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我們參與了改變世界,但世界沒有幫助我們改變中國……天安門事件30年,一個花襯衫男孩的回憶

2019-06-02 14:00

? 人氣

政治從來不會因為逢五遇十而自動改變,但是「六四」三十周年仍然顯得格外沉重。時事評論員長平以過去和當下的親歷片段,拼接出「六四」一代的情感遭遇。(BBC中文網)

政治從來不會因為逢五遇十而自動改變,但是「六四」三十周年仍然顯得格外沉重。時事評論員長平以過去和當下的親歷片段,拼接出「六四」一代的情感遭遇。(BBC中文網)

政治從來不會因為逢五遇十而自動改變,但是「六四」三十周年仍然顯得格外沉重。評論人長平以過去和當下的親歷片段,拼接出「六四」一代的情感遭遇:

媽媽遞給我一件花襯衫。我遲疑了一下,穿上了。她又遞給我一把花雨傘。我意識到,她想要我男扮女裝,以逃避公安(警察)的抓捕。每一個假期結束我離家返校的時候,媽媽都會哭,但是那天她沒有哭--而我們甚至不知道是否還能再見面。

那一天是1989年6月9日。我是一個大學二年級學生。作為本地學生抗議運動的組織者之一,我預感到危險,決定離家去學校。一場大抓捕正在展開。我的同伴們,其他學生領袖,有的在家裡被抓捕,有的在逃亡的路上被攔截。

一個月前,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大規模抗議運動在中國各地發生。這場以大學生為主體的運動,得到了全國各階層民眾的支持。我們都相信,青春、熱血、吶喊、眼淚、罷課、絕食……正在為中國迎來民主和自由的未來。

小鎮上的人們,看著打扮略微有些怪異的我匆匆離去。兩個小時以後,一隊警車呼嘯開來。他們告訴公安說:他已經走了。

很多年以後,我才確切地知道,我們參與了改變世界。中國八九民運促進了蘇聯東歐劇變的發生,是冷戰時代結束的序幕。但是,世界沒有幫助我們改變中國。急於歡慶勝利的西方世界不僅拋棄了中國的這場偉大的運動--盡管幫助了運動參與者的逃亡--而且養虎為患,以至今日自取其辱,在強大的殺人政府面前不知所措。

「我感到難過,因為三十年前的今天,中國錯過了和世界攜手並肩的機會,正在和西方國家走向兩個不同的方向。2019年5月23日,我在日內瓦大學的一個演講中說,這裡的人們,將會迎來柏林牆的倒塌--冷戰結束的象徵;而中國抗議者們等來的是機槍和坦克,以及延續至今的政治高壓。」

我想到當年那個有些難為情地穿上花襯衫、撐著花雨傘、與抓捕他的警車隊擦肩而過的青年。我用不流利的英語繼續讀著演講稿:「諷刺的是,三十年來,西方世界還以為中國和他們走的是同一個方向,歷史已經終結,自由照亮全球。直到今天,他們才幡然醒悟,發現不是西方在和平改變中國,而是中國在迅速改變世界。」

最好的中國與最壞的中國

在演講開始之前,張寧教授(Prof. Laure Zhang)朗讀了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剛剛發表的詩作《我們為什麼記得六四》(Why We Remember June Fourth)。這首詩全面講述了我們要記住六四的原因。張寧教授悲憤而泣,竟不忍終讀,左飛教授(Prof. Nocolas Zufferey)又繼續朗讀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