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經歷者專訪》20萬戒嚴部隊進駐天安門,誰守住了良心?見證血腥鎮壓的軍官李曉明:中共洗腦士兵,造成軍民對立

2019-06-03 08:10

? 人氣

1989年6月4日,北京街頭示威學生在燃燒的路障前試圖阻止坦克前進。(AP)

1989年6月4日,北京街頭示威學生在燃燒的路障前試圖阻止坦克前進。(AP)

李曉明當初憑著滿腔保家衛國的熱血,也因為看重軍人穩定的鐵飯碗,才在1983年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械工程學院雷達專業,1987年入伍,沒想到意外地成為1989年天安門20萬戒嚴部隊的其中一員,6月5日早上血跡斑斑的廣場,讓他看清了中共政權的真面目。當年24歲、為中國政府賣命的解放軍陸軍39軍116師高炮團李曉明中尉,如今已邁入中年,踏上反對中共、促進中國民主化的道路。

目睹天安門鎮壓慘況後,李曉明把真相埋藏心中長達13年,直到2002年全家移民到澳洲後才公諸於世,他在六四事件30周年之際來到台灣,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指出:「作為軍人,我深知軍隊有些人做出犯罪行為。歷史選擇了我,要我必須站出來,公布真相。但我也相信,絕大多數士兵都是有良心的,否則那麼多人同時開槍,北京肯定血流成河。」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1989年進駐天安門廣場時的留影。(李忠謙攝)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1989年進駐天安門廣場時的留影。(李忠謙攝)

洗腦教育促成軍民對立,士兵憤喊:「北京人都是暴徒」

1989年,李曉明被派駐到遼寧省海域市,胡耀邦過世後,各校園的悼念活動很快演變成反貪腐、呼籲體制改革的運動,他偶爾透過收音機關注情勢,然而4月26日《人民日報》將學運定調為「動亂」,並稱「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很多士兵都相信了。

李曉明說,「6月3日軍隊開槍之前,政治氣氛比較開放,國家沒有完全控制輿論,即使在軍隊裡也能看見較為公正的報導」,雖然軍人只要多看新聞就能懂得孰是孰非,「但是我們部隊裡面的年輕人,受教育水準不高,也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容易受到中共政府的洗腦,所以他們多半傾向相信上面的說法。」

5月20日總理李鵬宣布北京部分地區戒嚴,李曉明所在的116師動身前往瀋陽「維護秩序」,22日上頭又傳達「命令有變,改去北京執行戒嚴命令」,當時前往北京的車隊裡有一輛車裝滿子彈,他說:「這是我在6月3日晚上到北京才知道的。」軍隊前往北京的過程中,受到不少熱心老百姓、學生的阻攔,他們很和平地勸說:「你們是人民的子弟兵,不要去北京,不要進天安門廣場,那些都是學生啊!中國人民解放軍不能殺自己的人民啊!」

六四、1989年5月17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的學生餓倒,受到緊急救護。(AP)
1989年5月17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的學生餓倒,受到緊急救護。(AP)

服從命令是軍人的義務,被市民攔阻對軍隊來說當然是種困擾,加上當時天氣炎熱,士兵們被圍堵在蓋上帆布的軍車上,不能下車如廁,悶熱又使人心情浮躁,難免爆發不滿情緒。李曉明說,有件插曲令他印象很深刻,「我們部隊被攔住時,有士兵很氣憤說『北京人都是暴徒,能開槍的話,我會把北京人全殺死』這當然是氣話,是血氣方剛年輕人忍不住衝動說出的話,但這也反映出當時軍人與民眾對立、誤會的情況。」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