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修法明明已「壽終正寢」,香港經濟為何仍然籠罩陰霾?

2019-07-15 12:00

? 人氣

2019年7月13日,香港市民發動「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AP)

2019年7月13日,香港市民發動「光復上水」遊行,要求港府解決中國「水貨客」到香港購物「掃貨」造成的亂象。(AP)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本周表示,富爭議的逃犯條例修法壽終正寢。此前,商界很多人對香港立法可以將嫌疑人遣返回中國所造成的對立非常擔心。她的這番講話讓他們大鬆了一口氣。

商界人士擔心,這樣的法律變動將損害香港的自治,而這正是香港成為亞洲最為重要的一個金融中心的關鍵。

但是香港的抗議民眾仍然不相信特首的講話,他們希望看到逃犯條例正式被撤銷。如此一來,政府和抗議者之間的矛盾和對峙還有可能繼續,對香港的國際聲譽造成新的風險。

美國香港商會主席約瑟夫(Tara Joseph)告訴我說,香港政府和抗議者之間有很大的距離,香港的經濟已經感受到中美貿易戰帶來的衝擊,抗議就像雪上加霜,所以能快些有個結論真的很重要。

的確,有很多跡象顯示,香港這個亞洲歷史最悠久的金融中心觸動了人們緊張的神經。

逃犯條例引發大規模遊行示威
Getty Images 商界很多人對香港立法可以將嫌疑人遣返回中國所造成的對立非常擔心

富人移民資金外流

有證據顯示,香港的富人已經開始考慮其他可選之地。移民律師勒斯佩蘭斯(David Lesperance)告訴我說:他看到的情況是,香港的高淨值人士查詢在世界其他地方爭取永居權或爭取公民身份的案例大幅度飆升。

他說,香港這些高淨值人士其實已經擔心相當一段時間了。但是最近圍繞逃犯條例所產生的爭議,以及其後發生的抗議和佔領立法會,真的刺激人們開始採取行動移民。

他說,人們通過投資或者歸化獲得其他國家的公民身份,來加強自己的後備計劃,可以隨時離開香港。

私人銀行的客戶們也開始詢問,如何把帳戶轉到新加坡,還有一些銀行家告訴我說,有相當多的人在轉銀行帳戶。不過,也有其他人說,他們的客戶中有擔心的畢竟還是少數。

有些商界人士說,在香港做生意的風險也已經增大。有報導說,有些公司已經開始積極尋求將公司總部搬到其他地方,不過他們說,正式這麼做的還沒有看到。

香港
Getty Images 香港的高淨值人士查詢在世界其他地方爭取永居權或爭取公民身份。

逃犯條例修法只是「壽終正寢」,不是正式撤銷

考慮到逃犯條例修法只是「壽終正寢」,而不是正式撤銷,所以有專家認為,香港的抗議還會繼續。

未來幾周已經有大遊行的計劃,而抗議人士說他們的要求沒有達到之前不會停止抗議示威。不過法律界人士卻很有信心,他們認為這一富爭議的引渡法案永遠都不會再有重現天日的一天。

在香港執業的律師達皮讓(Antony Dapiran),曾寫過《抗議之城》(City of Protest)一書。他說:現在這樣的說法應該是為了林鄭月娥留點面子,也避免被外界認為是政府向抗議者讓步。這就是她沒有用撤回一詞的原因。

他說:「政府並沒有秘密計劃再提出這一法案。因為立法會中間的親北京政黨對現在發生了的事情特別惱火。現在根本就沒有政治意願把這個法案推行下去。」

街頭抗議還會繼續,經濟已經受到影響

儘管如此,街頭的抗議預計還會繼續,而這些對香港的經濟已經造成了影響。以夜生活豐富多彩而聞名的香港蘭桂坊創始人澤曼(AllanZeman)告訴我說,旅遊業自抗議開始以來已經減少了5%到10%。

零售業也在下降,很多抗議發生地段的零售商店都不得不關門。生意已經不穩定了。不過,長期對峙的可能性應該有限。

澤曼說,以前類似的大規模抗議對經濟並沒有造成久遠的影響。「我們有過79天的佔中抗議,香港很快就恢復了。」

「關鍵的問題是社會性的——住房問題,如何把房價降下來。如果你的生活不錯,你就會熱愛政府和中國。如果你租金很貴,你就會走上街頭。」

「50年不變」的2047年大限將至

香港的經濟存亡靠的是它的獨立和自治。澤曼先生說,對這一點中國心知肚明,也不願冒險去改變。

但是很多在商界的人都告訴我說,香港之所以重要,香港的經濟前途,都與它是進入中國大陸的門戶有密切的關係——要謀得平衡特別不容易,特別是香港人對所享受的自由越來越擔心。

25歲的何女士告訴我說,「我必須在這裏生活變老,我必須在這裏撫養我的孩子。中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而2047年就快到了。如果我們現在什麼都不做,香港很可能就會變得跟中國大陸的城市一模一樣。」

香港
Getty Images 香港商界擔心抗議人士與政府的對峙持續下去

2047年是香港基本法到期的日子,香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享受的特別地位將會怎樣變化,卻很不明朗。

根據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後實行的基本法,香港將確保享有中國大陸民眾所沒有的某種程度的自治和自由,獨立的司法以及抗議的權利,正是這些自由的一部分。

國際社會也同樣在注意香港。2018年歐盟委員會的一份報告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原則是香港經濟繁榮的基石,但歐盟對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它作為國際商業中心的吸引力是否還能長期保持下去卻有擔心。

如今香港的政治僵局帶出的一個觸目驚心的現實是,2047年其實很快就到了。

對很多我在香港街頭遇到的年輕抗議人士們來說,中國越來越大影響力所帶來的威脅,已經大到無法視而不見的地步。

這就是香港的難題。它需要在中國的經濟實力和年青人的要求願望之間達成平衡,而這些年輕人恰恰認為,一旦接受了更多北京的控制,他們就沒有經濟前途。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