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大屠殺三十年,天安門母親仍在等待道歉與平反:張先玲談愛子王楠遇難經歷

2019-06-03 10:00

? 人氣

天安門母親張先玲2014年向記者展示她兒子的照片。(美聯社)

天安門母親張先玲2014年向記者展示她兒子的照片。(美聯社)

六四事件30週年來臨之際,美國之音採訪了遇難者家屬群體「天安門母親」的發起人之一張先玲女士。1989年6月4日凌晨,她19歲的兒子王楠在天安門西側南長街南口頭部中彈身亡,子彈從左上額射入,左耳後穿出。當時中國當局稱六四事件是平息反革命暴亂,但後來改稱為八九年春夏之交那場「風波」,並避免提及相關話題。在這次專訪中,張先玲敘述痛失愛子尋找親人遺體期間了解到的情況,以及她與丁子霖教授和尤維潔女士等人共同發起六四難屬群體「天安門母親」的由來。

張先玲:唉,這個每次說我都很難過。王楠他是一個中學生,才19歲。他當時在天安門學生運動的時候,他熱衷於照相,去天安門照相。開始的時候,他說他聽不懂。他跟我說,媽,我聽不懂他們在說是怎麼回事。後來他去多了,他就回來給我講,說,媽,我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啦,我認為他們的行為是正確的,應該支持他們的,他們的要求是為了國家好。但是我還是阻止他,我說你不要去。學生運動早晚是要被鎮壓掉的,或者被人利用。他說學生運動會被人利用,但是,他說,學生運動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一種動力。他說我保守吧。我說,你還是趕緊讀書的好。我們倆在這方面看法不太一樣。大人嘛,總是不希望他們參加群體事件嘛。解放之後的每個運動我幾乎都參加過了。我也知道共產黨整人的厲害。我也不願意他們參與這個事情,畢竟他要考大學嘛。但是他最後還是被學生這種熱情感動了。在517大遊行的時候,他也和他的別的同學在他們學校組織了支持大學生的運動。

一別成永訣

當然在最後的6月3號的晚上,有人在我們家聊天說起這個事,有人說會開槍,有人說不會開槍。最後朋友走了之後,他不跟我住在一起,他住在另外一個樓上,他要回他的房間的時候,他問我,他說媽媽你說會開槍嗎?我說不會吧,我說四人幫的時候都沒有開槍,今天會開槍嗎?他說,哦。他就出去,答應我了。他平常還算比較聽話的小孩,他說我不會出去,你放心吧。沒想到他從他的房間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到了第二天我到他的房間看,留了一個條說,我找同學去了。六月三號晚上,之後在沒有音信了,我當然很著急,很慌亂了,受了很大刺激。當然很多朋友,鄰居就跟我說抓起了很多,也許被抓了,不用著急,等著。後來我就一直等到12號的時候,學校來通知說有一個小孩的屍體在護國寺中醫院,是一個很小的醫院,說是公安局送過來的。我去了之後,醫院有個很好的大夫姓張,說這個學生是我們從天安門挖出來的。說是在天安門有個28中學,在中學門口挖了一個坑埋了三個人。他說這個孩子就是其中一個,當時挖出來的都是無名屍。這個小孩穿了一身軍服,係了一個武裝帶,新發的武裝帶,還是有編號的。當時挖出來的就以為這是戒嚴部隊的戰士,所以把他送到醫院的這個地方了,因為別的大醫院的太平間都沒有地方了。他們這個醫院還有個冰凍的格,就把他放在那裡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