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宜芳專欄:鎌倉的三杯咖啡

2019-06-02 22:47

? 人氣

鎌倉有許多咖啡廳,也是海濱度假勝地。(取自Inn By The Sea Kamakura臉書)

鎌倉有許多咖啡廳,也是海濱度假勝地。(取自Inn By The Sea Kamakura臉書)

日劇《倒數第二次戀愛》裡,女主角小泉今日子從東京搬到鎌倉過日子,寧可每天忍受一小時通勤苦,因為在鎌倉,她受過傷的身心得到療癒。過客如我,真確覺得,古都鎌倉,確有魔力。

鎌倉是個奇妙的地方,一個離開後會想念的地方。

一個周六早上,我從澀谷站搭上電車,打算東京近郊一日遊,去看看有《灌籃高手》和《倒數第二次戀愛》的古都鎌倉。聽說那是個美麗的地方,有微風有大海有小火車和平交道,有許多莊嚴美麗的禪寺以及數不清的文青咖啡館,還包括小津安二郎等藝術家晚年選擇的埋骨之所。

離開東京時只見小雨絲,連頭髮也打不濕。一小時後抵達鎌倉時已大雨嘩啦啦。沒帶傘,因為相信氣象預報說的鎌倉天氣晴。沒法子,只好衝到大街上買把小雨傘防身,再轉搭江之島電車到長谷站,不為看鎌倉大佛,只想去參拜七百多年歷史的長谷寺。秋日暴雨愈下愈大,滂沱中賞長谷寺紅葉固然別具滋味,但風衣幾乎溼透,小雨傘擋不住,人一直打哆嗦,只能狼狽逃出寺外,沿著主商店街尋找躲雨處。心想,這時需要一杯滾燙的熱咖啡寧寧神。

江之電鐮倉高校前的平交道,是許多台灣人共同的青春回憶(圖/Guwashi999@flickr)
江之電鐮倉高校前的平交道,是許多台灣人共同的青春回憶(圖/Guwashi999@flickr)

古都的仔魚義大利麵

還真找到了。這家Cafe小到連招牌都沒,幸好眼尖從落地窗瞥見明亮乾淨的吧檯。窗明几淨,沒一絲多餘的造作浪漫,算一算坐滿了頂多容納15人,明亮怡人像家的感覺。店主是一對老夫妻,先生掌廚,太太招呼客人。一發現我半句日語也不會,她馬上換上英文菜單,用流利英文介紹餐點,選擇很少,2種三明治、2種義大利麵、2種焗烤飯和3種蛋糕。

點了一道老闆娘推薦、但根本沒聽懂材料是啥的義大利麵,端上來才發現上面那一坨灰灰小東西是魩仔魚。用魩仔魚做義大利麵?我孤陋寡聞從沒嘗過這種組合,卻出乎意料美味。佐香醇咖啡。看完半本隨身攜帶的村上春樹散文,雨停了,陽光透進落地窗,連風衣都半乾了,旅人自該繼續行程。結帳時老闆娘笑問我何處來,再鄭重贈予一方和式精緻書籤。

離開時,夫妻兩人微笑鞠躬相送。看著他們,忍不住想,自己老嚷嚷退休後要開的小咖啡店,就該是這模樣,用美好的食物與笑容,最簡單直接的溫暖,接待極可能一期一會的客人。

一直鍾愛魩仔魚,但在台灣因罪惡感不大敢吃,魩仔魚是幼小沙丁魚類魚苗的總稱,很害怕一口吃下去數十數百隻沙丁魚,成為海洋生態滅絕的幫兇。但在這盤魩仔魚義大利麵後,又在鎌倉和江之島各站日式料理店發現,魩仔魚丼根本是湘南海岸的著名特產。除了每年一到3月禁捕,4到5月、7月和秋季的10月則是漁獲高峰。從丼飯、漢堡、三明治到披薩、義大利麵,人在鎌倉,只要季節對了,處處可大啖魩仔魚盛宴,我那矯情的罪惡感完全抵擋不住潔白小魚們的誘惑啊!

在珈琲屋台相遇浮世繪美人

再從魩仔魚回到咖啡吧。大雨中對鎌倉一見鍾情,隔一年的12月再度造訪。仍然是長谷寺附近街道,發現有人在家門口擺了一台咖啡書車,招牌「珈琲屋台」(Coffee Stand),賣咖啡也賣二手書。接近零度氣溫行走,當然需要一杯咖啡暖手暖身,順便翻翻看舊書尋寶。就這樣,在長谷與竹九夢二相遇了。

店主擁有一批竹九夢二明治43年(1911年)由洛陽堂發行的夢二畫集初版本的複刻本。此複刻本裝幀設計和紙張印刷饒富古風,除了夢二著名的浮世繪美人,更有多幅山海風景畫和庶民生活寫真。夢二是20世紀初日本著名跨界藝術家,既是浮世繪畫家、詩人、插圖家、封面設計師,也跨足攝影、設計明信片和商品。他的仕女圖融合東西,「夢二式」美人即使身穿和服,其神態與姿態卻是西式的,深具浪漫風情甚至妖豔感,十分迷人,反映出當時經過明治維新後,日本藝術界深受西方思潮影響的自由奔放。

總之,這杯250日圓的咖啡最後結帳時是一萬日圓,背了好幾本夢二畫集回到台北。

既然總是想念和不捨,當然會有第3杯咖啡。

七里濱海岸的澳洲鬆餅名店

20190530-Bill鬆餅店,鐮倉。(取自Inn By The Sea Kamakura臉書)
bill鬆餅店。(取自Inn By The Sea Kamakura臉書)

就在江之島電車站,沿著海岸公路走三分鐘就可到達“bills”,來自澳洲雪梨的鬆餅名店。若是天氣晴朗盛夏時節,從七里濱可以看到富士山,綿延三公里的海灘人潮洶湧,bills不可能有位子。我在秋冬到訪,雖然海景略顯蕭瑟,但咖啡醇香、鬆餅細軟,伴著手邊的《身為職業小說家》二校稿,一面看書稿一面想像,住所離湘南海岸不遠的村上春樹,有沒有來過bills喝咖啡?有沒有在七里濱海灘跑過步呢?當時正在編輯《身為職業小說家》,旅行時特別選住江之島電車沿線的小站,也算是成全編輯者的一點癡心了。

日劇《倒數第二次戀愛》裡,女主角小泉今日子從東京搬到鎌倉過日子,寧可每天忍受一小時通勤苦,因為在鎌倉,她感受到小地方的大溫暖,受過傷的身心得到療癒。過客如我,真確覺得,古都鎌倉,確有魔力。

*作者曾任天下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時報出版第一編輯部總編輯。本文原刊《新新聞》1682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