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上都會聽到他們被電擊的哀嚎聲」判刑最重、遭遇最慘、最不受國際社會關注的「六四抗暴者」

2019-05-26 09:00

? 人氣

參與六四燭光集會人士眼泛淚光(美國之音)

參與六四燭光集會人士眼泛淚光(美國之音)

「六四」30年來第一本記錄「六四抗暴者」群體的新書《六四抗暴者法庭檔案》出版。該書的編者是旅居澳洲的民運人士孫立勇,由美國勞改基金會贊助,明鏡出版社出版。

「六四抗暴者」指被當局冠以「六四暴徒」的群體。他們在89民運期間,在軍隊進城後,以及「六四」鎮壓前後,攔截車輛、燒軍車、號召市民反抗、號召工人罷工學生罷課,用堵塞交通等各種形式對當局的鎮壓進行抗議的人,多為普通市民。

該書作者孫立勇表示,「六四抗暴者」是1989年民運和六四鎮壓中結局最悲慘的群體,他們被判的刑期最重,關押出獄後遭遇最慘,最不受國際社會關注。

趙慶:被判18年,獲釋後找不到工作,眼睛被捅瞎,死於腦幹大出血

他舉例當年19歲的趙慶,因為燒了3輛軍車被判18年,獲釋後找不到工作,還被不明身分人毆打,眼睛被捅瞎,2012年死於腦幹大出血,才42歲。

孫立勇說:「一輩子連個媳婦都沒娶,在家裡頭受白眼,在社會上沒工作。『六四抗暴者』的就業面臨著一個嚴重的問題。現在稍微像點樣的企業,要你出示無犯罪證明啊,你要去派出所開啊,派出所說你搶劫罪、放火罪啊!不能寫你沒有罪啊。」

他還介紹了另一位 「六四抗暴者」。「張燕生,1989年他是北京展覽館的工人,是69年生的。1989年因為搶劫罪被判無期徒刑……他有糖尿病遺傳史。張燕生在監獄就有糖尿病。為了減刑玩命幹活,家裡什麼都沒有,又沒有國際社會的幫助。8、9年前剛娶了媳婦。最近我寫了篇文章,希望大家幫助他,他腎衰、心衰。」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漸為世人遺忘,美國攝影師韋德納說「你不能逼別人認識歷史」,但「天安門事件永遠不會消失」。(美聯社)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漸為世人遺忘,美國攝影師韋德納說「你不能逼別人認識歷史」,但「天安門事件永遠不會消失」。(美聯社)

「哀嚎聲到今天都還迴蕩在我的耳旁」

孫立勇本人當年就是一位堵軍車的抗暴者。1991年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7年徒刑。他服刑的地方正好跟150多名六四抗暴者關同一個監獄。他說,每天晚上都會聽到那些抗暴者或因完不成生產指標,或是說了不思悔改的話,被獄警電擊時發出的哀嚎聲。孫立勇說:

「這些個被電的哀嚎聲今天都30年了,還常常迴蕩在我的耳旁啊!我2004年來到了澳大利亞,出來以後才知道沒人關心這些人。六四普通的市民、最勇敢的人,沒人理你知道嗎?然後當時的這些學生領袖們很風光,他們有資源,但這些市民得到什麼?他們沒有得到任何的讚美,這個歷史和現實對他們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就覺得應該去為他們發聲。」

這本書包括了孫立勇13年來蒐集到的108名「六四抗暴者」的法庭文件,包括逮捕證、起訴書、判決書、終審裁定書、釋放證等,其中包括了著名的已故湖南邵陽民運人士李旺陽、現旅居瑞典的茉莉,還有多年來孫立勇本人對這些抗暴者艱難現狀寫下的文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