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中國政府是殺人犯啊,當然想抹掉自己犯罪的紀錄」失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2019-06-02 13:00

? 人氣

今年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但是在六四事件曾經發生的中國大陸,那場至今仍對中國產生深遠影響的事件在人們、特別是年輕人的記憶中卻似乎越來越淡薄。

已很少有中國年輕人能夠辨識出「坦克人」王維林在北京長安街頭隻身擋坦克的那張象徵公民對抗暴政的標誌性照片。一些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甚至會反問,瞭解六四對我們個人和國家能有哪些好處?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漸為世人遺忘,美國攝影師魏德納說「你不能逼別人認識歷史」,但「天安門事件永遠不會消失」。(美聯社)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漸為世人遺忘,美國攝影師韋德納說「你不能逼別人認識歷史」,但「天安門事件永遠不會消失」。(美聯社)

林慕蓮:忘卻是從上而下,也是自下而上

前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駐京記者林慕蓮(Louisa Lim)曾經感嘆道,中國民眾甚至會主動配合當局選擇性遺忘掉這段歷史。林慕蓮是《失憶人民共和國:重返天安門》(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一書的作者。

她說:「忘卻是從上而下的,但也是平行的,自下而上的。我認為,人們串通一氣或者是配合(當局)去遺忘,這主要是因為紀念(六四)的成本太高昂了。」

儘管中共「抹殺歷史」的運動是如此之成功,但中共並沒有因此就有絲毫鬆懈。每當六四周年紀念日到來之際,當局都如臨大敵。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中國大陸幾乎所有與30年前那場慘案有關聯的人物都早早被當局提前控制起來。

「我認為,在中國回憶1989年所發生的事情變得更困難了,」林慕蓮說,「即使是非常小規模的私下追思活動也不被允許。就在近幾個月我們仍然看到有人因為公開紀念六四而被判刑。因此,我認為限制人民紀念六四鎮壓的措施升級了。」

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中國人民解放軍血腥鎮壓示威抗議的學生與市民(AP)
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中國人民解放軍血腥鎮壓示威抗議的學生與市民(AP)

「中國政府它是殺人犯啊,殺人犯當然想抹掉自己犯罪的紀錄,」

但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化學系的中國留學生古懿說,這恰恰反映出中共當局相信,六四這樣一個重大歷史事件是無法被遺忘的。「中國政府它是殺人犯啊,殺人犯當然想抹掉自己犯罪的紀錄,」他說,「但是他們也知道自己抹不掉,要不然每年六四前後,它就不至於草木皆兵了。」

古懿是一位與眾不同的中國留學生。他來自四川,是回族穆斯林,也是一位持不同政見者和人權活動者。他2012年出國留學後,開始關注六四學運。他說:「當時很多人在呼籲平反,而我們就覺得殺人犯怎麼有資格給受害者平反呢?」

1989年5月27日,天安門廣場,示威抗議的學生領袖王丹(AP)
1989年5月27日,天安門廣場,示威抗議的學生領袖王丹(AP)

「我不再用『平反』,改用『翻案』」

「其實很多年以來,我就不再用『平反』這個詞了,我們早就改用『翻案』這個詞了,」六四學運領袖王丹說,「因為你指望著共產黨給六四平反,我覺得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隨著中國經濟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的高速發展,中國政府在三代領導人「前赴後繼」的努力下,現在已經基本上給中國民眾成功灌輸了這樣的印象,即沒有當年的鎮壓就不會有今天中國的繁榮。這從很多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對六四的反應中已盡顯無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