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夏業良:中共「悶聲發大財」策略 讓中國人對六四屠殺慘劇集體失憶

2019-05-19 15:30

? 人氣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1989年5月17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成千上萬名民主示威者。(美聯社)

「六四事件的失敗來自於無知」,現居美國的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19日出席六四事件30周年研討會時,直言1989年發生的學運並未想過要推翻中共、終結專制,至今主流思想仍未想到這一點,「過不了專制的大山就不可能成功」,強調沒有意識到透過大規模民運促使兵變發生,中國民運之路依舊漫長。《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的夏業良稱,中共用「悶聲發大財」模式讓民眾對六四集體失憶。

八九學運的問題就是沒有兵變,沒有想過推翻中共

封從德表示,六四事件不單是中共派軍鎮壓學生,進行直接暴力的行動,還包括藉由壓榨、滲透、分化、排斥等結構暴力,以及洗腦這樣的文化暴力手段,而現今民運面對的威脅,與1989年時期幾乎相同。「六四事件(八九學運)的失敗源自於我們的無知」,封從德直言,當時就是沒有想過要徹底推翻中共這個專制政權,才會造成學運失敗。

20190519-八九學運領袖封從德19日出席六四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八九學運領袖封從德19日出席六四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封從德認為,王炳章1946年提出《中華民國憲法》的道統,從百年民運回歸孫中山思想,結合現代化發展,「具體來說,推動大規模民變來促使兵變,八九學運的問題就是沒有兵變,沒有這樣的認識,中國民運仍舊路迢迢」。封從德還說,中國最後會面臨2個抉擇,一個是國家走向「民國化」,另個則是中共的「蘇聯普京化」,而中國不能再走蘇聯的道路。

20190519-前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夏業良19日出席六四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前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夏業良19日出席六四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中共洗腦教育的可怕後果:集體失憶

對於蔣介石政權的專制治理,封從德解釋,蔣介石政權最後仍走向憲政,這至少證明憲政體制適用於華人社會。另外,夏業良說,現在20、30歲的中國年輕人,認為六四事件是西方製造的「假新聞」,就算拿出照片、影片佐證,卻被質疑是造假合成,「中共洗腦教育的可怕後果就是集體失憶,先讓大眾忘記六四事件,再把記憶抹去。」

「如果鎮壓具合法性,應該提出理由」,夏業良表示,中共先是把六四事件稱作「反革命暴亂」,之後說是「動亂」,接著用「風波」輕描淡寫,現在的中國教科書則是隻字不提,「這代表(中共)內心知道什麼是罪惡」。夏業良稱,中國的改革開放只有1978至1981年,因為這段期間知識分子可以把不同想法說出來,且對未來充滿信心期待,認為中國能成為與西方列強一樣的民主自由國家。

六四天安門
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坦克人」(AP)

悶聲發大財!力推物質化 不讓大眾談六四

夏業良說:「1981年是轉捩點,中共開始要求批判資產階級的精神污染。」他表示,「悶聲發大財」成為中共策略,讓年輕世代物質化、大眾娛樂化,只忙著追求時尚,不要糾結過去,不用去想文革、大飢荒、六四屠殺等歷史大事,「有錢就好了。夏業良也直批,中共為了維持穩定,不准大眾提出要求,這樣的做法又能讓誰去相信中共提出的承諾?

另外,夏業良還提到,中共在文革時代是把被批鬥者說的話,原封不動地拿出來進行批鬥,但六四事件改變作法,絕口不提學運人士提出自由民主的要求,只說這些人反官倒、反貪腐,不把完整言論讓大眾知道,「當時的學生思想水平相當高,並不遜於今日」。他強調,中共的所作所為終究會失敗,資本主義和自由主義會延續下去,「儘管過了數百年仍會不完美,但是會升級修正」。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