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屠殺中的「良心犯」、30年前的「軍人不服從」:公開譴責六四暴行,懷抱出庭作證悲願的解放軍軍官李曉明

2019-05-20 09:08

? 人氣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右)、與六四受害者方政(左)18日出席六四事件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右)、與六四受害者方政(左)18日出席六四事件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據歷史研究者吳仁華的統計,1989年6月4日前後,中國當局總共調動20萬大軍進入北京實施戒嚴,也因此釀成了震驚世人的「天安門大屠殺」。當然,並非每位解放軍手上都沾染了鮮血,其中也有所謂的「良心犯」、或者說「軍人不服從」—第38軍軍長徐勤先少將與39軍116師師長許峰,便是最著名的例子。這批拒不配合鎮壓命令的軍官們,後來不是遭到清算判刑、就是被迫離開部隊,世人往往莫知所終。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1989年進駐天安門廣場時的留影。(李忠謙攝)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1989年進駐天安門廣場時的留影。(李忠謙攝)

在當初進京戒嚴的20萬部隊中,也有極少數的軍人後來願意公開說明當年經歷,甚至公開譴責當年的六四鎮壓暴行。2019年5月18日,在台灣大學舉行的「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研討會」上,解放軍陸軍第39集團軍步兵第116師高射炮兵團李曉明中尉,便是其中一人。而研討會當天最令人感觸的場景,莫過於當年隸屬解放軍戒嚴部隊一員的李曉明,竟與遭坦克輾斷雙腿的學運成員方政比肩而坐,先後發表談話、回憶30年前的往事。

「六四事件30週年-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更新與路徑探索」研討會,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右)與六四屠殺見證人.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主席方政。(李忠謙攝)
「六四事件30週年-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更新與路徑探索」研討會,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右)與六四屠殺見證人.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主席方政。(李忠謙攝)

18日坐在一起的李曉明與方政,兩人在台上時而沉默、時而相視禮貌微笑。但李曉明在敘述天安門狀況時一度哽咽、整理情緒後才繼續回憶過往;坐著輪椅出席的方政則坦言意外,直說「還好李曉明是6月5日才進入天安門」,跟他的不幸遭遇無關,否則「我真不知道我現在會有什麼反應」。

第38軍—鎮壓天安門「首功」

專門研究六四歷史的吳仁華曾經指出,第38集團軍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中, 擔負著挺進天安門廣場最主要路線—西長安街的突擊任務,因此第38軍「最先對民眾開槍,殺人最多」。不過在六四背上血債的第38軍,一開始根本不願配合行動,因為軍長徐勤先選擇抗命,並在六四前夕遭到撤職。

不過此事在中國官方的公開文字中並未提及,僅在內部發行的《鋼鐵的部隊:陸軍第38集團軍軍史》 中,簡短記載了「原軍長徐勤先違抗軍令,拒不執行戒嚴任務」。根據吳仁華的研究,徐勤先最終被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5年,但他拒不認罪,僅表示「不是歷史的功臣,就是歷史的罪人」。吳仁華認為,這句話顯然是將鎮壓行動的決策者鄧小平、楊尚昆擺到了歷史罪人的位置上。

「不惜一切代價,前往天安門」

在研討會上看來有些內向的李曉明,說自己是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出身,1989年時他還是一名學生官,在39軍116師高炮團一營二連擔任雷達站站長,並參與了北京戒嚴。當時116師的駐地是瀋陽海城,進京戒嚴的具體任務是前往北京保護外國領事館安全。但在6月3日之前,大部分部隊都在北京郊區駐紮。直到6月3日才接到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準時到達天安門廣場集合」。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的解放軍軍官證。(李忠謙攝)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的解放軍軍官證。(李忠謙攝)

李曉明說,要不是自己是軍校生,「當時可能也會像那些學生一樣上街遊行」。無獨有偶,李曉明的上級長官、116師師長許峰,當時也採取了「消極抵抗」的態度。116師雖然是最先到達北京一帶的部隊,但是師長許峰6月3日晚上著便服進入北京市區查看後,一直推託「收不到上級命令」,全師就這麼停留在北京外圍遊蕩,並未準時進入天安門廣場。直到6月5日早晨,38軍來了一位軍務處處長,這才「押著全師進入天安門廣場」。

「並未親眼見到屍體」

李曉明表示,116師到北京郊區駐紮的時候,已經發了槍。到了6月3日下午開始發放子彈,但沒有具體下命令開槍。後來則有明確命令,表示距離學生一百公尺以外可以對天鳴槍警告、三十公尺以外可以對地下開槍警告、三十公尺以內遭遇奪槍等危險時,可以開槍自衛。也因為116師師長的消極抗命,這支部隊才避開了6月3日深夜到6月4日上午最血腥的鎮壓時刻。

20190518-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18日出席六四事件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20190518-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18日出席六四事件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當116師6月5日到達天安門廣場時,李曉明說當時已經清場完畢,廣場上全是軍人,現場只能見到許多棄置在廣場上的物品與垃圾。他在垃圾堆裡翻看,只見到一件褲子上有一個彈洞,也看到染有血跡的衣物,但並未親眼見到屍體。廣場上則佈滿許多裝甲車履帶壓過的痕跡,雖然有士兵說「看到好幾灘血跡」,但自己確實沒有見到任何屍體。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說,所有參與1989年北京戒嚴的解放軍都會拿到這本《首都衛士》紀念冊。(李忠謙攝)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中國海外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李曉明說,所有參與1989年北京戒嚴的解放軍都會拿到這本《首都衛士》紀念冊。(李忠謙攝)

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後,選擇消極抵抗命令的116師師長被迫轉業退伍,不過116師官兵並未受到迫害。至於所有參與執行戒嚴的解放軍,則都收到了「首都衛士」的紀念冊、紀念章、紀念手錶。目前定居澳洲、並在澳洲擔任中國海外民運聯盟秘書長的李曉明說,自己雖然沒有開槍,也沒有直接見到屍體,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有一天六四若能平反,他願意上法庭擔任證人,敘述自己的經歷與所見。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