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抗爭遍地開花 特區政府無力因應

2019-07-20 07:00

? 人氣

「反送中」抗爭的戰場從政府機關林立的香港島轉移至九龍、新界等社區。每逢周末,各社區有不同的遊行,抗爭散落在各社區,遍地開花。遍地開花的抗爭,令整個政府疲於應付。圖為香港「反送中」九龍大遊行。(資料照,AP)

「反送中」抗爭的戰場從政府機關林立的香港島轉移至九龍、新界等社區。每逢周末,各社區有不同的遊行,抗爭散落在各社區,遍地開花。遍地開花的抗爭,令整個政府疲於應付。圖為香港「反送中」九龍大遊行。(資料照,AP)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七月九日宣布《逃犯條例》修正案「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承認推動法例修訂工作「完全失敗」,可是仍未正式從立法會撤回草案。

即使特區政府稱修法行動已死,「反送中」抗爭仍然持續,只是戰場從政府機關林立的香港島轉移至九龍、新界等社區。每逢星期六、星期日都會在社區有不同的遊行,真正邁向抗爭散落在各社區、遍地開花的局面。

街頭激鬥並未解決政治矛盾

這兩星期的遊行,包括旺角、上水和沙田等地的抗議活動都演變成衝突;警方猛烈進攻,使示威者做出還擊。當然以武力級數計,示威者與警方差距甚遠,但示威者人數眾多,比較能夠打游擊,因此警方即使狠打、狠抓,都無法在巷戰占有優勢。有警員更疑似因為攻擊示威者眼睛,而被對方情急之下咬斷手指。

一場沙田商場警民格鬥戰,多人受傷,近五十人被捕。十三日上水衝突,更有人因為警方的威嚇一度欲跳下行人天橋,後來被記者和警員拉回,這一幕實在驚心動魄,反映市民對警方的不信任和恐懼。
原本警察享有武力優勢,但是到巷戰中成為被打的一方,警員的壓力增大,情緒逐漸不受控制,悲劇恐怕隨時在剎那之間發生。

我在沙田衝突前線觀察時,更見證警官食言,違反原本承諾的一幕,民眾與警方的互信已經因為這類反悔食言行徑,加上不佩戴證件(警察委任證),粗暴、極具挑釁性和侮辱的言語,加上動用私刑、濫用武力等,令警察的公眾形象跟流氓沒什麼分別。

可是街頭激鬥未必可為運動帶來轉機,政治問題仍舊存在,而林鄭月娥等政府官員躲在警察背後,不回應市民的要求。由此也可見證整個港府的虛怯程度。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民眾與警方的互信已經因為反悔食言行徑,加上不佩戴證件(警察委任證),粗暴、極具挑釁性和侮辱的言語,加上動用私刑、濫用武力等,令警察的公眾形象跟流氓沒什麼分別。(資料照,美聯社)

民眾對特區政府支持度創新低

市民其中一個訴求是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整個反送中運動的成因,以及調查警方的做法是否妥當、符合一般守則。但是政府為了鞏固警方的忠誠和支持,對這個呼籲聽而不聞,林鄭月娥更在公開場合表示:「不會出賣警隊。」

從最新一期香港民意研究所(前身為「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的民意調查顯示,林鄭月娥的支持度淨值為負四○%,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支持度淨值更跌至負五八%,特區政府整體官員的支持度亦全面創新低,可見這次政治危機已經不只是對負責《送中條例》修法的相關官員不信任,而是對整個治理體制的全面否定。

這次調查在示威者攻入立法會後進行,而官員和政府支持度、信任度未見反彈,也足以證明民情在政府宣傳所謂「暴力事件」後仍未出現反轉。在這情況下,林鄭政府也只能死抱警察,來維持其極低認同度的政權繼續運作,形成警察有恃無恐、武力升級的惡性現象。

政府弱勢,警察成了主導香港政府運作的主要部門,但他們也只能處理衝突場面而已。政府和親中派政治能量大受打擊,在基層社區的影響力也受損,連社區設施都無法絕對掌控。社區「連儂牆」愈來愈多,就是一大實證。

「連儂牆」(Lennon Wall,最早是約翰.藍儂〔John Lennon〕被刺身亡後出現在布拉格的追悼念牆)在二○一四年的雨傘運動時已於金鐘出現,參與者、支持者可以在便利貼寫上心聲和打氣加油的話,互相激勵。

今天連儂牆遍布全香港每一角落,據外媒統計,香港目前有超過一百個連儂牆,而大埔的連儂牆更「占領」了整個行人隧道的牆壁,極其壯觀。

連儂牆在社區的作用甚大,除了有慰藉心靈、療癒身心、減少輕生事件再次出現的作用外,更體現社區人士、居民對反送中運動的支持。而這些「反送中同溫層」社區的大量出現,更讓不少親中派地區組織和區議員陷於恐慌當中,擔心此氣氛將會嚴重打擊他們在十一月區議會選舉的選情。

藍儂牆(Lennon Wall),為約翰.藍儂(John Lennon)被刺身亡後出現在布拉格的追悼牆。(取自維基百科)
藍儂牆(Lennon Wall),為約翰.藍儂(John Lennon)被刺身亡後出現在布拉格的追悼牆。二○一四年的雨傘運動時也在香港金鐘出現,參與者、支持者可以在便利貼寫上心聲和打氣加油的話,互相激勵。(取自維基百科)

港府挺警方,傳考慮分區戒嚴

這種遍地開花的抗爭模式,令整個政府、警方均疲於應付,完全無計可施。更有傳媒稱政府正在思考以「分區戒嚴」方式,處理衝突和示威的問題。打壓、恐嚇、大搜捕成為林鄭政府維持權力的伎倆,可是對整個局面毫無幫助。

一位朋友說,整個政府已經將手上政策全面暫停,不論爭議大或小,都同樣暫緩;而企業看到這樣的政治局面,也停止手上新增的投資和發展計畫,令經濟陷於低谷。

親中派、政府官員自視過高和拙劣治理手腕,使香港陷於萬劫不復的境地,可是他們至今仍然不斷幻想「暴力場面」出現,就會使民意重新回轉向他們那方,因此不斷挺警方、支持執法。在政府這種態度下,很可能讓警民衝突再度升高。二十一日金鐘反送中集會,令人擔憂警民大戰再次重現。

香港政府無力解決抗爭,有意讓抗爭暴力化,取得鎮暴正當性。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89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