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君祖專欄:穩、凖、狠,一舉定乾坤

2019-05-26 05:50

? 人氣

風景(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風景(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解。利西南,無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解卦依卦序在蹇卦之後,大難方消,宜休養生息,不適合再有任何舉動。西南屬陰柔安靜的一方,後天八卦方位中,坤居西南、兌正西、離正南、巽居東南,西南半壁皆屬陰卦範圍,象徵寬平簡緩,解卦依此行事即有利。「來復」同復卦卦辭所言:「七日來復,利有攸往。」代表元氣漸復、形勢轉佳,這時就得積極往前奮鬥了!

但得注意:趁早下手才吉。「夙」依《說文解字》是「早敬」之意,詩書每言「夙夜」,所謂「執事雖夕不休」,謹慎從事,從早到晚都不休息,大有乾卦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之義。孟子有「平旦之氣」的說法,認為人在黎明之際頭腦清新、良知良能煥發,正是朝氣蓬勃、大有可為之時。解卦在恢復元氣之後再出發,拈出「夙」字,靜極轉動,可謂意味深長。

Mallory Square的夕陽(圖/kkday)
夕陽(資料照,圖/kkday)

《彖》曰: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利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時大矣哉!

解外卦震動、內卦坎險,有奮鬥出險、動而免乎險之象。「往得眾」指九四,一陽往居坤卦而為之主,坤為眾、帝出乎震,故稱「得眾」。《說卦傳》稱「震,一索而得男」。乾坤始交、陽入陰中,正為此象。「其來復吉」指九二,一陽來居坤中以歷險,《說卦傳》稱「坎,再索而得男」。乾坤再交,陽入陰中之象。

九四得眾,民心擁戴;九二得中,冒險犯難。二陽合力濟險,遂成「有攸往,夙吉」之功。《繫辭傳》有云:「二與四,同功而異位,其善不同。」解卦二陽分工合作之局,堪稱範例。

一索再索,乾坤既交,陰陽和合,遂沛然下雨,原先蹇卦所遺留的緊張情勢徹底化解。解上卦震雷、下卦坎雨,又有雷雨大作之象,雨水滋潤了百果草木,雷聲驚起了久蟄的生機,硬殼綻開、冒出新芽,天地間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解卦所代表的時代變化,真是太重要了!

前面解析蒙卦初六時,以廣義的互卦理論,證明蒙中有解——發蒙、用脫桎梏,正合此處「百果草木皆甲坼」之象。易象回環互證、息息相關,真是精妙至極。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危機已過,矛盾化解,過程中的一些衝突和不快都不必再計較,赦免過錯、寬減罪刑,冤家宜解不宜結。「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這才是解決宿怨的極境。

由卦辭、《彖傳》及《大象傳》,可知解卦分階段、抓重點以解決問題的主旨、方法及特色,往下還可在爻辭中得到進一步的印證。

明夷卦(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明夷卦(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初六。無咎。

《象》曰:剛柔之際,義無咎也。

初六為解之始,當蹇難之後,正是「利西南,無所往」之時,上承九二、遠應九四,與卦中二陽爻均有良好呼應,剛柔互動、陰陽和合,理應無咎。坎卦六四順承九五,爻辭亦言「終無咎」,《小象》則稱「剛柔際也」,此為上坎,解則為下坎,剛柔之際,皆見出險難互助之情。

解之初六僅言「無咎」二字,精簡已極,見出作者不欲生事、務求簡靜之情。六十四卦中,另如否之六三「包羞」、恒之九二「悔亡」、大壯九二「貞吉」、兌之上六「引兌」,亦皆二字。《繫辭傳》稱:「聖人之情見乎辭。」《文言傳》稱:「修辭立其誠。」寥寥二字,皆可推想當日創作之情。

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得中道也。

「田」是田獵,狐性狡詐,象徵隱藏於內部的禍患。解卦繼蹇卦之後,必有許多後遺症待處理——蹇時大難當頭,只得風雨同舟、共禦外侮,蹇難一過,彼此又會開始內鬥。解內卦坎險,九二又居險中,知幾察微,能獲隱伏之情,故有「田獲三狐」之象。既知險情便得處理,黃為中色、矢表示像箭一般直,得黃矢是說除內奸須中而且直,不可公報私仇、株連無辜,亦不宜刺激過甚、反成更大的禍害。

九二爻變,成豫卦,卦辭云:「利建侯行師。」「建侯」便能占候,摘發隱情、知幾應變,正合「田獲三狐」之象。同樣,初六爻變,成歸妹卦,卦辭云:「征凶,無攸利。」因為征凶,所以解之初才「無所往」,靜養以獲無咎。

島根縣東部地區的訪日客人數增長情形可觀。圖為宍道湖的夕陽。(圖/潮日本提供)
(資料照,潮日本提供)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貞吝。

《象》曰:負且乘,亦可醜也;自我致戎,又誰咎也?

六三不中不正,夾處在九二、九四兩陽爻之間,有負四乘二之象,故稱「負且乘」。陰乘陽、柔乘剛,象徵欲望蒙蔽了理智,醜態百出,相當不利。小人自不量力,竊據高位,容易結怨樹敵、啟人覬覦之心而入侵,這完全是自找的,誰也不能怪,這樣幹下去,路子一定愈來愈窄。

《繫辭傳》中有孔子對此爻的批判:「子曰:作《易》者,其知盜乎?《易》曰:『負且乘,致寇至。』負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盜,冶容誨淫。《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招也!」

古代平民沒有車子坐,背著包袱往來奔走以謀生,這是負;做官的則可坐車,以示尊貴,這是乘。「負且乘」,表示庸碌之人得據高位。坐在車上還背著包袱,又象徵積習過深、不能與時俱進,而且患得患失的情狀。

這種情形,表示組織的人事安排陷入混亂,居上位者輕授名器、漫不經心,處下位者逞強鬥狠、爭先卡位,如此必然招致外敵入侵。自己有寶物,不好好收藏,等於教賊人來搶你;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等於教別人來輕薄。解卦六三之爻,提醒人注意本身的弱點,內憂方致外患,小盜盜財、大盜盜國,皆因乘虛而入。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當位也。                            

解上卦震為足,六三居震足戶之下,有拇之象;「而」通「爾」,「解爾拇」,指示九四擺脫六三的攀附和糾纏,徹底劃清界限。《彖傳》所稱「利西南,往得從」。即指此爻。坤卦利西南得朋,《易經》陰以陽為朋,九四入上卦坤成震而為之主,故稱「朋至斯孚」。「孚」指剛柔互濟、陰陽和合,九四毅然決然甩開六三的包袱,往上卦開拓新境界,自然能得到六五、上六的歡迎,彼此配合做一番事業。九四陽居陰位不當位,心有餘力仍未足,僅能「解而拇」,還談不上除奸解患。

九四爻變,成師卦。《大象傳》稱「容民畜眾」,《彖傳》稱:「能以眾正,可以王矣!」畜眾用眾,正合解九四「往得眾」「朋至斯孚」之象。前面分析九二爻變,成豫卦,「利建侯行師」,摘發隱伏的內患;此爻變成師卦,安內接著攘外。解卦消災解患,全靠二、四兩組爻發揮影響力、支撐大局。

20190523-日落,餘暉,夕陽。(取自1045373@pixabay)
(取自1045373@pixabay)

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於小人。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六五居解卦君位,乘四應二,擁有陽爻實力者的支持,解除患難大開大闔,不僅君子得解,連小人亦受感化,原先緊繃的對峙局面因而化解。《論語.顏淵篇》樊遲問仁問智,孔子答曰愛人、知人,又稱「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錯」是對治、攻錯之意,舉用正直的人以教化邪曲不正的人,使其亦歸於正,這是「政者,正也」的究竟義。

所以,子夏進一步開導樊遲:「舜有天下,選於眾,舉皋陶,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不仁者遠矣」即「小人退也」,是指小人化善,轉而與君子同調,並非趕盡殺絕或驅逐出境——「舉直」是知人、「錯諸枉」是愛人,仁智雙全,才能化解仇怨、消弭對立。《論語.為政篇》哀公問政,孔子亦回答:「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解「利西南」,「往得眾」,六五舉用九四、九二以教化六三,正合此義。

老子亦云:「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領導人必須無分別心,有孚於小人,才見出氣度恢弘。解卦《彖傳》稱「百果草木皆甲坼」,即有雨露均沾、皆大歡喜之意。解決問題,這才是最高境界——Solve the Problem不如Dissolve the Problem!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上六為解之終,也是全卦唯一當位之爻,居高臨下,當震動之極,除奸解難的時機已完全成熟。「隼」是猛禽,暗喻六三,上六和六三應而不與,負鋤奸重責。「公用」即用公,是雙關語,指秉持眾意、公正解決禍患,和九二獲狐「得黃矢,貞吉」相通。

「墉」是城牆,「高墉之上」表示有民意做靠山、居優勢,以此除奸,必可達到目的,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六五大度包容在先,已經仁至義盡,若仍有據隅頑抗、冥頑不靈者,上六再出手解決悖害,孰曰不宜?

孔子在《繫辭傳》中對此爻亦有發揮:「《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何不利之有?動而不括,是以出而有獲,語成器而動者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利器之後,還得像老子所說的:「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韜光養晦,深藏不露,等待最恰當的時機才出手。「括」是固結不解、凝滯遲延之意,「動而不括」,表示出手迅捷、流暢奔放,毫無後顧之憂。「藏器於身,待時而動」,戒匹夫之勇;「動而不括」,無婦人之仁。解上六兼而有之,合乎行動家狠、凖、穩的要旨,當然出而有獲,一舉解決問題。

20190523-夕陽。(取自tiezhuang@Pixabay)
(取自tiezhuang@Pixabay)

坤卦六四爻辭云:「括囊。無咎無譽。」《小象》稱:「慎不害也。」用繩將袋口束緊,不露一點口風,謹言慎行,以避免功高震主所帶來的政治迫害,這是納氣存身的智慧。解上六「動而不括」,將束縛羈絆完全鬆開,又成了淩厲無前的大勇。《繫辭傳》云:「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人生動靜之間,其節奏有如此者。

解卦九二、九四為支撐全域的二陽爻,九二居下卦坎中,九四居三、四、五爻所合成的上互卦坎中,剛中歷險、柔包剛外,正是「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之象。九四居上卦震動之始,已有動而免乎險、安內攘外之思,但時位未當,遂「藏器於身」,先解脫束縛與六三劃清界限,經六五無所不解、完全放開的懷柔處理,再繼之以上六當位威勢的徹底解決。這種分階段、抓重點的解決問題的機慧,值得深入學習。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包袱特重,和解卦鬆綁解脫的主旨,格格不入,在全卦中為眾矢之的、內憂外患的代表。九二獲狐、上六射隼、九四解拇、六五有孚於小人,皆指六三而言。九四對付六三先隱忍而後動的方法,正是《孟子》中所說的「國人皆曰可殺,然後殺之,是謂國人殺之」。用眾借力,以剷除國賊,「有攸往,夙吉」!

解至上卦始有脫險之象,故下卦不言解,上卦經傳方言「解而拇」「君子維有解」「以解悖」。孔子讀《易》,在《繫辭傳》中兩引解卦爻辭以立論,其重視可見一斑。六三是解的物件,為問題所在;上六是解的方法,提出了完美的解答。整部《易經》借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象,其實都在演證解決疑難的道理。Question and Answer (Q→A)、Prediction and Decision(P→D)。

「致寇至」,出而有獲;「有攸往,夙吉」……解利西南,更見智慧,由學術史上許多偉大發現可知:繃緊心智、強探力索,往往百思不得其解;適度鬆弛、從容涵養,恰恰無心用,恰恰用心時,反而神解煥發,大有創獲。莊子庖丁解牛之喻,得心應手,以神遇而不以目視,亦可為解卦旁證;而卦辭中從「無所往」到「有攸往」的精彩歷程,又似老子談古之善為士者所述的情境: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

*作者為臺灣周易文化研究會創會理事長;中華孫子兵法研究會副會長;中華奉元學會現任理事長。本文選自新版《易經與現代生活》,原刊「劉君祖經典講堂」公眾微信號(節選自修訂版《易經與現代生活》,即將出版),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