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六四被抓第一人——高瑜

2019-05-31 10:00

? 人氣

專訪:六四被抓第一人——高瑜

專訪:六四被抓第一人——高瑜

八九學運遭到北京當局鎮壓後,大量運動參與者或同情運動人士遭到逮捕審查。而在六四清場之前,知名記者高瑜便已經失去自由,由此也成為那場運動中首名被捕者。三十年過後,她向本台記者回憶那一段歷史。

德國之聲:您一直被視為是八九學運期間遭到逮捕的第一人。是否能為我們描述一下當時究竟发生了什麼?

高瑜:我是6月3日早晨9點出門,准備上班。因為北京公交全部停駛。當時市政正在整理馬路中間的洋灰墩子,我以為北京的交通就要恢復 了。結果,在社區邊上一輛黑車下來兩個人,問"是高瑜嗎?"我說"是",他們說"跟我們走一趟",我說 "干嘛?干嘛?"我就被綁架了。我恢復自由是第二年的8月28日晚上8點半左右,他們把我送回家了。

德國之聲:

當時他們把您綁到哪裡去了?

高瑜:綁到平谷縣一個安全局的學校。

德國之聲:當時有沒有說什麼原因?

高瑜:沒有。直到晚上很晚了,十點以後,當時他們的審查組成員來找我談話,說要配合他們進行調查。

德國之聲:

您在被捕之前有沒有預感這樣的事情可能发生?

高瑜:沒有。我當天還以為清掃馬路是為了公交通車,誰知道是為了坦克在騰地方。

德國之聲:

您是何時知道发生了武力鎮壓?

高瑜:很快我就知道了。6月3日我早上被抓,晚上就開始鎮壓了。他們每天讓我看新聞聯播,看"市民殺害解放軍"的鏡頭,我才知道北京市已經鬧成那個樣子了。

德國之聲:

您當時心情怎樣?

高瑜:我當時就想怎麼會鬧成這個樣子?但是我不太相信,因為他們反復播"十個衛士"(中國政府六四之後表彰的十名死亡的戒嚴部隊軍人)。我就想解放軍都死了十個人,老百姓得死多少?一直是我心中的疑問。後來因為我關押時間非常長。兩個月後,我從平谷縣轉到蒲黃榆旁邊的一個居民樓裡,那是安全局的點,是一個單元房,有冰箱電視,我還可以單獨住一個房間。在那裡每天可以隨便看電視。當時最熱門的是世界杯,其它沒什麼消息。看不到6月4日鎮壓的情況。但是我還是從看守我的人那裡知道了,他們說那天晚上開槍。看守我的很多是安全局成員,是軍人子弟。他們說,那天晚上許多老軍人聽到槍聲。我就知道北京進行了武裝鎮壓,而且規模很大。後來我回家的時候,鄰居幾乎是夾道歡迎。我住的地方有幾棟樓鄰居是國務院系統,各個部委的。還有人稱我"英雄",我還奇怪,被抓了一年,怎麼就成為英雄了。我的鄰居都來跟我講一年前鎮壓的情況。甚至連街道的房修公司服務點的物業工人、供銷社的售貨員都來看我,都跟我說那天的情況。

德國之聲:

三十年前,你在獲釋的時候受到鄰裡歡迎,三十年後,目前北京的政治社會氣氛又是如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