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戰思想的譜系——久野收

2019-07-13 07:30

? 人氣

自由是20世紀的政治中最突出的問題。

與其說久野收(1910-1999)是個社會運動改革家,不如說他是個身體力行的思想家。1933年,他就讀於京都帝國大學文學部哲學科,師事西田幾多郎、田邊元、九鬼周造等人,並受到其思想的啟發。1933年發生了著名的「滝川事件」,此後,他結識了京大哲學科的年輕講師中井正一,共同參與編輯《世界文化》雜誌,旨在透過憲政知識的普及來批判國家的權力結構,確立自由思想的主體性

另外,他致力於研究馬克思主義和實用主義卓有成果。著有《憲法の論理》、《現代日本の思想》、《戦後日本の思想》;編著《三木清》,編輯《中井正一全集》和《三木清全集》。

(圖/想想論壇)
丸山真男《日本的思想》(圖/想想論壇)

牢獄之災

1960年代中期,在一場座談會上,鶴見俊輔向久野收提問,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之時,日本的媒體如何報導這場戰役?在久野收的印象中,日本的媒體對此有所報導,但事涉重要機密部份卻嚴密管制,只有當時的政府高官和軍部高層才知道。不過,少數良心派的報紙略為披露,一般讀者受限於這個資訊條件,幾乎無法知道那場戰爭的全貌。

當時,日本左派知識人抱持這樣的態度:他們必須捍衛言論自由?或者期待九一八事變進而擴大?因為在激進的左派來看,這是日本帝國主義的對外侵略戰爭,對於行動派而言,隨著這場戰爭的開展,日本共產黨將遭受重創崩潰,那些有社會主義傾向的政黨亦會跟著轉向。彼時的政治氣氛極為詭異,兩三個左派學生碰面,商量某個行動進程,意味著危機四伏。

弔詭的是,在這方面警方總是消息靈通的,他們事先得知學生的行動,在學生未展開行動之前,即上門抓人,情節嚴重者禁閉三個月。許多學生在拘禁中承受不住刑訊和營養失調,被釋放之後,很快就退出了激進的左派陣營。

按照當時正統的左派觀點,無論是分析資本主義的發展或者國際情勢,充其量只是理論分析,這種情勢發展愈加快速,日本共產黨就瓦解得更快,社會民主主義的政黨會更加速走向法西斯化的道路,這個現實的預測將嚴重限縮左派的行動空間。但在這當中,少數的左派人士對於重建共產黨仍然抱持一絲希望,他們透過各種微不足道的行動進行政治理念的宣傳。譬如,他們到街頭上發放抨擊政府的傳單。毋庸置疑,在當時這屬於違法行為,他們必須為此付出坐牢的代價。

(圖/想想論壇)
久野收著作《現代日本的思想》。(圖/想想論壇)

然而,對左派思想家久野收而言,參與這場政治運動搏鬥的左派份子,就是在行使個人的抵抗權,他立足於這個立場來確立個人在政治上的自由思想。更準確地說,在左派的光譜上,久野收是該領域的要角之一,他對於社會運動的參與甚深,不過,他對於日本共產黨那種激進的做法,以及群體強制性的紀律和本質,仍然感到扞格不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