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世界上兩種會集體自殺的動物─旅鼠和國民黨

2019-07-14 06:50

? 人氣

作者指出,90年來國民黨的領袖從大陸到台灣都是如此,基本上無力約束自己黨內的有力派系爭權奪利,直到玩掉整個江山。(資料照,圖/維基百科)

作者指出,90年來國民黨的領袖從大陸到台灣都是如此,基本上無力約束自己黨內的有力派系爭權奪利,直到玩掉整個江山。(資料照,圖/維基百科)

在這個世界上有兩種生物沒事會突然去集體自殺的,一種叫做旅鼠,另一種叫中國國民黨。讀中國國民黨從大陸到台灣的黨史,最應該從其中記取的歷史教訓,就是中國國民黨從來不記取歷史教訓,一再重複過去已經發生過的,自己搞死自己失敗崩潰而最後滅亡的故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刀兵二十二年多,蜀亂從頭數此訛。戰役四百七十九,傷心父老淚滂沱。」這是民國時期有詩人感嘆,四川在清朝覆亡以來內戰之多,給人民帶來的至大至深的痛苦。

今年初在風傳媒出現一篇中國作者談1930年代四川軍閥劉湘,在抗戰爆發時努力動員全川參加對日抗戰的轉載文章,一時間以為演算法因為要過年也會出錯。不知為何出現這篇文章?因為劉湘其實在民國史上無甚重大功業值得一提,對整場抗戰而言也基本上是一個來打醬油的貨色。1938年1月七七事變剛滿半年,劉湘向全中國人民表演完了全國人民要團結抗戰的態度以後,就永遠地下台一鞠躬了。這年1月20日嘴巴上說的一口好抗戰,但是自己根本從未接近過戰場的劉湘,在漢口病逝。

在抗戰中死事慘烈的川軍將領頗多,前文中台兒莊戰役一開始就在外圍地區殉難王銘章是一個例子。文中沒有提到的還有,1944年日軍發起旨在打通亞洲從朝鮮半島到馬來半島的全部大陸交通線,差一點順便打垮整個重慶國府結束抗戰的,有近50萬人參加的「一號作戰」。國軍最悲慘最為一敗塗地的是,「一號作戰」第一階段河南豫中會戰,湯恩伯集團第一戰區由蔣鼎文指揮的40萬大軍,在幾個月內全軍覆滅。

劉湘(圖/維基百科)川軍
劉湘。(資料照,圖/維基百科)

從1944年4月17日,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15萬大軍,對鄭州與洛陽開始進攻。6月2日日軍徹底打通平漢鐵路交通,基本上攻陷了包括鄭州、開封、洛陽、許昌、南陽、確山、漯河與信陽等全部河南重要都市達30座以上。對此慘敗結果全國人民與國外盟友的空前震驚與憤怒,立刻湧向了重慶政府。因為只要拿出河南地圖用尺量一下,平均起來國軍基本態勢是日丟一城,日軍當時原則上是用日常行軍的速度攻占這些城市。

國府在這整場河南豫中戰役可以說嘴的,只有5月21日在1940年第33集團軍張自忠陣亡後,出現了抗戰史上第二位殉國的集團軍總司令。在日軍優勢兵力圍攻下,負責掩護部隊西撤的第三十六集團軍司令李家鈺中將(後追晉為陸軍上將),在洛陽陣亡。就如同緊接著1944年夏季一號作戰第二階段湖南長衡會戰中的慘敗,唯一的亮點只能說方先覺率第十軍死守衡陽47天,並且默默地不提方軍最後還是向日軍繳械了。

作為國軍唯二陣亡的集團軍總司令,四川出身大將李家鈺的陣亡,當然是川軍史上無比的永遠哀榮。但1944年陣亡的李家鈺,大概沒法說是受到1938即年病故的劉湘精神感召,前文大概因為實在無法用來給劉湘造神,就沒有提到他了。至於文中用來給劉湘造神,其中提到的一批川軍將領死事之壯烈,如王銘章與其參謀長及124師參謀長鄒紹孟等人。但是這些人的死難主要還是自己的意思,到底跟劉湘有什麼八竿子打得著的關係,正常人都看不出來。就不要用什麼現代人匪夷所思的精神感召來糊弄人了,這個笑話老實說很難笑。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