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不理性中的理性

2019-07-13 07:00

? 人氣

香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社會氣氛充滿了焦慮、不安、躁動、憤怒,作者認為這次香港的問題已非單純理性就能處理。(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香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社會氣氛充滿了焦慮、不安、躁動、憤怒,作者認為這次香港的問題已非單純理性就能處理。(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有人說,示威者衝入立法會是不理性暴力行為,應予以譴責。但當和平示威被政府宣告無效,難道香港人什麼都不做、乖乖聽話,真普選就能實現?「一國兩制」就會好起來或回復原狀?

香港現時所發生的問題,其實已非單純理性就可以處理。社會氣氛充滿了焦慮、不安、躁動,也帶點對政權的憤怒,對自己是否可以改變現況感到無力。

「和理非」和「勇武派」的被理解

由六月中開始提出的五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撤回暴動定性、停止檢控和境外控訴所有抗爭者、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隊濫權、立即實行雙普選。至今特首林鄭月娥只用了「壽終正寢」來形容修例工作,五大訴求並沒有正式回應。即使連親北京第一大黨民建聯也接受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林鄭至今仍然不肯用「撤回」這字眼,令人不禁猜想林鄭講了「撤回」二字是會毒發身亡還是會自我爆炸,實在難以理解政府為何這麼堅持。

起本文初稿之時,筆者身在比利時布魯塞爾,一直看著不同媒體直播警察打人,粗暴對待完全和平的示威者和路人,看到這裡不禁潸然淚下。身在異鄉,雖然這兩、三星期離港也是處理著香港的事,每場會議、見面也想盡辦法為香港解套,盡力幫助香港的狀況,但無力感依然充斥整個人,尤其見到四條可貴的生命因此蒙難,傷感就會侵襲人心深處。只有花點力氣、時間讓自己稍微抽離,心情才能稍稍平復。我想,不少香港人就算身在家園,也會有此感受。

每星期的兩次遊行,可以改變什麼?政府依然那麼冷漠,漠視街上的所有民意,令一切抗爭處於無用狀態。可是,至少人心已變,不再是遇到溫和行動就會躁動,斥責「和理非」(意即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者;也不再是見證激進行為,便會憤怒,譴責「勇武派」行動者。因為大家知道,一切事情均有因果,當和平示威被政府宣告無效時,就會有更多人願意捨身取義,透過自身行動用盡一切辦法去創造改變,而旁觀者或非行動派亦會理解他們的行為,甚至進一步保護他們。因為,大家都是香港人。

政制不公,絕望義憤充斥的世代

有人說,衝入立法會是不理性的暴力行為,應予以譴責。可是,政府面對七成反對民意,以及極大部分反對修例的聲音,至今仍然不說出「撤回」二字,這又是理性思考主導所為嗎?絕望、義憤充斥整個世代,我們每天都要承受政制不公之苦果。不少台灣人,尤其是上了岸的人物,都會覺得香港生活的繁榮、富庶是他們的理想生活。可是,你們又怎麼會知道香港樓價連年創新高,成為全世界樓價最貴、收入比例最難負擔的城市?你們知道我們每年只有近兩成高中畢業學生可以就讀政府資助的大學學位嗎?你們知道香港是全世界已開發地區當中,貧富差距最高的地方嗎?香港的經濟增長,普通人根本無法分享成果,結構性的貧富問題,和既定利益階層壟斷政制極為相關。

我們連一人一票選出政治領袖,選出所有立法代議士的基本權利都沒有。香港,就是一個沒錢沒自由,有錢就可以用腳投票,還可以恃勢凌人,嘲弄「廢青」不思進取、眼光淺窄,指責遊行示威破壞他們「收成期」的一個極其險惡的地方。

衝入立法會後,除下口罩向場內群眾、媒體、全世界發言的,是我的好友梁繼平,他也跟我在同一個組織進行政策倡議工作。他一向溫和,就算擔任香港大學《學苑》總編輯,撰寫過《香港民族論》,仍是一名溫文爾雅的謙謙君子。他此刻正在面對巨大法律責任,面臨如果離港可能一輩子無法返回的情況,他為何選擇挺身而出,承擔這樣的一切?這個答案當然是來自對香港的愛與責任。

反送中示威群眾用港英旗遮蓋香港立法會內的區徽(AP)
香港1日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群眾衝入立法會。(資料照,美聯社)

立法會是一個體制圖騰,這麼多年來因為功能組別的存在,令北京、中聯辦可以操控一切,我們將這場遊戲「假戲真做」多少年?換來了普選,又或是議會過半嗎?換來的反而是,港府不斷將不合心意的候選人、議員取消資格,剝奪僅存的政治參與權利。年輕人能不憤怒,能不拆毀這個代表虛假民意的議事堂嗎?

香港的反撲已非談判協商能解決

我們或許可以一輩子用理性思考,說出什麼不對、什麼會引致其他後果,甚至用些評論就對抗下去,引來北京的強硬應對。不過,難道香港人什麼都不做、乖乖聽話,就馬上有真普選,「一國兩制」就會好起來或回復原狀嗎?提出這種想法的人,有沒有真正帶入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輩的處境?

我們無力改變,但依然會頑抗到底,因為香港確實是我們最後的家園。外面的人看過來,或許會覺得香港年輕一代的感性蓋過理性,但這樣的行動,其實已是不理性之中的最理性選擇。

大家只要來香港貼近群眾一點,就會知道這次的抗爭跟過往完全不同,這次乃是香港愛好自由、民主的人全面反撲及抵抗專制政權,這可不是用什麼談判、協商就能解決的。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88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