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阿嬤梳了最喜歡的日本包頭,我們笑著說再見……

2019-06-03 10:44

? 人氣

「阿嬤〜我們等一下要幫妳洗澡哦!還要幫妳弄可愛的包包頭……」宛如生活的日常,這天,家人一起幫阿嬤洗了澡;接著幫她打點髮妝,要梳包頭還是綁起來呢?最後還是決定阿嬤最喜歡的包頭,穿上典雅的旗袍。
今天是阿嬤遠行的日子,沒有哀傷的眼淚,卻能感覺到深厚的情感在家人之間流瀉著……這天,是笑著說再見的。

3月18日  老軍官刮好鬍子 衣冠筆挺走向下一個旅程

老軍官身體還硬朗的時候,退休後把全家都照顧得好好的,從沒人像他脾氣這樣好……一、二年前因為生病開始臥床,伯伯很難好好打理自己,鬍子沒有刮,指甲也沒修整;我們幫老軍官好好修剪了頭髮、指甲也細膩地清潔整齊,然後幫他穿上筆挺的軍裝。

這天,家人看到了老軍官,激動的哭了,「這就是爸爸當年的樣子!」他們表達了很久沒說出口的愛,也謝謝老軍官對家人的照顧;終於好好說了再見。

為親人、逝者之間,做出最重要的情感連繫。(圖/lungyengroup.com)
為親人、逝者之間,做出最重要的情感連繫。 (圖/lungyengroup.com

8月26日  媽媽說……這才是我的孩子

一個十幾歲年輕的孩子,應該是意外。因為已經過了一點時間,臉部稍稍有些不自然的狀況。在家人要面對他之前,我們將孩子臉上做了按摩以及肌膚的保養,用溫度讓他臉部線條恢復原來的自然,好好幫孩子打理之後,媽媽看見放聲地哭了……「對,這才是我的孩子……」

部落客"某人日常"為龍巖的創新服務畫上溫馨的插畫,讓讀者對於送別議題有不同的感受,更創下了高流量。(圖/擷取某人日常插畫)
部落客"某人日常"為龍巖的創新服務畫上溫馨的插畫,讓讀者對於送別議題有不同的感受。(圖/擷取某人日常插畫)

「害怕面對禮體嗎?」

如果你要問一名禮體師為何從事這個工作?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就跟所有行業一樣,投入的時候懵懂,有心得時,船已駛過千里。年輕時從事百貨業的彥菁,原本工作一直是專櫃小姐,有天廣播裡突然聽到徵才訊息,讓她一個念頭就加入。

外人看的或許是待遇,但投入其內,就知道這絕不是在這個行業長久的主要因素。你所能想到的問題……害怕面對禮體嗎?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是不是賺很多?辛苦嗎?她都被問過了。

彥菁說,自己本身就是學美容美髮,她想一樣都是服務業,為何不能用專業服務不一樣的客戶?很幸運當初家人也支持,只有提醒要帶平安符在身上避免「煞到」,但個性大辣辣的她百無禁忌,一路上也順遂平安。

辛苦嗎?為了能做好服務,半夜接到緊急需求就要準備,也曾二天二夜沒有睡覺,為了就是小組一起討論需求,以及一點一滴用細膩的手讓個案恢復到最好的狀態……想起家人的不捨,都讓自己加緊腳步;而家人的衷心感謝,讓她忘卻疲累,只有滿滿的使命感。

國內禮體師讓流程精緻化,連日本都訝異服務的細膩。(圖/龍巖提供)
國內禮體師讓流程精緻化,連日本都訝異服務的細膩。(圖/龍巖提供)

做SPA、按摩、上捲子…以最美好的姿態說再見

從當學徒時的震撼與磨練,到現在是學姐指導新進人員,彥菁說,個案以及他們的家人,都給了她最好的學習,更豐富了她的人生閱歷。台灣人對「送行」這個歷程總有些迴避,在最後的路上,或許也都仍壓抑對家人的感情。她說自己個性其實很「開朗」,有時都會跟家屬開開玩笑營造輕鬆的氛圍;有時候也會引導他們把握在禮體淨身的時候,好好的與至親道謝、道愛,去握握即將遠行者的手、說出心裡話,好好的道別,讓情感獲得釋放,也讓家人真正放下了。

某人日常
 

公司良好的課程訓練一直是最好的支持,以龍巖來說,禮體淨身及服務人員的訓練早在12年前由日本引進「湯灌」服務及投入人員培訓,為了讓服務更完備,國內將課程細緻化,除了淨身、修剪指甲、洗髮、全身按摩,SPA,現在還有剪髮、整髮、染髮、上捲子、戴假片等服務,做到連日本都讚嘆台灣的細心,派人來學習台灣禮體師訓練課程。

彥菁認為,今年度公司對於髮妝上的多元訓練課程,除了讓她深刻感受到企業的創新態度,多年來龍巖對個案家人真摯的用心,更讓她想認真繼續投入每一步。為何需要有禮體師讓送別流程更完整?因為,我們都希望家人能恢復到生平最好的模樣好好的說再見。

八年的時光不短,一路上跟她一起加入的夥伴,有離開也有留下來的。從當學徒的震撼,到現在更懂得珍惜當下。就像她說的,「人生有終點,但留下來的愛,從來不會消失。」

了解更多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