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高層把我們推去送死,雙方總有一天會控制不住」鎮壓反送中惹議,香港警察對BBC吐露心聲

2019-07-16 17:40

? 人氣

2019年6月12日,香港「反送中行動」引爆警民衝突,港警鐵腕鎮壓示威群眾(AP)

2019年6月12日,香港「反送中行動」引爆警民衝突,港警鐵腕鎮壓示威群眾(AP)

香港「反送中」抗議日漸常態化,示威者每逢周末發起遊行集會,多次演變成大規模警民衝突。

從香港警方6月12日出動催淚彈鎮壓示威者以來,警權的問題一直是香港輿論焦點。7月14日沙田警民衝突暴力升級,有警員被示威者圍毆,警方制服示威者時以武力對待,引發各界憂慮香港局勢惡化。

示威者指責警方濫權,在清場時使用過份武力。政府及警方形容示威者是「暴徒」,「破壞社會安寧」。

BBC中文此前採訪了示威者,此次採訪前線警員希望幫讀者更多了解香港警察的想法。

 

2019年7月7日,香港「反送中」,九龍大遊行(AP)
周日(14日)的警民衝突變成肉搏戰。(AP)

 

警員:示威者不是「雞蛋」

前線警員陳先生(化名)對BBC中文表示,警察在這次風波中被夾在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示威者不斷把對政治的不滿發洩在警察身上。

「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我希望他們想清楚,終有一天,雙方都會控制不住,搞出人命來大家也不想,」他說。

30來歲的陳先生分別參與了至少兩場人群控制或驅散示威者的行動,由於擔心影響工作,他要求不要透露他的身份。

「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見,那些磚頭、鐵枝、雨傘正面飛過來,有盾牌不代表不會受傷,同事們長時間工作,受到很大壓力,」他說。

在示威者眼中,警方是受薪工作,配備防暴裝備、警棍、胡椒噴霧和催淚水劑,對比示威者自製的各種防具,是「雞蛋」與「高牆」。但陳先生認為,示威者早已不是「雞蛋」,「他們的磚頭擊中我的同僚!你叫我們怎麼忍?」

香港警方曾說6月12日的示威是暴動,但後來改口,說沒有為當天的示威定性。

香港警方曾說6月12日的示威是暴動,但後來改口,說沒有為當天的示威定性。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我們身穿防暴裝備,手執警棍,不代表什麼都不怕,我們也怕受傷,也怕死,而很多同事都被人網絡『起底』,隨時失去工作。」

多名參與驅散及鎮壓行動的警員及其家屬的資料在社交平台廣泛傳播。

「現在我到任何地方都不敢說自己是警察,在WhatsApp群組,我被朋友責怪,說不能接受我,」陳先生說,「但這個社會是需要警察的,警察不單是遊行示威才出現,我不會後悔,他們終有一天會明白的。」

警隊是否把示威者當成敵人?

不同媒體或民眾拍下的多部影片顯示,香港警方多次正面以警棍或胡椒噴霧攻擊已經投降或後退的示威者和記者,亦有片段顯示,多名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圍著倒地的示威者拳打腳踢。

香港記者協會批評,現場執法警員威脅記者採訪,並指警方對記者使用的暴力已經超出社會可接受的程度,影響市民知情權。

陳先生說不願意逐一評論個別事件,「現場這麼混亂,警察打錯人、噴錯人(胡椒噴霧)是很正常,示威者的行為經常被人美化,警方做什麼都被人說濫權,這不公道,他們也有攻擊警方,我的同僚都受傷了,為何還要說警方的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