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生: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畏懼了你還願意堅持下去

2019-06-02 12:08

? 人氣

出了書後,我陸續接到許多演講邀約,目前次數大概超過了30次。在每次演講結束前,我都會開放時間讓臺下的聽眾提問,記得有一次被一位女同學好好恭維了一番,然後她才說:「我想你應該是那種在學校很活躍、很愛參加社團、很願意表現自己的人吧。可是我不是那種人,我沒有你那麼勇敢,我是那種很不會主動表達自己想法的人,未來會不會很吃虧?我想變強,到底該怎麼辦?」

我當下耍寶,向天空舉著三根手指,學著某藥妝店的廣告口吻說:「我敢發誓,我在大學期間從來都不屬於那種愛參加社團,很願意表達自己意見的人。」

說完臺下哄堂大笑,那個害羞的女同學也不例外。

 

其實,我在異國求學的日子不屬於頂尖學生的行列,我不是那種每科都拿特優的亞洲學生,也不愛搞社團;個性有點孤僻,雖然與人的相處不成問題,跟熟悉的朋友也能滔滔不絕,但只要上臺講話就會全身麻痹,面露尷尬;尤其是講英文絕對讓我手足無措。周遭氛圍瞬間會被我的緊張搞到不對勁,原本熱絡的氣氛也會降到冰點。

套一句我媽的評價:「你啊,就是沒有臺風。」

我很羨慕能在臺上侃侃而談的人,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到各大專院校演講,分享自己的故事。

記得第一次受邀到新北市的新店圖書館演講,臺下的聽眾從6歲到66歲都有。主辦單位規劃的時間為2個小時,結果我的演講卻在不到1小時的時間就講完了。全場陷入一片僵局,身為演講者的我站在臺上不知所措,工作人員也沒遇過這種狀況,好在有位老師連續問了十幾個提問才不至於冷場。

接下來,過了幾天我到樹林高中演講,母親臨時起意想到現場參觀。可是親人的存在讓我變得更緊張,更敏感不安;再加上高中生比較活潑,距離25歲那段即將步入社會的彷徨年紀太遙遠,我壓不住現場的秩序,可是又不好意思像以前替代役時期教國小學生那樣的惡聲惡氣,整場演講的場控有點七零八落。

雖然結束後眾人給予鼓勵的掌聲,但母親說:「同學好像沒有在聽,老師臨時的提問你也講得不是很順。應該再多一點練習才是。」

我明白自己的表現不好,可是沒時間多想,因為當天晚上還有台南成功大學的演講,我告訴自己這次結束後就不要再接演講了,演講......好恐怖!

不過,命運很調皮,它永遠不會告訴你何時轉彎。

成功大學的演講出乎意料的圓滿,同學們十分捧場,甚至有人坐在地板聽完整整兩個小時的演講,他們的反應讓我重拾信心,足以鼓起勇氣到各大專院校分享自己的經驗。

我學著勇敢。原來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畏懼了你還願意堅持下去。

演講從一個我無法克服的困難,到逐漸發現當中趣味心態上也從剛開始的逃避,逐漸調適為享受。這段過程中,我瞭解到別把觀眾當作檢驗你的人,反而要試著互動,畢竟演講是一種雙向溝通,當觀眾在觀察你,你也可以觀察臺下的觀眾們。慢慢的,我體會到自信不是與生俱來的,你不用太過強調自己的缺點而忽略了自己的優點。這世界沒有什麼信手拈來,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與經驗。就像每當我在臺上講了一個讓臺下哄然大笑的笑話,其實都是以前在演講時測試過「笑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