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總比小說更離奇!「被鬼壓」只能排第二名?從業5年禮儀師的深刻告白

2018-08-24 17:18

? 人氣

生死,在台灣傳統的宗教信仰中,是許多人不願談起的禁忌,所以從事殯葬相關行業的工作者總是承受著他人異樣的眼光。但近年來,社會風氣逐漸多元開放,不同信仰的人口也逐漸增加,因此禮儀公司的存在也就更加重要。面對生老病死的課題,禮儀師是如何看待呢?學長姐說特別訪問從事這個行業五年的阿棟(化名)分享他的看法。

誤打誤撞成為禮儀師

阿棟說當初會從事這行算是機緣巧合,因為當初考大學的時候考量選校不選系,硬著頭皮唸了宗教系。本來阿棟是想先考進去再轉系,但是因為自己實在不是唸書的料,所以大一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後來寒假想找打工時,聽到系上有學長在從事這行業,就跟著下去做了。

由於阿棟唸的是宗教系,因此和他人談及系所時總是被問起:「宗教系出來能做什麼?去葬儀社喔!」面對這樣的問題,阿棟的回答也總是一樣:「是的!因為人總會面對生老病死,而我們的工作,就是讓往生者在前往另一個世界時走得平靜、有尊嚴!」

第一次處理意外往生者遺體,他差點吐出來…

阿棟負責的職務是幫忙佈置會場、搬運雜物、動線引導等事,在工作的過程中免不了會見到往生者大體,所以阿棟坦承一開始做得很不習慣。由於阿棟出席過祖父母的喪禮,以為自己對生死這種事並不會感到害怕,但是第一次見到往生者的遺體時,阿棟說還是有種怪怪的感覺;而當阿棟第一次處理因為意外而往生的遺體時,還差點因為反胃吐出來。

阿棟苦笑說自己那時候才明白,「原來電影演的都是真的。」雖然當時手腳發軟,但這已經是阿棟接下的案子,當然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幸好那個時候帶著阿棟的學長是個老手,所以最後順利完成了。

但畢竟是第一次見到支離破碎的大體,阿棟心中的陰影很難消磨,那次法會辦完後,他不但立刻去廟裡收驚、還整整病了一個禮拜,而且幾乎每晚都做惡夢。家人看到他的慘況,都不能理解阿棟為什麼要繼續做下去。

「其實在當時,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錢!」阿棟說通常去幫忙一場法會3到5個小時,就有2000元左右的薪水,對當時還只是打工的學生來說是相當多的。到了「旺季」的時候,一天有可能會接到2~3場,一天就能有6000元入帳。

阿棟說,這個行業其實和觀光業一樣都有淡旺季,但並非是大多數人認為的鬼月。阿棟說自己也是入行之後才知道,其實「旺季」大多集中在過年或端午。「雖然聽起來很玄,但其實這可以從陰陽五行的概念來解釋。」阿棟說因為過年與端午都是陽氣上升之時,尤其是端午,更是陽氣最盛的時候,老人家的體質比較弱,很容易陽氣太盛,一下子氣過不去就走了。而比較科學一點的講法就是,在這兩個節日溫差變化比較大,老人家的身體可能比較受不了這麼大的溫差變化。所以每當旺季的時候,時常得趕場幫忙,一天下來的薪水也相當可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致淮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