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坦言當年對中共有期待太天真 王丹:西方姑息造就中國「魔獸」

2019-05-19 20:56

? 人氣

六四30周年:中國民運人士王丹(中)、和華人民主書院鄭宇碩(右)與澳洲雪梨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簡恒宇攝)

六四30周年:中國民運人士王丹(中)、和華人民主書院鄭宇碩(右)與澳洲雪梨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簡恒宇攝)

2019年適逢六四事件(八九民運)30周年,對於中國民運日後的發展,知名中國民運人士王軍濤19日直言,中國民運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沒有接軌,新一代的民運力量與六四民運力量未結合,「就是做得還不夠,應結合所有與對抗中共的力量」。六四民運領袖王丹則稱,六四事件對西方也具重大意義,因為西方當年的姑息,讓中國變成挑戰秩序的魔獸。

中國新民運切割 認為六四民運太激進

王軍濤直言,中國推動和平開放轉型,但政治上仍是高壓維穩,經濟進行全球化,而要全球化就要與國際標準接軌,勢必面臨專業接口的問題,這些都與中共推行的政策矛盾。他還說,鄧小平之後有2條路,分別是憲政民主和獨裁反貪掃黑,結果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選擇後者,打出新的力量,「但新生民運不願接軌,認為要一個一個案子打官司,推翻中共太激進」。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想不想解決、怎麼解決都是由中共決定」,王軍濤強調,「除了道德沒有別的,就只能是燈塔,現實上無法成為推動改革的力量」。他指出,六四事件中,原本預期的菁英階層沒有與中共對抗,反而在六四事件後,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菁英打造成鐵三角同盟,一起瓜分改革開放後的紅利,繼續維持對大眾的壓迫。王軍濤還說,知識分子想講道理,中共不講,知識分子就沒轍。

六四30周年: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左)、王軍濤(右)和華人民主書院鄭宇碩(簡恒宇攝)
六四30周年: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左)、王軍濤(右)和華人民主書院鄭宇碩(簡恒宇攝)

結合反共力量 王軍濤:推翻中共才能民主化

王軍濤直言,「以前中國民運就是知識分子的良心運動,但談不上是公民運動或社會運動」,而反思六四事件,他認為「做得不夠多」,且中共強拆、迫遷引發底層反彈,民運力量卻未結合,而要對抗中共,應把在理念、利益、規範與中共產生衝突的力量結合起來。王軍濤更稱,想要中國民主化沒有其他方法,只能推翻中共。

對於西方在六四事件後姑息,導致中共壯大,現居於美國的王軍濤回應,美國境內有4大親中力量,分別是商界、海外華人、中國學者與美國政府,「因為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美國在部分議題必須尋求中國支持」。王丹則坦言,當年學運人士確實有些天真,對中共有所期待,但在天安門事件後看輕中共,「不過30年前全世界都對中共天真,西方制裁2年就解除」。

六四30周年:香港《文匯報》前駐北京記者劉銳紹(簡恒宇攝)
六四30周年:香港《文匯報》前駐北京記者劉銳紹(簡恒宇攝)

西方造就中國魔獸 中國製造兩岸衝突轉移內部問題

「西方對中共也抱有期待,結果『製造出怪獸』(creat a monster)」,王丹說,「西方的綏靖讓中國成為挑戰秩序的魔獸,西方造成的後果 讓中國壯大形成威脅 西方不用反思嗎?」此外,香港《文匯報》前駐北京記者劉銳紹表示,自中共19大以後,中共擴大對媒體的操控,包括透過持有香港媒體股權,若該媒體不聽話,就斷絕媒體老闆的經濟利益。

劉銳紹說,中共也會刻意發送「假新聞」給特定媒體,削弱該媒體的公信力,而中共也滲透市場,創立許多新的網路平台和媒體,「特點在於這些『新媒體』也談敏感議題,像是也談民主,但只針對民生部份,也罵香港政府,但是用(北京)中央政府的姿態去批評(香港)地方政府」。劉銳紹也指出,中共會利用模糊的海外媒體,攻擊特定對象。

六四30周年:台灣大學政治學教授、研究中共權威明居正(簡恒宇攝)
六四30周年:台灣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共研究權威明居正(簡恒宇攝)

「中共也把手伸進出版、教育、娛樂領域」,劉銳紹表示,「不讓大眾關注政治議題,消磨反抗意志」。劉銳紹直言,中共現在也會指控當年的報導「情緒化」,批評當時的報導錯誤,且中共有個傳統模式,每當面臨外部壓力時,會轉由全民承擔,或是轉移目標,而研究中共的權威、台灣大學政治學教授明居正說,中共日後會加強社會控制,但反習力量也變大,並藉由製造兩岸緊張來分散注意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