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香港倘若繼續亂下去,恐將失去一切

2019-07-30 05:50

? 人氣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香港連月來的暴力亂象及失序行為看似永無休止,已讓香港進入癱瘓及動亂狀態,抗議者其行動訴求對象不只抗議港警、特區政府,更對基本法及大陸當局宣戰,抗議對象漸漸已轉為針對維護治安的警察、意見不同的市民、支撑經濟的商業活動,香港頓時法治蕩然無存、社會對立情況嚴重、制度一再遭受到挑戰、警民對立情況嚴重。

這些亂象已經嚴重傷害到香港的經濟發展、社會和諧、金融地位、更令人擔心的是,倘若香港繼續亂下去將失去一切,包括一切自由、發展、法制,甚至兩制,一群抗議者決定香港整體命運,讓特區政府陷入尷尬局面,不僅將無法再替香港爭取最大範圍內的自主空間,隨時都有可能香港將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若有外力干涉企圖趁亂遂行政治目的有心人士,恐怕必須見好就收,避免過度玩火一發不可收拾,拿香港前途當賭注,恐將造成無法收拾局面。

北京當局當然在乎國際輿論的看法,也在乎一國兩制的整體形象,但是當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已經無法控制時,或許北京當局將不計代價毀棄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也必須維持香港的秩序及主權現狀,這是外界恐怕必須注意到,當大陸內部有越來越多聲音希望中央儘速介入處理時,壓力大到一定程度,難保北京當局不會順應民意從善如流、也順便解決香港動亂問題、不只未來法律後續處理將更為嚴格,香港未來各方面自由度的緊縮將是可想而知的。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平心而論我們應當思考抗議者所提五訴求究竟有沒有道理?訴求一、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關於這一點港府已經讓步,宣布無限期暫緩修訂;訴求二、釋放被捕示威者,這應該看具體情況,倘若破壞公物及公開犯罪情況明確,而非單純表達言論自由,港府很難自行決定釋放被捕示威者;訴求三、調查警民衝突,這點恐怕是爭議最小的,近月內的諸多抗爭行動中,爆發多次警民衝突,導致多名抗議民眾受傷送醫。因此訴求能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暴力鎮壓舉動是否有過度執法情況是理所當然。訴求四、收回暴動定義,由於6/12抗議行動當天,部分示威者攻進立法會,造成大規模警民衝突,警方將此定調為「暴動」。

但有民眾認為,僅因少部分示威者行動,便將數萬人和平遊行定調為暴動,有失公平,因此要求撤回「暴動」定義,也有討論的空間,畢竟這只是部分人的行為。訴求五、盡快實行雙普選,由於北京當局承諾漸進式民主推進,要求盡快是多快?是立刻還是何時實行?也都有考慮的空間。

但是五項訴求並非是要脅或是一定要照著做,眼看還有溝通的機會,但卻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暴力行為而流逝,當暴力已經成為抗爭者的代稱,恐怕港府或北京當局都不會與他們進行任何的溝通和對話,此不利於活動的圓滿收場。

當訴求正當面對而以體制外暴力或街頭抗議行為來主張時,任何訴求都變成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當有越來越多外籍人士被拍到在抗議現場或是流出越來越多證據證明這是一場有計畫的外力介入運動時,港府和北京當局反而更有理由向國際發聲進行後續處理,因此問題不能失焦,不能泛陰謀論,否則香港未來發展真是令人堪憂。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近日事件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形象及聲譽有所影響,部分來港做生意或開會的商界人士,見到最近發生的事情亦有些憂慮。

過去2個月發生的事情,的確會影響一般人的信心,以及影響市民生活,包括有香港商戶及餐廳向他反映近日生意較以往差,因此他希望社會各界可以一齊拒絕暴力。陳茂波又表示未來會繼續與國際社會增加交流及解說,讓國際人士可以更清楚了解香港情況。對於總商會促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他則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已回應相關問題。問題是事情演變的結果港府能否收拾,倘若一直鬧下去,香港未來將何去何從?

光復元朗:香港民眾痛批警方與不明白衣人為伍(AP)
光復元朗:香港民眾痛批警方與不明白衣人為伍(AP)

從疼惜不從批判的角度來看,應該讓和平理性出頭,讓暴力和情緒低頭,眼前廣大香港市民必須思考,該是表達多數港民心聲的時刻;香港是大家的,不是特區政府的,也不是抗議者的,而是全體香港市民的;所有熱愛及關心香港發展的人都不樂見香港今日的情況,從入境到街頭處處開花抗爭,試問經濟如何發展?社會秩序如何維護?香港足以自豪的法治又在哪裡?

總之,大陸內地取消一國兩制而改採一國一制的呼聲越來越高,問題意識在於大陸強大國家機器為何制伏不了少數暴徒?當壓力大到一定程度,恐怕就是香港改變的時刻。一國兩制值得檢討,產生許多問題,一國兩制的歷史背景與現實情況恐怕需要徹底檢討,香港問題太複雜,過去的香港走在大陸前面,今日情勢變遷,基本法的目的在於保障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當不可為時,恐怕改變是必然的;另外高度自治與大陸整體國家利益必須同行與協調,北京當局十分擔心香港成為與大陸當局對抗情況。

當暴力行為不斷出現,企圖將一國利益及權力極小化,這是北京當局所不能接受的;癱瘓特區政府與警察力量,將香港導入無政府狀態,事實上更利於北京的接管與後續處理,抗議民眾應當保持冷靜想清楚,不肖外力也應當要想清楚,香港現狀是否改變,在於一推一拉之間。外力操控、抗議民眾決定一切的想法是無法達成最後的目的,北京當局一向吃軟不吃硬,對於一般民主國家恐怕對於街頭暴力行為還會敬畏三分,但對有經驗的北京當局恐怕就會失靈了。

筆者誠懇呼籲絕大多數理性的香港市民應當站出來呼籲,雙方各退一步結束無休止的抗爭,否則抗議者的激情演出將會讓廣大的香港民眾付出慘痛的代價,更讓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絕境。民主是甚麼?不是偏激暴力,也不是少數決定,尊重與包容是核心的價值,但前提必須在和平理性。疼惜香港、愛護香港、關心香港,讓理性抬頭、和平抬頭、法治抬頭,才會有較為圓滿的結局。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