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新聞自由比俄羅斯、緬甸還糟!獨立記者帶你看見新加坡的另一面

2019-05-19 16:30

? 人氣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8日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新加坡獨立記者韓俐穎分享星國媒體自由現況。(鍾巧庭攝)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8日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新加坡獨立記者韓俐穎分享星國媒體自由現況。(鍾巧庭攝)

提起新加坡,許多台灣人的第一印象大概是街道乾淨、治安良好,無論在法治與經濟層面的表現都在全球名列前茅,但在星國獨立記者韓俐穎及公民運動者范國瀚眼中,新加坡公民社會所受的壓迫,絕不僅止於「口香糖禁令」而已。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8日在台灣大學霖澤館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本屆以「網路時代的新聞真相」為主軸,邀請各國記者分享經驗。根據無國界記者(RSF)發布的《2019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新加坡的新聞自由排在全球第151名,甚至比俄羅斯和緬甸的排名還要低,令全場聽眾驚訝不已。

不必直接訴諸暴力,新加坡就是能讓媒體噤聲

韓俐穎表示,與前述威權政體不同,新加坡執政黨人民行動黨(PAP)並不會以直接、暴力的方式威脅新聞工作者,控制的手段更加幽微:「在新加坡,記者不會被殺、被關,他們(PAP)不需要給外國講話的機會。」韓俐穎說,新加坡當局披著法治的外皮,制定多項法令壓迫媒體自由,例如在《報紙及新聞出版法》的規範下,星國報社的總編輯人選皆為政府屬意的人選,經營核心被政府牢牢掌握,根本無需透過吊銷執照等手段控制媒體。

在當局嚴密管控的狹縫中,網路媒體相較之下提供較自由的報導空間,許多新加坡民眾也習慣透過社群獲取資訊,甚至在臉書(Facebook)上熱烈議論時政。韓俐穎笑說:「新加坡人在臉書上談的政治,應該比國會裡談的還要多!」

為「假新聞」制定嚴峻法律 實則打擊言論自由?

但就在今年4月,新加坡政府提出《防止網路錯誤資訊和操縱法》(POFMA),進一步箝制網路言論自由。該法規定,凡是政府認定言論不符事實或「違反公共利益」,皆得要求網路平台業者移除訊息或做出更正。除了新聞網站及社群媒體外,甚至連WhatsApp、Telegram等通訊軟體都在管控範圍內,違者將面臨最重10年徒刑及100萬元新幣(新台幣2300萬元)罰金。

【延伸閱讀】私人通訊也不放過,「假新聞」「公共利益」政府說了算 新加坡重法管制網路平台:違法關10年、罰2300萬

POFMA在4月進行一讀時,就引發科技業者、人權組織對政府過度擴權、迫害言論自由的疑慮,但由於人民行動黨在國會佔絕對多數,法案已在本月8日順利通過。僅管星國當局反覆強調,該法是針對錯誤資訊,不會侵害人民的言論自由,並保證政府不會濫用權力,但韓俐穎反駁,新加坡的假新聞問題根本不算嚴重,且先前有網站散布涉及種族歧視的資訊,旋即被當局勒令在6小時內將網站關閉,顯見現有法規已能對不實資訊進行規範,「那麼制訂新法的必要性在哪裡?」

另外,條文中關鍵名詞定義模糊,國際法律人委員會(ICJ)就指出,POFMA根本沒有明確界定何謂「對事實做出虛假陳述」,也沒有把「公共利益」的構成要素說清楚,什麼是真消息、什麼是假新聞,恐將由政府說了算,韓俐穎也質疑,法律賦予政府糾正社群平台的權力,會讓平台淪為政府的傳聲筒,根本就是給予政府另一個限制言論的武器。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8日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新加坡獨立記者韓俐穎分享星國媒體自由現況。(鍾巧庭攝)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18日舉辦「亞洲新聞專業論壇」,新加坡獨立記者韓俐穎分享星國媒體自由現況。(鍾巧庭攝)

新加坡公民運動者范國瀚(Jolovan Wham)則說,在隱形的界線之下,大多數新加坡人日常生活並未受太大影響,「只要還能在Instagram上發美照就可以了,」因此對言論自由遭箝制的情形不以為意。而政府總以新加坡的繁榮、穩定與鄰國菲律賓和台灣對照,將民主自由與混亂劃上等號,賦予人民「有了經濟要人權做什麼?」的認知。韓俐穎更表示,新加坡政府已著手研擬引進中國「人臉辨識」技術,她擔憂新加坡步上中國嚴密監控公民的後塵。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