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中共當局如何看待自己歷史上犯的大錯?

2019-06-09 07:10

? 人氣

六四天安門事件。(資料照,美聯社)

六四天安門事件。(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著名異議作家王若望的回憶錄中,曾講述過一個文革時期據說真實發生過的冷笑話。某機關的當權派被造反派批鬥,要求他老實交代本機關自他上任以來都有過哪些成績。這位勇敢的領導臨場不懼,就當即不緊不慢地大聲說出3個字:「就是好!」這時在場他的擁護者也立刻大聲附和,「就是好!就是好!」

想不到造反派的頭頭也就立即回應:「好個屁!」其他的造反派也立刻大聲重複這句話,現場頓時也響起一片「好個屁!好個屁!」的叫囂。之後當地人民因此就把這兩派群眾,各自稱為「好派」與「屁派」,還用英文縮寫則為「G派」與「P派」。

把自己的派系正式名稱稱為「好派」當然沒問題,想不到被人取名「屁派」的這批紅衛兵,不久之後居然對此也怡然自得,坦然接受了這個封號。甚至把自己的派系名稱在要建檔的正式材料中,就直接使用這個戰鬥來的結果,上報給中央文革小組,說自己的派名就叫「屁派」。製作公文書的承辦人對此頗有疑慮,回覆稱能不能改個稍微正常一點的名字,不然給首長看到不好。「屁派」的紅衛兵竟然回應,毛主席的詩詞當中也用過”屁”這個字(《念奴嬌·鳥兒問答》: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連最高領袖都搬了出來,因此不必顧慮這個問題,該承辦人於是只好勉予同意。

當年的老右派王若望引用這個故事是要具體說明,整場文化大革命到底有多荒謬。不過就在王老去世18年後,這個場景居然搬到國際場合上重演了一次。

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本月2日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年度安全論壇「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中,除了重彈中國必然統一,解放軍是為後盾的舊調以外。罕見地針對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指稱,北京當局「採取果斷措施,制止並平息動亂,這是正確方略,保持中國穩定」。他還反問現場的與會國家國防首長、官員和學者,六四事件30年來,中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難道「我們對六四處理得不對嗎?」

六四、1989年5月18日在北京上街遊行的民眾。(AP)
六四、1989年5月18日在北京上街遊行的民眾。(AP)

針對將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關進「再教育營」,魏鳳和辯稱,新疆民眾的生活水準已提升,人均國內生產毛額很高,每年前往新疆旅遊者量極大,這兩年來沒有發生任何暴力恐怖襲擊事件,「這不是一件好事嗎?」他還說,「『高等職業培訓學校』(即再教育營)就是要去除掉一些極端化思想,並經過受訓後再回歸社會」。

1954年生的魏鳳和在1970年12月,16歲的時候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那正是中國文化大革命的全國性狂熱,因為最高領袖間的劇烈矛盾不能調和,而即將冷卻的時候。他當年恐怕也聽過這個好派與屁派對槓的故事,甚至是目睹過類似場景。現在他自己當上首長後向國際社會所聲言的意旨,六四事件三十年來,中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及中國外交當局反駁的美國政府的,中國的一切如今都是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這都不外乎就像是翻拷當年文革中這位厚臉皮的領導說過的語句:「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是好!」雖然全世界知道真相且有良心的人,聽到這話也恐怕都至少會在心裡面這樣說:「共產黨的統治好個屁!」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