車輛跟隨,我們在黑暗的小巷裡飆車,才順利去到下個教堂。」

20190611-「無良台塑污染海洋,越南人民跨海訴訟」記者會,黃馨雯律師發言。(盧逸峰攝)
台塑越鋼求償案原告律師之一黃馨雯(見圖)曾赴越南拜訪受災民,整趟旅程有如真實上演的007電影。(資料照,盧逸峰攝)

整趟旅程,對黃馨雯來說,有如真實上演的007電影,安檢或接送都得小心翼翼地安排。2016年越南中部海岸爆發重大環境事故,越鋼排放的廢水污染海洋重創當地漁業、養殖業,政府雖迅速在2個月內要求越鋼道歉、賠償,然而許多受災民不但沒拿到賠償金,反而在抗議越鋼的過程中,遭到政府部門的暴力鎮壓與毆打,至少17人為了相關的倡議行動者被政府緝拿、判刑。

「受災民沒拿到賠償金,還遭政府暴力鎮壓或判刑!」

例如義安省人民一起南下到河靜省提告越鋼的黃德平,因在臉書上直播漁民被警察毆打、還有「誘惑」越南中部漁民組織跟抗議,2018年2月被法院判刑14年;記者阮文化被指控針對越鋼污染事件在社群網站煽動民眾抗議,被判刑7年;部落客「蘑菇媽媽」阮玉如瓊,普遍被認為因參與抗議越鋼,被重判入獄10年。17人中有6人被捕的原因與越鋼污染案有直接關係。(延伸閱讀:抗議台塑污染遭判10年牢,越南「蘑菇媽媽」獲釋赴美:我將繼續為民主奮鬥

越南知名部落客阮玉如瓊,遭政府以「散播反政府宣傳」罪名,判處10年刑期。(美聯社)
越南部落客「蘑菇媽媽」阮玉如瓊(左)遭政府以「散播反政府宣傳」罪名,判處10年刑期。(資料照,美聯社)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專任研究員彭保羅指出,在越南,越鋼變成很敏感的議題,NGO被執政當局緊盯、人權倡議人士被捕,儘管災民並不滿意政府在處理此案時的作法,但2017、2018年政府對抗議人民採取一連串的暴力、逮捕和監督,終令災民噤聲;再加上,越南的司法並不獨立於黨國之外,對於越鋼污染案的受災民來說,唯有在海外才可能實現環境正義。

根據彭保羅的研究,部分的漁民拿到賠償金,但也有一些非受災民從中受益,排擠掉了原應賠償的災民;魚販、餐廳和旅遊業者則都沒有獲得賠償,而同樣出現污染的義安省也被排除在賠償費為外。然而對受災民來說,賠償金額與受害損失完全不成比例,根本無法對其生活有什麼幫助。有拿到賠償金的受災民指出,大船每人獲賠2600美元,小船領比較少,一人約得2.4萬台幣。

去年彭保羅親至越南中部四省進行田野調查,有2名受災漁民告訴他,越鋼污染案之前,其漁獲量1天可達上千公斤,案發後只剩40、50公斤的小魚,且他們沒有拿到賠償;另一名漁穫批發商說,案發前其月營業額是5000美元、案發後僅2000美元,雖試圖向村長申請賠償,卻遭到拒絕。

不得不外漂、還得面對仲介剝削…越南移工訴心酸

原本住在越南中部、靠海維生的受災民生計受阻,不得不出國打工、成為廉價勞力。《風傳媒》採訪數名來台工作的越南移工,其中幾人正是要對越鋼求償的原告,談起家鄉現況,他們提到:「還沒有發生時,100人大概有2人去國外,現在就是90人去。」原告之一的阿世(化名)補充:「出國要給仲介很多錢,留在那邊的大部分是50歲以上或身體不好、沒錢,只能繼續捕魚。」

好不容易撐過仲介的剝削,輾轉到國外工作,收入或許還過得去,卻不如在家鄉時快樂。已在台灣工作3年的阿世直言,同樣是從事漁業工作,以前在家人身邊,隨著自己的意志出海,比較自由,到了台灣得聽老闆的話,又和老婆小孩距離遙遠、感覺十分孤單。

20190717-羿雯專題-台塑越南河靜煉鋼廠(越鋼)污染案,受災民原告:阿南(左一)、阿世(左二)。(廖羿雯攝)
台塑越鋼污染案受災民原告阿南(左一)及阿世(左二)。(廖羿雯攝)

越鋼污染案發生後,自2016年5月起,越南政府對河靜等中部四省20海哩內下達2年的禁漁令,許多漁民無法出海,償還不出買船的貸款,就算到了20海哩外捕了魚回來,也沒人敢買。如今禁漁令已經解除,人民依然不埋單。阿世表示:「政府叫人拍影片,宣傳說那裡的海產可以吃,還有官員去那裡的海游泳,說海產很好吃。但其實沒又科學證據。大家都不相信。」

越鋼營造形象、政府傾力背書,事實卻是…

另一方面,越鋼則試圖營造在地好鄰居又帶動產業發展的形象。越鋼總經理張復寧表示,越鋼一直有在敦親睦鄰,像是經濟條件較差的居民、或者學校、造橋鋪路等建設需要補助,都會協助。「這1、2年,我們跟地方的部門單位,包含老百姓,都維持一個良好的互動,」他說,「政府的監管是非常到位,我們在這邊做什麼東西,都是公開透明。」

政府也傾力為越鋼背書,《河靜電子報》(越共官媒)今年6月27日在報導中稱:「迄今台塑河靜投資案的各項環保工程已經100%完成…且基本完成53/53項違規改善事項。……針對社會層面,永安經濟區的各個投資案創造就業機會…有穩定、長久的工作。」

越南移工表示越南台塑河靜鋼鐵廠建廠後,週遭環境遭受污染。阮文輝提供
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廠建廠後,周遭環境受到污染。(資料照,越南移工阮文輝提供)

不過,越鋼的說法和附近在地居民的實際感受可謂大不相同。在越鋼廠區附近一棟白色建築裡,政府派遣部分軍警駐紮,據當地人所述,只要一靠近越鋼就會被驅逐,「想要拍到他們排放的煙,要在很遠的地方才能拍到。」2016年污染爆發之初,集結在越鋼前抗議的民眾被警察暴力相向;今年越鋼又被揭露製造大量廢棄物且超標物質沒有列管,民間不斷出現希望越鋼關廠的聲音。

事實上,若再往前回溯,越鋼對越南人民帶來的遠不止是大規模的海洋污染。越鋼是越南目前最大的外國投資案,設廠於河靜省永安經濟區,為了越鋼建廠所需,鄰近村莊土地全被政府低價徵收,居民必須遷離卻沒有獲得應有的補償。彭保羅說明,以冬言村為例,政府為迫使居民搬走,拆掉村莊學校、恐嚇、又斷水斷電,原有5000人的村子,如今只剩180戶、約800人堅守。

20190717-羿雯專題-台塑越南河靜煉鋼廠(越鋼)污染案,圖為老冬言村。(彭保羅提供)
老冬言村彷彿遭遇戰爭摧殘的廢墟。(彭保羅提供)

走訪冬言村時,彭保羅看見一片彷彿遭遇戰爭摧殘的廢墟,倒塌一地的屋牆泥瓦中,隱約還有幾間房子屹立。他表示,老冬言村靠港口近、隨時隨地就能出海,孩子能在沙灘四處玩耍;新冬言村離港口遠多了,對村民來說,既不易討生活、也不復原本寧靜和諧的生活。新環境不但沒有更好,反而多了卡拉OK、酒店等風化場所。

20190717-羿雯專題-台塑越南河靜煉鋼廠(越鋼)污染案。越鋼附近的新冬言村,多了不少卡拉OK、酒店和按摩院。(彭保羅提供)
越鋼附近的新冬言村,多了不少卡拉OK、酒店和按摩院。(彭保羅提供)

就像所有的大型開發案,越鋼進駐之初,打著帶動地方繁榮的旗幟,如今越鋼廠內雇用之越南人和台灣人的比例約為4:1,雖增加一部分越南人的就業機會,事實上受惠者和承擔環境風險的居民一直都在光譜的兩端,沒有重疊。要向越鋼求償的原告之一阿峰(化名)說:「就算有工作給我們,大部份也是蓋廠時的勞務工作,薪水很少。1個月8000元台幣吧。」

20190717-羿雯專題-台塑越南河靜煉鋼廠(越鋼)污染案,受災民原告:阿峰。(廖羿雯攝)
台塑越鋼污染案受災民原告阿峰說:「就算有工作給我們,大部份也是蓋廠時的勞務工作,薪水很少。1個月8000元台幣吧。」(廖羿雯攝)

在收入、工作、政府壓迫以外,中部四省的居民另一大隱憂,則是健康。2016年4月24日,海洋生物死亡現象還在發生中,據外媒報導,越鋼承包商Nibelc公司底下一名潛水員,在附近海域執行水下作業後死亡,該死者與其他潛水員都曾反映下水後感覺不舒服、呼吸困難。後續越南政府沒有公布其死因報告與潛水員的健檢報告。

值得一提的是,彭保羅得到消息指出,2016年加拿大政府從越南進口的魚中發現汞含量增加;2018年歐盟也告知越南政府,在越南進口魚測出過高的汞、鎘含量;有一些四省居民在污染過後,要到韓國工作,於例行性的健康檢查發現體內含鉛量過高。這些側面的檢驗結果雖不必然與越鋼污染案有關,仍突顯居民承受了較高的健康風險,越南國內卻沒有對居民進行長期的健檢追蹤。

他們挺身而出跨海提告,也憂家人被政府報復…

在越南,天主教是人民心中最堅強支柱之一,從3年前,教區神父就開始協同中越省份的受災居民蒐證、籌備提告。到了今年,共有7875名受災居民委託台灣律師在台灣對越鋼的24個股東提起民事告訴,求償1.4億元,其中證據較充足的原告有51人,剩下的人還在持續準備資料,先象徵性求償1元,日後將會隨著蒐證程度來增加求償金額。

從過去的經驗可知,環境公害訴訟因舉證困難,通常需和開發單位纏訟多年才會有結果。有鑑於越南政府對此案的高度敏感,原告的律師團希望能以全程保密的方式進行這場訴訟。一旦這些原告的身分遭洩露,被越南政府掌握,其家庭很可能將會受到政府的報復或壓迫,他們可以說是冒著相當大的人身安全危險挺身而出,爭取權益。

20190611-環境法律人協會「無良台塑污染海洋,越南人民跨海訴訟 」記者會。(盧逸峰攝)
今年6月共有7875名受災居民委託台灣律師在台灣對越鋼的24個股東提起民事告訴,求償1.4億元。(資料照,盧逸峰攝)

原告之一的阿南受訪時坦承,他起初並不打算加入提告行列,或參與遊行,「台灣也有越南的官員,他們都是共產黨的人,很怕被認出,家人會受到威脅。」思考到孩子的未來,則是他站出來的動力來源,「我們的生活就這樣了,但小孩還有未來,希望台塑把環境整理好,希望台塑離開越南,要讓後代有更好的生活。」

3年前越鋼對外經理朱春帆在媒體面前公開說出「要魚蝦還是要鋼鐵廠,只能二選一」一言,令越南人民氣憤難平。儘管越鋼第一時間就聲稱開除朱春帆,這句話仍深深烙印在所有關心此案的人心中。彭保羅如此評價:「我希望這不代表台塑越鋼的想法,但從台塑在台灣的作法來看,這很可能就是他們的真心話。他們不在乎工業污染,只在乎賺錢,根本沒有付出什麼企業社會責任。」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羿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