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為什麼要關注六四?王軍濤:否則30年內,北京天安門的坦克將開到台北自由廣場上

2019-05-26 09:20

? 人氣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漸為世人遺忘,美國攝影師韋德納說「你不能逼別人認識歷史」,但「天安門事件永遠不會消失」。(美聯社)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漸為世人遺忘,美國攝影師韋德納說「你不能逼別人認識歷史」,但「天安門事件永遠不會消失」。(美聯社)

1989年,台灣中正紀念堂有上萬人聲援中國「八九學運」,學生高舉布條呼籲「支持大陸民主自由」,「反對中共打擊學生民主抗議活動」。6月4日的血腥鎮壓發生後,「坦克人」的畫面透過全台無線電視播送,當時的台灣新聞記者稱,「勇敢的中國人用血來寫歷史」,中正紀念堂廣場上流淚的民眾「希望每位中國人有朝一日都能享有自由與民主」。

六四天安門事件轉眼已過30載,兩岸的情勢與政治局面迥然不同,台灣當年為此憤慨激昂、痛哭流涕的畫面不再,近日在台灣出席六四30周年座談活動的中港政治人物也有所感慨。王軍濤指出,台灣人應支持中國民主化,他激昂說道:「30年內,天安門的坦克將開到台北自由廣場上。把共產黨推翻,才是台灣人免除恐懼的政治先決條件。」

六四天安門事件 群眾使用木板車運送傷員。(維基百科)
六四天安門事件 群眾使用木板車運送傷員。(維基百科)

台灣能夠在中國民主化上做出許多貢獻

中國民運人士王軍濤1980年代致力於民主啟蒙運動,六四時期也積極參與學生的抗議活動,1990年被中共認定「是煽動、組織、指揮反革命暴亂的重要案犯」,遭到判刑13年,4年後才被以保外就醫的名義送上飛機,前往美國,重獲自由之軀。30年來不斷推動民主運動,王軍濤認為,台灣能夠在中國民主化上做出許多貢獻,只要台灣不再有「鴕鳥」心態。

21日於清華大學舉行的「六四清大座談會」上,王軍濤指出,25年前我來到台灣,試圖要求台灣人民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當時你們手上的選項是『支持』或『不支持』,有些人會疑惑『我們為什麼要管大陸的事呢』,今天,台灣人民面對中國消滅民主自由的威脅已經迫在眉睫,手上選擇是『抵制』還是『不抵制』。」

1994年5月12日,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王軍濤在華盛頓的新聞發佈會上討論人權問題。(AP)
1994年5月12日,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王軍濤在華盛頓的新聞發佈會上討論人權問題。(AP)

王軍濤說:「30年前,那一輩台灣人還可以選擇要不要介入中國事務,現在你們這一代台灣人一定會跟中共的坦克撞上。30年內,天安門的坦克將開到自由廣場,我們1989年的經歷,就會是你們的命運。」他認為,台灣面對中國有三個選擇,一是發大財,但是「香港、西藏就會是你們的命運,當初中共保證西藏和平解放、一切不變,但西藏現在呢?」

王軍濤說,第二個選擇就是「終於正視中共威脅,台灣開啟新冷戰」,「以台灣海峽為線,把中共堵在海峽之外,但是台灣人將生活在失去安全與自由的驚恐中,就像冷戰中的西德人民。因為冷戰不能消滅中共,只不過是逼出一個西朝鮮(指中國)。」

他激昂表示,第三就是「協助中國民主化」,支持那些為中國民主事業而戰的人,聲援在腐敗暴政下受害的群體,「把他們當成你們的一部份,他們在為你們而戰,他們沒了,你們就準備面對坦克」。

今年是「六四30周年」,自由廣場巨型的綠色坦克戶外裝置藝術,重現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知名照片場景「坦克人」。(蔡娪嫣攝)
今年是「六四30周年」,自由廣場巨型的綠色坦克戶外裝置藝術,重現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知名照片場景「坦克人」。(蔡娪嫣攝)

台灣人為什麼對六四「冷漠」?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