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生: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畏懼了你還願意堅持下去

2019-06-02 12:08

? 人氣

出了書後,我陸續接到許多演講邀約,目前次數大概超過了30次。在每次演講結束前,我都會開放時間讓臺下的聽眾提問,記得有一次被一位女同學好好恭維了一番,然後她才說:「我想你應該是那種在學校很活躍、很愛參加社團、很願意表現自己的人吧。可是我不是那種人,我沒有你那麼勇敢,我是那種很不會主動表達自己想法的人,未來會不會很吃虧?我想變強,到底該怎麼辦?」

我當下耍寶,向天空舉著三根手指,學著某藥妝店的廣告口吻說:「我敢發誓,我在大學期間從來都不屬於那種愛參加社團,很願意表達自己意見的人。」

說完臺下哄堂大笑,那個害羞的女同學也不例外。

 

其實,我在異國求學的日子不屬於頂尖學生的行列,我不是那種每科都拿特優的亞洲學生,也不愛搞社團;個性有點孤僻,雖然與人的相處不成問題,跟熟悉的朋友也能滔滔不絕,但只要上臺講話就會全身麻痹,面露尷尬;尤其是講英文絕對讓我手足無措。周遭氛圍瞬間會被我的緊張搞到不對勁,原本熱絡的氣氛也會降到冰點。

套一句我媽的評價:「你啊,就是沒有臺風。」

我很羨慕能在臺上侃侃而談的人,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到各大專院校演講,分享自己的故事。

記得第一次受邀到新北市的新店圖書館演講,臺下的聽眾從6歲到66歲都有。主辦單位規劃的時間為2個小時,結果我的演講卻在不到1小時的時間就講完了。全場陷入一片僵局,身為演講者的我站在臺上不知所措,工作人員也沒遇過這種狀況,好在有位老師連續問了十幾個提問才不至於冷場。

接下來,過了幾天我到樹林高中演講,母親臨時起意想到現場參觀。可是親人的存在讓我變得更緊張,更敏感不安;再加上高中生比較活潑,距離25歲那段即將步入社會的彷徨年紀太遙遠,我壓不住現場的秩序,可是又不好意思像以前替代役時期教國小學生那樣的惡聲惡氣,整場演講的場控有點七零八落。

雖然結束後眾人給予鼓勵的掌聲,但母親說:「同學好像沒有在聽,老師臨時的提問你也講得不是很順。應該再多一點練習才是。」

我明白自己的表現不好,可是沒時間多想,因為當天晚上還有台南成功大學的演講,我告訴自己這次結束後就不要再接演講了,演講......好恐怖!

不過,命運很調皮,它永遠不會告訴你何時轉彎。

成功大學的演講出乎意料的圓滿,同學們十分捧場,甚至有人坐在地板聽完整整兩個小時的演講,他們的反應讓我重拾信心,足以鼓起勇氣到各大專院校分享自己的經驗。

我學著勇敢。原來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畏懼了你還願意堅持下去。

演講從一個我無法克服的困難,到逐漸發現當中趣味心態上也從剛開始的逃避,逐漸調適為享受。這段過程中,我瞭解到別把觀眾當作檢驗你的人,反而要試著互動,畢竟演講是一種雙向溝通,當觀眾在觀察你,你也可以觀察臺下的觀眾們。慢慢的,我體會到自信不是與生俱來的,你不用太過強調自己的缺點而忽略了自己的優點。這世界沒有什麼信手拈來,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與經驗。就像每當我在臺上講了一個讓臺下哄然大笑的笑話,其實都是以前在演講時測試過「笑點」。

現在演講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快樂的事,看到臺下的聽眾從我的話得到一點力量,那種即時的回饋讓我得到無法形容的巨大成就感。

這也讓我領悟到:遇到困難時,如果選擇放棄,面臨的選擇只會變得越來越少。放棄不會讓你走向更好的路,只會讓目光變得更狹隘。

努力永遠不會白費。好比寫考卷,看到不會的題目就跳過,屢次跳過,你會發現最終有把握的只剩下20分。學著認識自己,看清自己;把謎團解開,爭取更多的機會。不要花費太多時間研究自己的缺點,那只會變得更不快樂。面對困難並不容易,可是我們無需停下來向那些不欣賞你的人拼命證明自己,那只會失去原本屬於你的美麗。

 

我喜歡一位大陸女演員章子怡。她在2014年憑藉著《一代宗師》「宮二」一角勇奪9個影后寶座。

其中最難忘的是第33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那是她繼2005年《2046》近十年後的再度在香港加冕后座。她致辭時哽咽地說:「這三年,我經歷了很多人生體驗。我流過很多眼淚。在片場外,也在宮二的身體裡……有的時候你跌倒了,只要你相信你還在這條路上,你的同仁有一天會把你扶起來,繼續往前走。」

這座來自香港的肯定,對年少成名的章子怡不單單只是一座獎盃而已。香港對大陸人充滿敵意。十五年前,來自大陸的章子怡從張藝謀執導《我的父親母親》的發跡,再到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放眼國際,短短的兩三年她幾乎完成了眾多女明星數年甚至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事。她就像是一個剛畢業就開啟了成功之門的「北姑」,由於太過耀眼和幸運,引來了諸多揣測和懷疑。

這些懷疑不只來自於媒體,也來自她內心的戒慎恐懼,對未來的不安定。

即便章子怡在2005年靠著《2046》得到香港金像獎的肯定,也沒有改變港媒對她的質疑。那段時間,她陷入了一連串與媒體劍拔弩張的氛圍:坐大腿、喂葡萄、艷照門、開房門、潑墨門、捐款門、詐捐門……面對不斷地批評和指教,她甚至需要打一場維護名譽的官司。

雖然面對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她最終勝訴了,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些衝突顯得無關緊要。因為一個人真正價值決定於作品,不是流言蜚語;任何批評指教都比不過一部感動觀眾的代表作來得有說服力。她更需要的是重整旗鼓,證明身為演員最核心的價值──演一位深入人心的角色,拍一部實至名歸的電影。

直到《一代宗師》的出現,讓觀眾看到演活「宮二小姐」的章子怡。無論是少女時期的情竇初開倔強好勝,還是後來選擇壓抑情感為父報仇的悲涼,再到結局大仇已報卻人生盡失的滄桑,每一段愛恨情仇都把握的絲絲入扣。

尤其電影末端那句「我心裡有過你!我把這話告訴你也沒什麼。喜歡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那種貫徹始終的堅強和倔強,融入靈魂和血液的感情,讓觀眾忘了她是章子怡,就是那個沒輸給任何人只輸給自己的宮二小姐。

劇中有句對白是宮二小姐報仇後,對張震飾演的師兄、殺父仇人、手下敗將馬三說的:「是我自己拿回來的。」

現在想想也與章子怡十年的坎坷際遇暗合。

透過《一代宗師》一連奪下九座影后殊榮後,章子怡在香港金像獎致辭時特地強調:「我今天特別激動,不是因為委屈,而是因為感恩,謝謝所有在這條路上一起前行的朋友們。」面對不斷的批評和比較,她始終昂首闊步。最終以作品說話,海闊天空!

這份堅持讓我瞭解──每個人都想變強,卻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選擇面對困難。

得失從來就不是相對的,我們常會遇到那種不知是否做得好的焦躁感,可是卻忘了只有做過才能解決。每個人不可能迎合或滿足所有人,總是被過去的不愉快綁住,就沒辦法騰出手擁抱未來。需要信心時,需要在一片喧囂中尋找寧靜安詳時,就不要讓自己追趕完美那件事;也只有學著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才不會辜負接下來的錦繡年華。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