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點:追憶劉曉波,驚醒中國夢──中共的歷史就是不斷挑戰人類文明底線

2019-07-14 10:00

? 人氣

劉曉波,攝於2008年(AP)

劉曉波,攝於2008年(AP)

給一位智識過人的人權勇士頒發諾貝爾和平獎會有什麼後果?挪威政府和漁民因為劉曉波獲得此獎受到了中國政府的嚴厲懲罰──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從挪威進口三文魚,政要和眾多普通公民在申請中國簽證時頻頻遭拒。把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關押致死,會有什麼後果呢?什麼後果都沒有。在劉曉波去世兩年周之際,這樣的現實既是對他的不公平,也是對人類正義的羞辱。

中共的歷史就是不斷挑戰人類文明底線的過程。鎮反運動讓它感覺肅清政治對手易如反掌,大躍進讓它相信餓死千萬人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文革讓它知道把整個社會搞得停擺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讓它知道用機槍和坦克對付抗議者也能過關,虐死劉曉波讓它有足夠的資本藐視人類的一切公正與尊嚴。

從《零八憲章》到習近平修憲

劉曉波參與並推動的《零八憲章》簽署活動,呼籲中共按照自己頒布的法律,實現憲政民主。然而,在他離世半年之後,習近平推動修正憲法,不是去掉其中不合憲政的「四項基本原則」,而是取消被認為是鄧小平時代一大進步的領導人任期限制,提供了他或者其他人終身獨裁的機會。舉世驚愕,但他安然無恙。

由於鄧小平否定文革,中國人最喜歡反思的歷史就是文革,很多人信誓旦旦絕不讓文革重演。沒有言論自由和憲政民主作為保障,這些反思和誓言都弱不禁風。一夜之間,個人崇拜之風吹遍大江南北,舉國上下再現一遍紅。不管多麼無知和可笑,狂妄的專制者給人類帶來的只有災難。

劉曉波一再論證言論自由之必要,它既是基本的人權,也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在他離世兩年之後,中國政府通過大數據技術,對民眾的思想和嘴巴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管控。

如果說跟以前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借助新媒體傳播平台,愚民教育得到了更有效的傳播。今天的年輕人中,不僅知道劉曉波的人不多,有興趣了解他的經歷和思想的人也寥寥可數,了解之後有多少人贊同也大可疑問。盡管劉曉波年輕時就是中國文藝批評和美學哲學界的一匹黑馬,但是很多人仍然相信他這樣的人都是受西方反華勢力煽動。在此之前,專制者需要為篡改和編造歷史的真理部辯護,如今大躍進餓死的幾千萬人,文革中打死的幾百萬人,反倒被振振有詞地誣陷為別有用心者的虛構。他們也不再為殘忍的屠殺掩飾了,六四鎮壓被說成是經濟發展的必要前提。

從殖民議題到中國模式

諾貝爾和平獎的意義在於,以人類普世肯定的價值觀,對推動人權與和平的奮鬥者予以支持。尤其是那些遭受迫害的仁人志士,頒獎意味著不僅表彰與鼓勵其智識與勇氣,而且期待實施迫害的專制政權受到壓力,停止作惡,回頭是岸。即便不能如此,獲獎者也會得到民眾的更多支持,如曼德拉、昂山素季等潛行者那樣,籍此登上更為廣闊的政治舞台。

中國發生的故事是,不僅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患上重疾,不能按照他和家人的意願得到適當的醫治,而且中共懲罰被認為有關聯的挪威政府和民眾,並通過大外宣影響世界輿論。那些報導和評論劉曉波的西方媒體,同時也在整版整版地刊登中共資助的洗腦宣傳──以廣告的名義,卻以新聞的形式。中共對國際輿論的反擊和影響,超過此前任何迫害諾貝爾獎得主的政權。

超過150位藏人自焚,得不到世界足夠的關注。不難想像,4個為抗議北京濫權管制和港府狼狽為奸而自殺的香港人,其慘烈也沒有引起全球各地應有的重視。劉曉波比較香港與中國內地的發展,感慨「中國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成為他的一大罪狀。今天,很多香港人明白了,如果民主自由不可期,與其被中共殖民,不如被英國殖民。

中共拒絕承認對新疆維吾爾人實施殖民統治,然而為什麼將上百萬人關進集中營?英國殖民時期也是罪惡累累,但是香港人至少還能講香港話,還能穿自己想穿的衣服,留自己喜歡的發型。人類文明在不斷地進步,今天的罪惡比過去的罪惡更加罪惡。

在劉曉波去世兩周年之際,我們聊可告慰的是,整個西方世界都開始反思「中國模式」對於全球的影響,而不僅僅是曾經不無天真想像的全球化對於中國的改造。這種反思裡不應該缺少的內容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迫害者一日受不到懲罰,世界就一日沒有公平正義可言。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