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抗議者衝進立法會,全場只有他拉下口罩露臉...25歲的《香港民族論》總編輯梁繼平:無悔以真面目示人

2019-07-08 16:1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群眾衝進立法會期間,唯一取下口罩的抗議者梁繼平。

香港「反送中」群眾衝進立法會期間,唯一取下口罩的抗議者梁繼平。

為了避免港府日後追訴,香港「反送中」抗議的第一線示威者幾乎都是膠盔、護目鏡加口罩,盡量避免全臉示人。但香港《南華早報》6日刊出「反送中」參與者專訪,受訪者梁繼平被認為是7月1日衝進立法會的人當中,唯一一個露臉的「反送中」抗議者。梁繼平受訪時疑已離開香港,他說自己不後悔以真面目示人,目前還在考慮包括流亡在內的各種選擇。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香港「反送中」抗爭7月1日深夜一度上演佔領立法會,因此又被稱為「港版太陽花」。但示威者短時間內選擇撤離,原本堅持留下的「死士」也被同伴拖走。目前在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現年25歲的梁繼平當晚曾在立法會議場高聲疾呼「不可就此撤退,否則將一敗塗地」,他積極主張應效法台灣太陽花學運、長久佔領立法會,但最後未獲眾人採納。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梁繼平其實來頭不小,他除了是留美博士生,在香港大學拿到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之前,曾經出任港大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主編了4期刊物,主題分別是〈佔領中環,香港革命〉、〈百年港大,為誰而立〉、〈曾幾何時的香港〉 、〈香港民族,命運自決〉。2013年在他的主導之下,學苑編輯更出版了名譟一時的《香港民族論》,收錄多篇香港民族與香港本土意識的文章,主張香港應「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

《香港民族論》序言節錄

一個新興的民族主義往往始於知識份子的學術興趣,故香港知識份子的當務之急,是須重新審視、挑選並演繹香港的本土歷史與文化內涵,建構出一套具主體意識的民族論述,繼而將其成為政治運動的理論基礎。上文提出的幾點分析當然不足以概括香港的政局全貌,故此我們須保持民族論述的開放性,不斷接受批判並吸收新觀點,例如批判英殖遺留的愚民及剝削制度的解殖視角,或以華夏文化為主軸的城邦自治論,以豐富目前的本土及民族論述之光譜。

思考香港本土問題的《香港城邦論》、《香港民族論》等書。(熱血時報)
思考香港本土問題的《香港城邦論》、《香港民族論》等書。(熱血時報)

《香港民族論》正正希望打破香港作為民族的思想禁區,將民族論述正式帶入公共辯論與實踐,並邀請所有支持民主治港的朋友,一同思考港人民族身份的問題。本書輯錄了去屆學苑編委於本年二月發布的「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專題,該四篇文章分別談及分配權利與義務的共同體概念、香港的本土政治史、香港的本地文化,以及香港人作為民族而具有的自決權利,描繪出我們年輕一代對「香港民族」的願景。此外,我們榮幸能邀請到五位學者及評論員為此書撰稿,包括吳叡人教授、練乙錚教授、孔誥烽教授、徐承恩先生及蘇賡哲博士,深化香港民族論述之學理基礎及對現實政治的分析。

書中各作者對於香港能否成為一個民族、民族論述的內容或香港政治前途等問題,均沒有統一答案,但正如曹長青先生於《獨立的價值》一書中道:「獨立是追求做人的自由和尊嚴,這不是邪惡;而獨裁是剝奪人的自由和尊嚴,這才是邪惡。獨立和統一都不是價值標準和原則,尊重人的選擇權才是終極價值。」但願每位港人讀畢此書後,都能分享到一份強烈的願景─終有一天香港人能享受真正的自由,昂首選擇自己的命運。

2013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總編輯梁繼平

梁繼平在立法會露臉後便下落不明,他接受《南華早報》專訪時,表示自己已經離開香港,但不願透露行蹤,也不確定是否還會回到香港。梁繼平說,他不後悔以真面目示人,當時是真心希望抗議者可以留下,效法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他不希望在沒有清晰表達訴求的情況下離開,不希望香港市民只記得他們的破壞行為,將他們認定為暴徒。

梁繼平當時在立法會議事廳的呼籲影像被同伴錄下,也在網路上不斷轉發。梁繼平拉下口罩表示:「我們如果撤離了,我們就會變成TVB口中的暴徒」、「立法會裡頹垣敗瓦,一片凌亂,我們會被指責是暴徒」、「越多人留下,我們就越安全。我們一起留下佔領議事廳吧,我們不能再輸了。」不過最後事與願違,最後所有的示威者全部撤退,但也避免了警察清場可能造成的流血衝突。

梁繼平對《南華早報》表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曝光後將面臨被捕風險:「我們沒有像父母那一輩的能力去移民,年輕人沒有什麼可以失去,唯一的願望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安全。」梁繼平強調,示威者雖然損毀立法會大樓,但沒有傷害任何人,議事廳的特區區徽遭到塗黑,是想表達不信任『一國兩制』,在大樓內外塗鴉,則是為了紀念陸續輕生的示威者,還有抗議議會制度不公。

2019年7月1日,「港版太陽花」,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攻入立法會(AP)
2019年7月1日,「港版太陽花」,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攻入立法會(AP)

據傳已經逃往美國的梁繼平對《南華早報》說,長期而言,他還是希望回到香港。梁繼平說,雖然他現在還不算是一個真正的政治流亡者,但如果香港政府追訴所有衝進立法會的人,這對他與他的同伴來說,的確是一個真實的威脅。梁繼平一方面承認衝擊立法會確實是一種暴力行動,但另一方面他也認為,以制度暴力迫使失望年輕人走上絕路的香港政府,更應該徹底反省。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