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小資買房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豪人專欄:娘砲最Man

2019-05-26 06:40

? 人氣

作者表示,男子氣概病患者不全都是男人,一如小女人病患者也不全都是女人。(AP)

作者表示,男子氣概病患者不全都是男人,一如小女人病患者也不全都是女人。(AP)

恐同反同的男人,就是一百年前恐女厭女的男性沙文主義者,就是一千年前的種族主義者,就是一萬年前被女人統治的反智暴力蠢才。男性受困於自己搞出來的歷史/社會性基因,說來也可憐。

有一種病,叫做男子氣概(manliness,男らしさ)病。在文明開化的社會裡,男子氣概病已經是諸惡之源了,因此我們有必要認識一下這種病。

男子氣概病與小女人病

男子氣概病的病徵很醒目,基本上就是一種妄想症,妄想自己是宇宙中心,妄想自己是無敵超人。「擎天一柱/頂天立地/雄壯威武/淚不輕彈/三妻四妾/六畜興旺」,自以為承擔著家國天下興亡存廢的重責大任。具像化之後,大致上就是「小小的腦袋大大的身軀/塗滿膩膩的油脂/內褲穿在外褲外/不刮鬍子不刷牙不洗澡/所以很臭/類固醇六塊肌每塊都訴說著三個字/我很蠢」。

一個有男子氣概病的病人,就只是個病人。三個有男子氣概病的病人,就是反同團體。一小群有男子氣概病的病人,就是反同的台灣立法委員。一大群有男子氣概病的病人,就是中國共產黨。

與男子氣概病成雙成對的,叫做小女人病(womanliness,女らしさ)。小女人病病徵的簡單描述,以《甄嬛傳》的形容最傳神──「賤人就是矯情」,或曰「賤人就是女人」,故略稱為賤女人。女人既是賤人,當然不能不難養難教、心胸狹窄、缺乏理性、鼠目寸光、見不得人家好、不撒嬌就撒潑,而且喜歡男人臭烘烘。

一個有小女人病的病人,就只是個病人。三個有小女人病的病人,就是反同團體。一小群有小女人病的病人,就是反同的台灣立法委員。一大群有小女人病的病人,就是中國國民黨。

男子氣概病患者不全都是男人,一如小女人病患者也不全都是女人。絕大多數的男人只有男子器官,並沒有什麼男子氣概。男子氣概是父權社會的集體幻想,如果父權社會裡的女性也期待男人們都得有男子氣概,那麼這種女性也是男子氣概病患者。

不是醫生,卻老愛決定別人有病

同理,絕大多數的女人也只有女子器官,並不見得都是小女人。小女人同樣是父權社會的集體幻想,如果父權社會裡的男性期待女人們都得是矯情賤人,那麼這種男性也是小女人病患者。

那麼我們可以合理推論:男子氣概病與小女人病,獨得一病者少,兩病俱發者眾嗎?

嗯,大哉問。不過就我的觀察,無論獨得一病抑或兩病俱發,總之容易感染的,還是以男人居多。因為這兩種病並不是生理病,而是社會病。就像不孕/生不出男孩,根本不是生理有病,而是被心理有病的男人社會指責為有病。社會由男人掌控,社會價值由男人決定,所以總是男人決定誰有病。

然而不是醫生,卻老愛決定別人有病,豈非自己有病在先?何況愈是天生小女人性格的男人,愈憧憬男子氣概,以至於憧憬到了得病;而自認天生男子氣概者,對於自己的臭烘烘、傻呼呼其實很在意,因而不免內心嬌羞,暗藏去勢之志。

至於女性嘛,我看絕大多數都是裝病,省得麻煩。

恐同/反同團體的發言人、代理人、理論大師幾乎清一色都是男性,就是一個堅強的證明。您說難道沒有女人恐同反同嗎?理論上應該有,也一定有。但是,嘿嘿嘿,依照反同/恐同男人的男子氣概/小女人邏輯,女人就算有意見也應該閉嘴。所以實際上您看不到熱烈反同恐同的女人。就算您看到一個熱烈反同恐同的女人,她其實只不過在演戲──無論是出於自願、被迫或洗腦。為什麼呢?因為恐同反同,對女人完全沒好處。恐同反同,社會也不會因此為女性所掌控。

20180213-護家盟上午前往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外,召開「748釋憲案後行政訴訟相關議題」記者會。左為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秘書長張守一。(蘇仲泓攝)
作者表示,實際上您看不到熱烈反同恐同的女人。就算您看到一個熱烈反同恐同的女人,她其實只不過在演戲──無論是出於自願、被迫或洗腦。(資料照,蘇仲泓攝)

請循其本:恐同反同的男人,其實就是一百年前恐女厭女的男性沙文主義者,就是一千年前的種族主義者,就是一萬年前被女人統治的反智暴力蠢才。男性受困於這些自己搞出來的歷史/社會性基因,說來也可憐。有時候我不免覺得,那些男性聖人們主張人性本惡,是因為看到自己;而主張人性本善,是因為看到他媽媽。

有此了悟,我因此導出了一個「天火公式」。天火公式適用全人類,但因時因地內容略有不同,在台灣的天火公式大致如下:

適用於台灣的天火公式

恐同者=反智者=厭女者=反廢死者=黨國支持者=平權會支持者=大中華沙文主義者=不打群架就不會打架的膽小鬼=相信神佛會帶來榮華富貴的投機者=占了便宜還賣乖者。

為了避免誤會,我必須鄭重聲明:此公式之所以「天火」為名,絕非詛咒這些人將被天火焚燒。正好相反,我強調的是:這些人絕對不會被天火焚燒──因為他們就已經是天火了。也就是柳宗元感嘆的「造物者胡甚不仁,而巧成汝質」的被造物。若非老天心情不好,怎麼會造出一群連別人結婚都要干涉的閒漢呢?
在台灣,天火還滿大、滿人多勢眾的。而且天火價值,與世界第二大帝國的價值幾乎完全一致。實力如此懸殊,台灣的同志運動竟然敢捋虎鬚、履虎尾。原來全台灣最Man的,就是這群娘砲。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81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